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拆庙

[民间故事] 拆庙

时间:2018-12-06 来源:admin 点击:

  重修小庙
  
  秋根是一个老捕快,在县衙门供职多年。时值清朝末年,秋根满六十岁那年,恰逢武昌起义,衙门树倒猢狲散,秋根也只好回到老家。
  
  秋根的老家是一個依山傍水的小镇,镇上有几十户人家。小镇中心,有一株参天古树,古树旁伫立着一座灰砖小庙,由于长年无人管理,小庙变得破败不堪。
  
  这日,秋根饭后闲逛,信步来到破庙前,看见一个女子带着女儿在香案前摆上供果香烛,燃香祷告。秋根认识这个女子,她是一个年轻的寡妇,不久前,丈夫乘船去做生意,不幸船翻溺亡,丢下她和女儿,守着一个杂货铺相依度日。
  
  秋根不想惊扰母女俩,正要继续往前走,迎面却见一个肩挂包袱的男子埋头走来。这个男子身材壮实,目光阴沉,一时间,秋根觉得此人好面熟,想了一会儿,他想起来了,此人叫屠三。屠三本是小镇人,很早就离开镇子出去闯荡,如今却回来了。屠三经过小庙时,看到了烧香的母女俩,阴沉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寡妇。秋根见状,不由得皱起眉头……
  
  几日后,天气酷热,镇上的人都来到古树下纳凉,秋根也来了,还领着一个工匠,在小庙内指指点点。一个邻居问:“秋根,你干啥呢?想拆破庙的砖去卖钱?”
  
  秋根郑重地说:“我认识一位高僧,高僧曾对我说,咱们镇上这座小庙是非常有灵气的古庙,庙里的神灵神通广大,善恶必报。高僧嘱托我,回乡以后一定要修整古庙,只是所需银两我一家难以负担,想请邻居们都来帮衬一点。”
  
  古树下坐着两个老汉,一个叫秋老贵,一个叫秋大福。此时秋老贵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一个小破庙,有什么神灵?你在衙门里吃外快吃惯了,回来没辙了,想琢磨个法子骗大伙儿的钱吧?”秋大福也帮腔:“兔子不吃窝边草,想钱也不能打乡亲的主意啊!”
  
  秋根怒道:“你们说我不要紧,不能亵渎古庙神灵,会有报应的!”
  
  秋老贵拍拍屁股站起来:“报应?好哇,若真有报应,我卖裤子也给你捐钱。”他说罢摇着蒲扇走了。
  
  不一会儿,秋老贵又满脸堆笑地回来了,对秋根说:“你猜我干啥去了?我往龙眼井里撒了一大泡尿。你不是说神灵善恶必报吗?我倒要看看他给我什么报应!”
  
  邻居们闻言都惊愕地“啊”了一声。龙眼井是一口活水井,清澈见底,老一辈说这口井是龙的眼睛。秋根愤慨地说:“你这样做太缺德了,必遭报应!”秋老贵却面无愧色,扬长而去。
  
  报应来了
  
  过了几天,秋老贵沿着镇子招摇而过,走到秋根家门口,扯着嗓子高叫:“秋根,你给我的报应呢?”秋根在家里没吭声。左邻右舍都走出来看热闹,这时候,秋大福也来了,当着众人的面,眉飞色舞地对秋老贵说:“什么报应,扯淡!对了,我刚把秋婆婆的狗抓到我家去了,关在狗笼里先养着,养肥了炖狗肉火锅,咱俩喝酒。”两人乐得“哈哈”大笑。
  
  邻居们听了都“呸”了一声。秋婆婆是个孤寡老人,几年前眼睛看不见了,幸好养了一只通人性的狗,拾柴挑水都是狗领着,失去这只狗,秋婆婆只有饿死!
  
  就在这天深夜,万籁俱寂的镇子里突然传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人们在睡梦中被惊醒了,仔细一听,惨叫的正是秋老贵。天刚亮,人们见镇上的郎中从秋老贵家里出来,忙围上去问怎么回事。郎中说:“昨晚秋老贵突发怪病,下身生疮流脓,凭我的经验,很难治好了,只怕要被折磨到死了。”
  
  大家惊愕不已,正在议论,秋大福的老婆跌跌撞撞地跑来了,拽住郎中就说:“快去看看大福吧,他中邪了!”秋大福的老婆说,昨天晚上,秋大福睡得早,后半夜,窗外一道闪电划过,熟睡中的秋大福突然滚下床,像狗一样在地上爬,有点动静就狂吠不止,到了清早,又爬到狗笼里,和秋婆婆的狗抢食。一句话,他成了一只地地道道的狗。
  
  郎中听了,脸色凝重地说:“我不去了,他这病不是郎中能治的!”
  
  邻居们你望我我望你,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对天喊道:“报应来了,报应来了!”
  
  这天,乡邻们和秋根一齐来到古树下,商量修整小庙的事。秋老贵的老婆扶着秋老贵来了,一来就对众人跪下磕头,说他们家把龙眼井的水重新淘了,还请石匠打了光滑的条石,镶嵌在井口。紧跟着,秋大福的老婆也来了,说他们把秋婆婆接到家里,好茶好饭地伺候着,为她养老送终。秋根点点头说:“知过能改,神灵都知晓的。”
  
  真是灵了,过了三天,秋老贵的病痊愈如初,秋大福也在一夜之间由狗变回了人。镇上的人们都相信了,小庙是有神灵的,大家说什么话,神灵都会听着;做什么事,神灵都会看着。
  
  晚了一步
  
  秋高气爽的一天,小镇里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他就是秋老贵的儿子秋文源。文源在武昌读书,参加了革命党,这次回乡来看望父母,顺便宣传革命道理。
  
  文源进了小镇,小镇一片沉静,唯有那座古庙人来人往,香火缭绕。文源摇头道:“愚昧啊愚昧!”正在感叹,一个乡亲认出了他,喊道:“大侄子,你回来了?”文源指着小庙说:“啥年代了,还信这些泥菩萨?”乡亲慌忙捂住他的嘴:“不要乱说,你爹就是不相信,得了报应,差一点见不着你了!”乡亲把前因后果一讲,弄得文源半信半疑。
  
  文源回到家,吃饭时忍不住问秋老贵:“爹,听说你做了坏事,遭了报应,是真的吗?”秋老贵喝了几杯酒,已有些醉了,笑道:“瞎说,你爹会做坏事吗?我就不瞒你了,那是你秋根叔、大福叔和你爹合演的一出戏……”
  
  文源听罢二话没说,搁下饭碗就往外走。他快步来到小庙,这天正是中秋节,小镇上的人几乎都来了。文源站在小庙门口,大声说:“大家听着,我要向诸位揭穿一个惊天秘密!”接着文源就把他爹和秋根、秋大福演戏的事全盘说出,最后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灵报应,只有装神弄鬼的人!”大家面面相觑,惊讶道:“原来是假的,害得我们白出了修庙的钱!”
  
  文源余恨未消,他又来到秋根家。秋根病了,正躺在床上,文源虎着脸说:“旧衙门你混不下去了,回來了不思悔过,反而编造出什么神灵愚弄乡亲!”秋根正要开口,文源接着说:“告诉你,我今天当着全镇老老少少的面,揭穿了你演戏的事!明天我就去拆了那座庙,卖了砖瓦木料,还乡亲们捐助的钱。”
  
  秋根闻言犹如五雷轰顶,他挣扎着起身,朝文源大吼一声:“让开,我没工夫跟你废话!”他拿起门边一根木棍,脚步踉跄地往外跑。
  
  秋根往寡妇的杂货铺跑去,他跑得气喘吁吁,但脚步毫不停歇。离杂货铺不远了,突然,秋根听到一声惨叫,只见寡妇的女儿面无血色地跑出来,撕心裂肺地喊道:“来人啊,屠三把我娘杀了!”
  
  天理王法
  
  秋根一个激灵,加快了脚步,远远望见了杂货铺,只见屠三拎着一个布包,若无其事地从铺子里走出来。他身上溅着点点血滴,就在刚才,他残忍地奸杀了寡妇,还将银两首饰劫掠一空。
  
  秋根挥起木棍,大喊一声:“站住!”
  
  屠三斜了秋根一眼,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小镇上大都是老弱妇幼,在他这个亡命之徒眼中,不过是一些蚂蚁,他想掐死谁就掐死谁。他没有理睬秋根,只望着前面说:“小兔崽子跑得真快!”他要去追赶小姑娘,斩草除根!
  
  屠三是什么人?他是一个被通缉的逃犯。当年,他离开小镇后入伙做了强盗,秋根当捕快时也参与过缉捕,但屠三心狠手辣,行踪诡秘,缉捕他谈何容易?后来世道动乱,屠三认为乱世之中,哪还有人理他的事,于是堂而皇之露面回家。
  
  回到小镇,年轻貌美的寡妇就成了屠三眼中的猎物,正准备劫色劫财,却看到古庙活灵活现的报应,他有所畏惧,迟疑着不敢动手。谁知后来,文源当众揭穿了“报应”的秘密,屠三在场也听到了,他乐得对天狂笑三声。
  
  屠三转身回家,就别上一把尖刀,直奔寡妇住处,进门就拖住寡妇。寡妇以命相拼,屠三二话不说,掏出刀子,奸杀了寡妇。寡妇的女儿往外逃命,本能地向小庙方向跑。
  
  小姑娘跑进了小庙,她经常跟着娘在庙里烧香,知道香案后面有一个隐蔽的小洞,就从小洞钻了出去。屠三远远看见小姑娘跑进小庙,快步追赶过来,却没有见到人,他一边吼着“出来”,一边四处乱打乱砸。终于,屠三发现了那个隐蔽的小洞,但钻不过去,狂怒中,他回过身,掀起沉重的香火台,狠命向后墙上的小洞推过去。
  
  只听得“哗啦”一声,小庙的后墙垮了,一块青石条从天而降,重重砸在屠三头上,屠三的身子瘫软下去,紧接着,庙顶上一根脊木断裂了,掉了下来,尖如利刃的木齿插进了屠三腿中。
  
  此时秋根赶到了,他举起木棍,狠狠地打在屠三的膝盖上,屠三像狗一样蜷缩在地上。
  
  秋根说:“你犯的案,几个脑袋也不够砍,可惜,我没有官府文书,不能对你用刑!不过,你的双腿已经废了,以后只能像狗一样在地上爬了!”
  
  这时候,文源也赶过来了,他惊讶地瞪着眼睛,秋根对他说:“你爹说的不假,所谓报应是我们合演的一出戏。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王法如同废纸,拿什么来威慑不法之徒,保护乡亲?唯有让一些不法之徒相信:头顶三尺有神灵,做了坏事必遭报应,他们才不敢胡作非为、残害无辜!”
  
  文源听罢,低头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