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一个人演出的相聚和离别

一个人演出的相聚和离别

时间:2018-12-07 来源:admin 点击:

  16岁的时候,你心痛过吗?
  
  慕尹荷痛过。
  
  她喜欢班里一脸清凉、才思横溢的顾轩。
  
  顾轩,一米八的个儿,套一件纯白T恤。他走过慕尹荷的身边,轻轻地,带过细凉的风,慕尹荷会脸红;上体育课,顾轩站在操场上,偶尔朝慕尹荷的方向望去,慕尹荷的心跳会加速———青葱岁月中,那么多难言的快乐、悲喜,还有温温的心痛,慕尹荷知道,那都是因为顾轩。
  
  高中的慕尹荷,脑后一把马尾辫,细碎的花裙裹着她发育不良的身体,她就像棵青涩豆苗。她的好友,白天鹅一样美的萧芳芳,会弹钢琴、跳伦巴。慕尹荷喜欢萧芳芳,如同喜爱自己。
  
  萧芳芳是慕尹荷理想中的自己。
  
  而且,萧芳芳也喜欢顾轩。
  
  慕尹荷想,顾轩大概不会喜欢她的吧?她那么小,甩在人堆里小得就成一粒尘埃,没人注意她。可,慕尹荷的心暗涌如潮。她在自己的日记里,一遍又一遍写上他的名字:顾轩,顾轩,顾轩,顾轩……
  
  这两个清凉的字让她看得心痛。
  
  校园文化节。慕尹荷坐在学校的剧院,舞台上的萧芳芳美若宝石,她白色的长裙,乌浓的秀发,弹奏一曲荡气回肠的《勇敢的心》。顾轩,站在萧芳芳的旁边,吹一支爱尔兰风笛。清凉的笛声,和着钢琴明澈的旋律,慕尹荷的心醉了。
  
  慕尹荷想,她或许一辈子都走不到顾轩的身边吧?而且可以那样近———她永远只是顾轩眼中人群中的人。但萧芳芳能替她实现这一切,不是吗?掌声响起,它们洪水般淹过慕尹荷的头顶,慕尹荷在拥挤的人堆里,突然泪流满面。
  
  顾轩拉着萧芳芳的手,在舞台上谢幕。灯火下一对璧人,绮丽而甜蜜。慕尹荷的内心起起伏伏,既欢喜又悲凉。
  
  两年后,慕尹荷去了杭州上大学。
  
  所有的秘密,她知道,只与顾轩有染。
  
  顾轩的志愿中,填的全是杭州的学校,好像杭州是他贪恋的女人,而慕尹荷贪恋顾轩,她抱着一只旧皮箱,于那个初秋,坐火车南下。
  
  杭州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听说,一个叫白素贞的妖精,仅以一把纸伞,就与许仙在西湖系住半世尘缘。慕尹荷不美,没法术,她只在这里偷偷发短信给顾轩。
  
  ———你认识我吗?我认识你!老久了!
  
  ———你今天在路上走,像极一株木棉树。
  
  ———你真的不想问,我是谁么?
  
  ……
  
  从来都没有过回复。
  
  慕尹荷就像在一出自编自演的独角戏中,唱做念打,爱恨嗔痴,与心底的那个影子纠缠欢恋。她给顾轩的手机打电话,是黄昏。顾轩在那端一声高过一声追问:谁?是谁?说话啊!慕尹荷慌得忙扣了电话,站在那里心魂不定。
  
  她像是一个在做错事的小孩。
  
  木棉花开的时候,慕尹荷在操场上见到顾轩。
  
  他的旁边,是位穿宝姿红裙的女孩,拥着顾轩在人群中灿烂而过。慕尹荷在碎阳中,淡漠的表情。这次,顾轩跟慕尹荷打了招呼,声音温沉:“你好!慕尹荷!”慕尹荷没想到顾轩会叫她,她茫然无措,抬眼只凝视着两人———那女孩搽了兰蔻口红的唇,钻石般刺痛着慕尹荷的眼,这是一个与慕尹荷、萧芳芳都不同的女子,风情如水,是这座城市滋生的大朵牡丹花啊。
  
  慕尹荷点头,仓促逃走。
  
  慕尹荷知道,她只要在顾轩身边再多呆一会,她就会哭出声。宿舍楼下,金红色的花一树树开得浓烈。慕尹荷拿着饭盆,突然蹲下身,掩面啜泣起来。
  
  在知味观的那晚,湛蓝的天宇挂了轮红月亮。
  
  萧芳芳从上海赶来———慕尹荷说:“我的生日,萧芳芳,你一定要来!”
  
  慕尹荷下定了决心。天知道,紧张从她微凉的指尖泻到了她的脚趾。顾轩进来的时候,慕尹荷正细细给萧芳芳观手相。慕尹荷说:“萧芳芳,你的爱情要来了,恭喜!”
  
  慕尹荷云水不惊,添茶布菜。
  
  后来,三人都喝着酒。顾轩说:“三年同学,我们以前竟都不说话?”萧芳芳说:“顾轩,说这话得罚酒!”顾轩笑得一脸和暖。
  
  慕尹荷的心,不知怎地,微微一痛。
  
  她看着顾轩从萧芳芳手中抢过酒,是慕尹荷的生日酒,他一饮而尽,可他,却对着萧芳芳笑:“够意思吧。”慕尹荷吃着一碟酸菜鱼,眼泪“啪嗒”掉落碟中,她拿起纸巾,笑说:“红辣椒太多。”
  
  外面突然下起雨。细细密密,纠缠不清。
  
  三人的生日宴成了两人的追忆。顾轩与萧芳芳说到校园文化节,萧芳芳说:“我特喜欢法国的苏菲玛索,完美如玉。当时看电影《勇敢的心》,才明白男女之爱,原可悲壮到倾城。”顾轩说:“里面的风笛幽凉、纯粹,我特喜欢人生中这种感觉……”
  
  慕尹荷正含着半块酸菜鱼。
  
  她望了望窗外的街市,微皱着眉,起身,笑说:“我去一趟洗手间,你们等我。”霎时,她触到顾轩了那绵长的眼神,温润如玉,如风中的清凉木棉。慕尹荷心的“轰”一下,可,顾轩,他那么温润又如何?即使在今晚———她的生日,也都不属于她。
  
  慕尹荷匆匆离席。转背,热泪滚滚。
  
  慕尹荷没再回去。
  
  冒着雨,她踉跄走回宿舍。接下来,慕尹荷生了一星期的病。那些黯淡日月,她总能忆起那晚写在洗手间门后的“顾轩”二字,那是她用剪刀刻上的。慕尹荷想,那晚,自己把顾轩吃进了肚里,从此,有关顾轩的秘密,就只能烂在里面了吧?
  
  公元2006年。秋。
  
  慕尼黑的阳光爬过丝帘,落在床间萧芳芳的脸上。海藻一样的大波浪盖住萧芳芳的眼、眉、唇,看不清她的悲喜。
  
  可,萧芳芳昨晚哭过了。
  
  细碎的泪迹栖在唇角,尚依稀。她被楼下的鸽子声吵醒。她依然半躬着身,没起床。不用跑出去,她就知,油亮的餐桌上放了一罐酸奶、一碟三文鱼和面包。
  
  顾轩向来如此,关心她的饮食、起居和健康。
  
  在沙发角落,摊有雪片般的电报。慕尹荷在里面说:“亲爱的,这周六,我将飞越欧亚大陆看你们!”
  
  萧芳芳的心,无故折了一下。
  
  昨晚,顾轩开车出去,替萧芳芳去了市场,买了慕尹荷爱吃的田鸡沙拉、香蕉船,还有慕尼黑啤酒。慕尼黑产酒,在这儿生活,喝醉倒平常,人为什么要活得那么明白呢?
  
  萧芳芳也明白。
  
  顾轩接回慕尹荷。
  
  慕尹荷没想到萧芳芳会在床上迎她。到底三年不见,两个女人拥抱,透着生疏。慕尹荷觉得,萧芳芳还是那样美,生着病,依如圣洁的白天鹅,如此女子,生来便是让男人疼的吧?
  
  慕尹荷问:“萧芳芳,过得还好吧?”
  
  萧芳芳答:“凑合吧。”她紧盯慕尹荷的眼,幽然地说:“这星期我做了流产,孩子不是顾轩的。”
  
  慕尹荷蓦地收回目光,散到窗外。慢慢地,她的心凉如薄雾。她知道,她不该说那句话,可她还是对萧芳芳说:“萧芳芳,你不应该!”
  
  下半句,被她和泪咽回肚中。慕尹荷真正想说,萧芳芳,你不应该辜负我。
  
  不是吗?
  
  顾轩和萧芳芳,他们的今天,完全是当年慕尹荷的成全。慕尹荷想,自己不能拥有顾轩,但她愿意让萧芳芳与顾轩相恋———慕尹荷觉得,这也是她的理想。而那一年,她的生日宴,没人知道,是她为顾轩和萧芳芳精心安排的。
  
  慕尹荷悲壮赴宴。
  
  7年的含辛茹苦,如此覆灭着?
  
  德国的秋,幽冷和深邃。
  
  顾轩举着啤酒,在酒吧对慕尹荷说:“为你我干一杯!为他妈的生活干一杯!”
  
  慕尹荷没想到醉酒的顾轩那么疯狂,爬上台,一件一件脱衣服。不断有人在下面起哄。慕尹荷也爬到了上面,抱住顾轩,她的心被灯火刺得很痛。她哄着顾轩:“乖,我们回家!我都知道了!”顾轩突然捏住慕尹荷的手,一个劲追问:“你爱不爱我?你爱不爱我?”不等慕尹荷回答,顾轩跌倒在慕尹荷怀中,像个孩子般啜泣:“慕尹荷,你知道吗?我一直都爱你,可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凉!”
  
  那一瞬,慕尹荷觉得她的心都碎了。
  
  10年的付出啊,在这晚,终于有了答案。可,这迟到的爱,慕尹荷只觉得凄索,因为,无论如何,谁都追回不到那些个风清月白的时光,不是吗?
  
  慕尹荷不辞而别。
  
  那时,餐厅的桌上正摆着她为顾轩、萧芳芳做的早餐。提着淡黄皮箱,她走在铺落枯叶的街头,只听见稀落的靴子声。
  
  会是新的一天。
  
  回首,慕尹荷的内心清凉静谧。
  
  再见了,慕尼黑。
  
  再见了,顾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