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爱这样在时光里柔韧穿行

爱这样在时光里柔韧穿行

时间:2018-12-06 来源:admin 点击:

  他犹记得16岁那年的春天,他在学校里,得了奖,几个同学,嘻嘻哈哈地让他请客。他是个好面子的男生,经不住几句劝说,便点头答应下来。中午放了学,一行人刚刚走出校门,他便看到父亲,汗流浃背地朝他走过来。他想躲,但一个同学却是眼尖,说,嗨,你爸来看你了!他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去,叫声“爸”,便低头盯着父亲坏了一个小洞的布鞋,再找不到话说。
  
  父亲却是开心得很,不断地问东问西,又很响亮地喊着他的小名“三娃”,他听见身后有人捂嘴笑起来,脸便红了,立刻将父亲的话头止住,说一起去吃饭吧,同学都等急了呢。他的话音刚落,父亲便讨好般地走到他的同学身边,说,你们想吃什么好菜,待会尽管说。周围的同学皆相视一笑,说,其实一碗面条就好的。他看得出众人并不喜欢父亲在场,尽管父亲在小吃铺旁,像个有钱人一样,吆喝着老板上六碗份量足的鸡蛋面,再另加几头金乡老蒜来。但大家还是谈天说地,吵吵嚷嚷地,故意弄出一片热闹给他看。
  
  他只勉强吃了一半,便在父亲震天响的咀嚼声里,烦了。一圈的人,都是学生,有几个,还是偷偷暗恋着他的女孩子;他在余光里,瞥见有人在频频地朝这边看过来,每看一眼,便似乎针一样,将他的心,“哧”地扎了一下,血,倏地就涌出来,把一旁的胃,都连带地浸红了。他终于放下碗筷,说一句“吃饱了”,便扭过脸去假装看风景。父亲就在这时,默默地将手伸过来,把他碗里的剩饭,一滴不剩地全都扒到自己的碗里,甚至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碗边。
  
  他的愤怒,在父亲这个习惯性的动作里,到底还是冲破闸门,喷射而出:你就那么爱吃别人的剩饭啊!父亲半张的嘴,突然地就在他的这句话里,定住了。周围几个人,也都在他这突如其来的恼怒里,吃了一惊;但随即就有人出来打圆场,说叔叔没吃饱吧,要不再来一碗?大约有几分钟的沉默之后,他听见父亲艰难地将口中的饭咽下去,勉强笑道:习惯了,在家就是这样的,自家的孩子,不碍事的……
  
  但年少时的他,却始终无法原谅父亲的这个习惯;而此后的父亲,竟也是对这个坚持了十几年的习惯,开始生出隔膜。有几次,在家里,他听见母亲抱怨说,你爸在人前越来越爱干净了,连你的剩饭,都不吃了。他从来不去解释什么,父亲亦是。这个秘密,像一丛丛的蒿草,芜杂地长在他与父亲的中间,直到最后,他终于忘了,那一边父亲的容颜。
  
  是二十多年后一个夏日的傍晚,他骑车去接寄宿的儿子回家。校门口拥挤了一大堆等待孩子放学的家长,尽管穿着打扮各不相同,有开了轿车打着光鲜领带的,也有“突突”开了摩托的,或者像他这样轻松驾辆自行车的,但那表情,都是一致的焦虑和渴盼。怕孩子看不清自己,都使尽了办法往最前面靠。他当然也不例外,凭借着自己做邮递员时,练下的在人群里鱼一样自如穿梭的本领,他每次都能很顺利地,挤到第一排的正中央去,而后如一朵莲花,含笑看着儿子教室的方向。
  
  看见儿子与一群孩子蜂拥着出来了,他便又会发挥自己做小贩的本事,扯开嗓子,朝儿子高喊:小海,爸爸在这边!儿子果真能够第一眼,便迅捷地看到他,且飞快地朝这边跑过来。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一幕,且每每都会因为能够最先让儿子看到自己,而心内充溢了一种温暖的柔情和喜悦。他一直以为,儿子也定是喜欢他像个英勇的将军一样,站到最前面耐心等待着的吧,否则,儿子怎会每次都箭一样冲过来,跨上他的车呢?
  
  但那一次,他却看见儿子在一群学生后面,慢腾腾地磨过来,而且,一到面前,便即刻催促他快些走。他看出儿子眼中的躲闪和不快,就问原因。儿子吞吞吐吐地,好半天才丢出一句:你以后,能不能别站最前面,也别那么招摇地朝我挥手喊叫啊,你这样,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个下岗卖菜的……
  
  他的记忆,就这样在儿子的抱怨里,飞快地回到许多年前的那个春天,他在校门口的小吃铺旁,当着同学的面,朝父亲不耐烦地发脾气,抱怨父亲那个吃剩饭的习惯,曾经怎样丢了他的颜面。而今,岁月一个转身,这样的一幕,竟是再次重现。只是,当年那个讪讪为自己辩解的父亲,换成了自己。而在此前,他一直以为,这样的爱,在自己身上,绝不会重现,所以他刻意告诫着自己,不让儿子在同学面前难堪,且满足儿子一切关于物质的欲望。但却不曾想,那爱的习惯,竟是如此地坚韧绵长,它跨越了二十多年,走到他这里,不过是悄无声息地换了一件衣衫,便又执着柔韧地,铺陈下去……
  
  而到此时,他才明白,父亲那一个被他粗暴打断的习惯里,其实蕴蓄了怎样的怜爱与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