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世上最好的戒烟糖

世上最好的戒烟糖

时间:2018-12-15 来源:admin 点击:

  一
  
  那天接到老家弟弟打来的电话,才知道爸生病了。听弟弟说,爸连续咳嗽多日,严重到连话也说不出来。
  
  “那你倒是带他去医院检查啊!”本来那段时间我工作上的事情就特别多,一个人忙得恨不得掰成两半使,再一听家人生病,一股无名火就冲上了脑门。
  
  “检查?你又不是不知道咱爸的脾气,他肯去吗?就得你回来管管他。”弟弟在电话那端抱怨。
  
  没办法,第二天一早,我驾车回了老家。一进家门,就见爸正蹲在门口吸烟,烟雾缭绕中,我见他脸上的皱纹绽开,他兴奋地用手比画着,喉咙里发出嘶哑的怪声,根据表情,我猜大意是说:“女儿,你怎么回来了呢?”
  
  都病成这样了还抽烟?一见这场面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跟前,一把夺去他夹在指头间的半根烟扔到地上,末了还不忘狠狠踩两脚。
  
  “还抽,都说不出话了还抽?”我恨恨地说。
  
  他仰着脸看我,只顾嘿嘿笑,让人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就是我的爸爸,嗜烟如命,资深大烟枪,任你扯着他的耳朵声嘶力竭地劝告,列举一百个抽烟患大病的实例,他左耳进右耳出,屡教不改,有时候还梗着脖子反驳:“人有多长寿命那是天注定,你李二叔烟酒不沾,五十多岁人就没了;你张大爷一辈子离不开烟酒,现在都八十了,身体还棒棒的!”
  
  爸年纪大了以后,特别喜欢拿这些小概率事件做肆意挥霍健康的赌注,次次让我无言以对,直接憋出内伤。
  
  二
  
  我把爸带回沈阳检查,结果显示,他咽部长了个息肉,需做个小手术。医生反复叮嘱:术后一定要戒烟戒酒,好好保养,否则一定会复发。
  
  以我对爸的了解,一旦把他送回老家,他肯定会重新叼起小烟卷,弟弟是管不住他的。所以,我决定把他留在身边,直到他彻底戒掉烟为止。
  
  在我的精心照料和看管下,爸恢复得很快。见他出院后一直没提抽烟的事,我觉得他大抵是真的下决心戒烟了。手术再小,也是动刀的,术后恢复的第一口饭,他咽得异常艰难,大概这种痛,他也不想再遭受了吧。
  
  重新获得健康让爸的心情变得特别好,他整天都是笑眯眯的。有一天,我在饭桌上打趣他:“嘿!老头,戒烟也不是那么难嘛,你抽了几十年,还不是说戒就戒?”
  
  爸嘿嘿笑,说:“确实不难,早知道这么容易早就戒了。”
  
  我正沉浸在扶老爸走上养生大道的喜悦之中呢,那天晚上,老公忽然神秘兮兮地跟我说:“老婆,昨天我提前下班回家,路过公园时,刚好看见咱爸了,你猜他在干吗?他在抽烟!”
  
  我当时一听就炸了,马上冲出去砸爸的房门,他给我开门时睡眼惺忪,一脸无辜:“女儿,什么事啊?”
  
  见他这副模样我愈发生气,连珠炮似的把他数落一遍,一激动连“两面三刀”“表里不一”这类词都甩了出来,爸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原本还觉得气短,但见我一直不依不饶,干脆翻了脸:“我这辈子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就爱抽个烟,花的还是自己的钱,你凭什么管我?我还告诉你,我手术第二天就抽上了,现在还不是恢复得很好?以后别拿你那些课本上的理论吓唬我,矫情!”
  
  我真是气得想哭,大声说:“您知道我现在正在备孕吗?您吸的是一手烟,别人就得跟着吸二手烟,那些烟最后还会变成三手烟,您知道这对咱家人造成多大的危害吗?”
  
  爸恍然大悟般长吁短叹:“行了,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嫌弃我了,我明天就回去,以后永远都不来了。”
  
  三
  
  爸第二天一早自己走的,我要送他,他白了我一眼,说:“我路上还要吸烟,落到你车里就是三手烟,别把你害了。”
  
  爸到家不久,我就接到妈打来的电话,她一直在劝我:“烟盒上都写着吸烟有害健康,这个谁都知道,但是你爸那么大岁数了,抽了大半辈子的烟,也没有别的爱好,你何必逼着他戒掉呢?”
  
  我满腹委屈地说:“从前不劝他,是因为我还小,不了解其中利害,现在我成年了,我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我明知道抽烟不好,还支持他抽烟,只为了让他高兴得一个孝顺的名头,那我还算得上是你们的女儿吗?”
  
  我在心里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哪怕让爸恨我,也要让他把烟戒掉。
  
  我给爸买了很多坚果零食,大包大包地寄回去,希望他能在想抽烟的时候吃一点,分散下注意力;我搜集了很多相关病例,打印出来,快递回去,希望能对他起到一点震慑作用;我在朋友圈里发说说,“警告”所有亲戚不准给我爸送烟,否则我会和他们绝交……一来二去,我这些小动作终于激怒了爸。
  
  那天晚上,我接到爸打来的电话:“我肯定不能戒烟,你也别做无用功了。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去你家,也不会和你要烟钱,以后我生病了,也绝不会麻烦你!”
  
  爸撂下这些狠话就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坐在沙发里,伤心地哭了。我并不是仅仅因为爸不愿意戒烟这一件事而难过,而是我慢慢发现,当年爸妈为了让我过上更好的生活,费尽力气把我供养出来,如今我终于如他们所愿,过上了更高质量的生活。可是,当我开始质疑他们的生活习惯,想回头拉一把,让他们过上更高质量的生活的时候,他们却是抗拒的。
  
  我妈常年吃剩饭剩菜,我劝阻,她说这是多年习惯;我爸除了抽烟还喜欢喝酒,我提醒,他说不喝就不高兴。每每我向他们宣传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理念,他们竟条件反射般地觉得我忘本了,在嫌弃他们。
  
  唉,爸妈都这样,年纪越大,玻璃心越重。
  
  四
  
  我所做的种种努力都白费了,爸照旧保持着两天一盒烟的频率。直到有一天,被割掉的息肉再次长出来。
  
  弟弟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听见那端有嘶哑的说话声,一想到我们父女过去放过的狠话,想必他是宁愿哑掉也不肯来吧。
  
  但有病不治是不可以的。
  
  在从老家回沈阳的路上,我和爸一句话都没说。我是不想说,他是说不出来。
  
  到了医院,医生把爸训斥了一顿。术后恢复期间,我只能医院、公司两边跑,每天忙得连饭都吃不上一口,还得时时注意爸有没有偷偷吸烟。为了监督他,我直接搬到医院里,把所有的工作都带到医院来做,常常加班到下半夜。有天晚上,一觉醒来的爸见我还在工作,终于肯哼哼几声。
  
  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后,我把爸接回家里。无论多忙,我中午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回家给他煲汤。妈身体不好,弟弟业务繁忙,但凡家里有人病倒,几乎都得由我照顾。等到爸终于能像常人一样开口讲话时,我累倒了。
  
  那天,高烧39度的我仍在加班赶工作。爸见了说:“都病成这样了,还不休息。”
  
  我叹了口气说:“公司销售助理小张前段时间摔断了腿,天天拄着拐杖来上班,我这点病算什么。在大城市里生活压力特别大,房贷、车贷,还有以后孩子的奶粉钱,都是不能含糊的。您做了两次手术,我前后也请了一些假,但工作都是自己的,耽误了就得补上。”
  
  爸低头不语,坐了一会儿,就回自己房间了。
  
  爸这次恢复得特别快,周末一大早自己坐大巴回家了。几天后,我打电话偷偷问弟弟爸的情况,他告诉我:“老爸这次是真的戒烟了。”
  
  我一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看样子是真的知道疼了。”
  
  弟弟在那端说:“感觉爸好像变了个人。那天还和妈说,不准再吃剩菜剩饭了,没事总看些养生节目,看这架势,是奔着老寿星的目标去的啊。”
  
  真是好久都没听到这么令人欣慰的消息了,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一天晚上,我和妈在电话里闲聊,聊到爸戒烟的事,我笑着说:“老爸终于变乖了,我太高兴了。”妈说:“你爸跟我说,你在外面生活太不容易,我们不能再给你添堵了。我们年纪大了,现在一无是处,好好保养自己,别生病,别有事,不去牵扯你,不去麻烦你,就是帮你最大的忙了。”
  
  听完这话,我感觉胸口闷闷的,喉头哽住一股酸,难过得想哭。
  
  我扯着爸的耳朵告诉他,抽烟对身体不好,他总是戒不掉;让他亲眼目睹我的高压生存现状,他竟然说戒就戒。
  
  原来,这世上最好的戒烟糖,就是父母对子女的顾念与关怀,老而不牵扯,健健康康护送子女专心多走一程,大概就是父母最后的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