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我愿意和你假戏真做

我愿意和你假戏真做

时间:2018-12-30 来源:admin 点击:

  不约而同
  
  从阳台看下去的时候,冯浩哲正弯身开车门。那背影……令苏萧伫立良久。直至电话响起,苏萧才回过神来。
  
  接起来,是表姐,说这个周末若有时间,两家一起吃顿饭。
  
  苏萧微笑。这次家庭聚餐,她已经邀请多次,表姐一直确定不了时间,现在终于落实,苏萧舒口气。
  
  确定了时间地点,表姐收线,苏萧即刻拨通冯浩手机,传递这个信息。
  
  电话里,冯浩的声音不无欣喜,甚至在收线前难得地说了句温情的话,萧萧,晚上一起看场电影吧,有新片呢。
  
  苏萧笑答,好。然后收起电话,换了衣服去上班。
  
  苏萧在一家贸易公司做后勤,公司离家近,步行不过十几分钟。工作也没有什么压力,苏萧不是那种事业型的女子,这样的状况,她已经很满意。
  
  那天苏萧提早下班,拐到超市买了两盒纯黑巧克力,是冯浩爱吃的。
  
  冯浩在苏萧进门不久便也到家了,然后换下西装,和苏萧一同去影院。
  
  路上,两个人几乎不约而同地提起周末的聚餐和需要准备的礼物。
  
  冯浩问,买一对情侣手表是否合适?
  
  苏萧想了想,摇头,不是礼物不好,是这样的物品,他们定然不缺。表姐和表姐夫陈然最爱的是他们两岁的儿子,所以,不如给孩子买点东西。
  
  冯浩点头。
  
  晚饭结束,夫妻俩的意见也已达成一致,给表姐的儿子买衣服和玩具——太过隆重会显得过于刻意,既是亲戚,礼物家常就好。
  
  那晚看的是一部美国片,冯浩对一切美国电影感兴趣。
  
  冯浩看得尽兴时,苏萧把巧克力递到他唇边。冯浩低头噙住,嘴唇触到苏萧的手指,传递过一丝柔软的温热。
  
  这一刹那的温热里,苏萧感觉到了淡淡的情爱气息。而这,正是她和冯浩之间缺少的气息,虽然,他们是夫妻。
  
  同舟共济
  
  苏萧心里是清楚的,当初冯浩向她求婚并非为爱情。他看中的,是苏萧的社会关系——苏萧有一个嫁给某银行信贷主任的表姐,还有一个闺蜜的老爸是一家知名企业老总。对于事业,冯浩有宏大理想,或者也有一身本事,但找不到人相帮、扶持。
  
  苏萧是一个平台,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冯浩心里也知道,凭他现今的条件,也不可能找到更好的。苏萧中人之姿,略高,26岁的年纪也正相当,家境一般,工作稳定,性格属温和型。做妻子,条件已算不错。所以,相识两个月后,他主动跟苏萧求婚。
  
  苏萧没有任何矫情,当即应允——既然已经开始相亲,自然是奔着婚姻去的,无需推辞拿捏。当然,也并非随意抓着一个就会嫁。也有亲戚朋友询问,苏萧,你看中他什么?
  
  连表姐都问过,口气不无担忧,这人没有什么根基,自己摸索着开一个小公司,雇三两个员工,前途未卜,萧萧,你真打算跟他冒险?
  
  苏萧只笑不答,心里却很肯定,就是他了。只为冯浩的眉眼、身材,甚至说话时唇角动辄微微上扬的习惯,都像极了另一个男子。那男子是苏萧的高中物理老师,苏萧暗恋他多年。但物理老师已早早结婚,苏萧知道自己永无机会,可是读完大学,都不能忘记他的模样、表情和声音。
  
  就这样在一个影子里寻寻觅觅,直到26岁时,遇到冯浩。既然这辈子不可能是那个他,那么,找个外形相似的,也罢了。
  
  而且,苏萧心里清楚,冯浩并不爱她,或者他爱的,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女子,比如鹅蛋脸、尖下巴,或者大眼睛、白皮肤……谁知道呢,她才不会问。反正,她也不会向他坦白,她亦不爱他。
  
  但还是做了夫妻。这世间相爱又能相伴的人毕竟是少数,苏萧知道自己不是幸运的那一个,但人生需要种种形式来完善,苏萧不会为一段长久的暗恋放弃为人妻为人母的机会。遇见冯浩,她已经心满意足。
  
  所以就嫁了,所以纵然缺少了爱,苏萧也会拿出做妻子的诚意。因为从此,她和冯浩在同一条船上,自然要同舟共济。
  
  那晚冯浩心情大好,连后续的温存都格外有了情调。闭上眼睛,在冯浩怀抱里,苏萧有错觉,觉得拥抱着自己的,正是心仪多年的男子。
  
  夫唱妇随
  
  周末的聚会之前,苏萧陪冯浩买新衣。觉得西装太过正式,休闲装又太过随意,男装品牌的商务休闲,倒是适宜。
  
  专卖店的小店员个个嘴甜,夸赞冯浩身材像模特,又赞苏萧眼光好,会打扮男人。
  
  冯浩只是笑,买好衣服出来,冯浩牵着苏萧的手转到旁边一家鞋店,对苏萧说,那天路过这家店,看到橱窗里有双棕色的小靴子不错,很适合她。
  
  冯浩的手掌很暖,苏萧的手指微微蜷缩,完整放置于那片温暖之中——即使蜜月时,冯浩也从来没有主动给苏萧挑选任何服饰,如此诚恳主动的,充满温情。
  
  当然,这温情,是苏萧的温情和示好换来的。可是,既然能够换来,为什么不换呢?
  
  如此一想,苏萧微笑。
  
  冯浩察觉到,不解地问:“偷笑什么?”
  
  “女为悦己者容。”苏萧说,“你说好看就好看。”
  
  冯浩忽然脸一红,不再言语,牵着苏萧进鞋店。
  
  苏萧知道冯浩的脸红是为什么,因为她也偷偷脸红过,在和冯浩温存的夜晚,在发信息叮嘱冯浩“少喝酒、早回家”的时候。苏萧会脸红,因为那些温存那些关爱,不是出于心底,而是一个妻子的义务。
  
  冯浩也一样吧,知道这样的婚姻其实是人生的舞台,他们都是演员,扮演着夫唱妇随的戏码,不过,苏萧知道,即使是演戏,彼此已经开始自愿地投入些许真心。
  
  不动声色
  
  那顿饭,四个人其乐融融。表姐并没有把孩子带过去,但是非常喜欢苏萧给儿子挑选的衣服,颜色和款式都很中意。
  
  表姐夫陈然,虽然开始有着身份的矜持,却也架不住冯浩的好酒和热情,几番推杯换盏,话渐渐多了起来,从NBA聊到意甲、英超,聊到美国债务危机和钓鱼岛……转来转去就转到了男人最感兴趣的话题——事业。
  
  苏萧看得出来,冯浩的酒一直把持着,让自己保持清醒,所以,并没有贸然跟陈然提贷款的要求,而是从自己小公司的经营说起,说到机会和前景,然后是面临的困难。当然,这困难和资金有关。
  
  冯浩说得含蓄转弯,但三分酒意的陈然却果断大包大揽,拍着冯浩肩膀说,就算我不为你,也要为萧萧,怎么都是一家人。
  
  饭桌下,冯浩轻轻握一握苏萧的手,苏萧不动声色兀自微笑。
  
  那顿饭后,冯浩公司的资金问题顺利解决。冯浩极懂做人,在利润中拿出一部分,给表姐的儿子办了一份保险。
  
  两家的关系越发亲密,冯浩也常常会送一些礼物给苏萧——并不是俗气的衣物首饰或鲜花,有时是一只精致水杯,有时是网上淘来的手工毛衣或者线装书……无所谓是否贵重,却显见冯浩是用心了。
  
  这也正是苏萧想要的,两人本是夫妻,至于财物,他的亦是她的,但感情却无法予取予求,冯浩给多少,是他的事,苏萧强求不来,只能等。
  
  可是如今,冯浩不正是在慢慢地主动地不动声色地给与吗?
  
  当然,苏萧知道,自己要做的,还有很多。
  
  假戏真做
  
  和闺蜜的约见便容易许多,条件也提得更直接省事,因苏萧自信和闺蜜的感情深厚,无需转弯抹角,甚至可以耍赖一般要求闺蜜借用家中资源助冯浩一臂之力。
  
  闺蜜撇嘴,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这才结婚几天,心里就只有那个男人了。
  
  当然!苏萧扬扬眉毛,夫贵妻荣,难不成你想我日后过得穷困潦倒?
  
  闺蜜当然不想,索性拉了苏萧去见自己的“资本家”老爸。
  
  老爸心疼女儿,也对女儿这个好朋友熟悉已久,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而苏萧也已知道冯浩的稳妥和能力,他断然不会让她日后难做人——这也是当初她看重冯浩的一个条件,比起同龄男子,冯浩更加稳妥,能吃苦,有耐力。
  
  有了那样的大公司扶持,冯浩如虎添翼,很快将办公地点转移到知名的大厦,又招聘了几名员工拓展业务。
  
  一切按部就班,冯浩诚恳地对苏萧说,萧萧,多亏你。
  
  苏萧已经分辨得出,冯浩的感谢和温情中,做戏的成分已淡去。
  
  她又何尝不是?眼前的冯浩已彻底是冯浩,不再像谁的影子。他的眼神、笑容和声音,都已渐渐真实,真实到有时苏萧已记不起心底藏着的那个人。
  
  所以,苏萧笑,用撒娇的口吻承认自己的功劳,然后诚恳地说,不过,主要靠你自己。
  
  苏萧说的是实话,若无冯浩,她手中所谓的资源都是虚无,对她来说一无用处。有了冯浩,才是物尽其用、相得益彰,既奠定了她在婚姻中的地位,亦辅助冯浩事业的攀升。
  
  夫妻俩相对而笑,然后及其自然地,冯浩轻轻将苏萧拥入怀中。
  
  冯浩没有说他爱苏萧或者一生一世对她好。苏萧觉得这样已经足够。向来承诺容易守信难,不说也罢。但苏萧知道,虽然是从做戏开始,但慢慢地,彼此一点一点付出,久了,也有了真感情。日后,她会继续在这个婚姻里努力,拿出更多真心帮扶他、爱护他、陪伴他。
  
  因为从一开始,苏萧就愿意假戏真做。
  
  而冯浩,他也是愿意的吧?这一刻,当苏萧拿过冯浩的手放在自己腹部,轻轻地说“我们有孩子了”时,冯浩先是一愣,然后,就情不自禁地有泪水慢慢充盈了双目。
  
  情不自禁才最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