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婚姻之痒痒了谁

婚姻之痒痒了谁

时间:2018-12-30 来源:admin 点击:

  一
  
  下了班的齐风,第一件事是问刘雅饭好了吗,然后去逗逗正在独自玩的儿子,接着就是钻进书房,打开电脑。
  
  刘雅在厨房忙碌,一个荤菜,两个素菜,一份汤。
  
  抽油烟机的声音很大,儿子喊她,她听不见说什么。齐风在书房无动于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刘雅心情突然就不好了。
  
  刘雅把饭菜摆好,伺候儿子去洗手,路过书房,看到齐风正在看电影,是那种爱情片。
  
  “爸爸吃饭了。”跳跳奶声奶气地喊着。
  
  过了好一会儿,齐风才过来。端起饭碗,就问跳跳今天在幼儿园开心吗,都学了什么。本来正在扒拉着米粒的跳跳,停下手中的动作,跟齐风聊起了天。
  
  “跳跳,吃完饭再说,天冷了,饭菜凉得比较快。”刘雅说。
  
  可是,跳跳哪里肯,要把今天老师新教的舞蹈,表演给爸爸看。说完就手足舞蹈地跳了起来。齐风边吃饭边看跳跳表演,一会儿一碗饭就见底了。
  
  “儿子真棒,赶紧吃饭,爸爸都吃完了。”齐风放下碗,向书房走去。
  
  小家伙碗里的饭,已经凉了,刘雅不得不去给他重新盛一碗。娘俩吃着,这个时候书房传来一阵劲爆的歌曲,跳跳又坐不住了,说要去看看。
  
  刘雅拗不过儿子,只得让齐风把音乐关了。可是,齐风根本就没听见。
  
  过了很长时间,跳跳依旧不愿意回来吃饭,趴在电脑前,不停问爸爸电影里的情节。
  
  刘雅问齐风能不能暂时把电脑关一下,等孩子吃完饭再开。可是,齐风却说,孩子不吃,就是不饿,什么时候饿了再吃呗。
  
  砰的一声,刘雅把自己关在卧室。心里很难受,但是究竟为了什么,好像也说不出口。
  
  儿子哭了,闹着要吃饭。齐风喊她,说工作累了一天了,怎么就不让人消停会。她出去,喂儿子吃饭,吃完了洗碗,然后给儿子洗澡,上床给儿子讲故事,带儿子睡觉。齐风一直待在书房,什么时候睡觉的,刘雅不知道,第二天早上她醒来,床边已经没有齐风。
  
  日子就是这样重复着,但是刘雅却越来越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感觉。
  
  二
  
  在外人的眼里,刘雅是幸福的,嫁了一个有房有车的男人,工资待遇丰厚的齐风,用不着她出去工作,即使儿子上了幼儿园,她也有足够的资本待在家,养养花看看书,过着悠闲的日子。
  
  女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活在旁人的眼光里。纵然有些小情绪,别人说你多幸福,她便又觉得幸福。
  
  每逢周末,齐风便会抽出一天的时间来陪刘雅和儿子,带他们出去兜风。
  
  这个周末,刘雅提议,说带孩子在公园溜旱冰吧。给儿子穿好旱冰鞋,齐风便带着儿子一起玩去了。
  
  之前,齐风不爱陪着儿子,总说带孩子是女人的活儿。刘雅在网上看到一句话,说孩子的生活爸爸参与的多少,直接影响着孩子的情商,而且男孩子应该多跟爸爸在一起,这样有助于心理成长。
  
  坐在草地上,刘雅便翻着手机。这几天一个朋友推荐她安装了一个微信的聊天工具,可以语音,比短信省事。
  
  摆弄了一会,发现这个微信有可以搜索周围四百米以内人的功能,刘雅便随便点了一个名叫“白开水”的人,给他发了文字微信。
  
  齐风带孩子去公园另一边溜冰了,她便与这个叫“白开水”的人,有一句无一句地聊着,说着一些琐事,对方问她,你幸福吗?以后不开心可以找我聊天。
  
  手机快没电了,刘雅给对方发了一个笑脸便下线了。
  
  过了会儿,齐风和儿子跳跳回来了。刘雅便拿出包里的毛巾,给儿子擦汗,齐风坐在一边抽烟,说儿子长大了,自己老了。
  
  “你这是缺乏锻炼。”刘雅不屑地说道。
  
  “整天那么忙,哪有时间去锻炼,有点时间还得陪你们。”齐风吐了一个烟圈说道。
  
  刘雅不说话了,但是很不开心。什么叫有点时间,周末两天,他专门抽出一天看电影,上网看新闻。工作目的晚上,但凡不应酬,他还不是全把时间贡献在了电脑上。
  
  两个人时间久了,一些话自己说出口,就能想到对方拿什么话来堵自己的嘴巴,这样一想,便没有说的欲望了。
  
  三
  
  一天晚上下班回来,齐风说要出差,刘雅没说话,只是拿出行李箱,帮他收拾衣物。
  
  对刘雅来说,齐风在家就是一个“活雕塑”,从书房挪到餐桌,从餐桌挪到书房,然后从书房再挪到卧室。
  
  眼不见心不烦,索性他出差,她也用不着对一个不言不语的他。
  
  齐风说出差很无聊,要下几部电影在手机里,以便在火车上看。刘雅知道,那意思让她带孩子先睡。
  
  刘雅躺在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儿子睡着了以后,便拿出手机,刚登录上微信,就有好几个陌生的微信消息,一看都来自于附近。咨询了朋友,说是关闭自己的手机定位就可以,还有拒绝陌生人的消息即可。
  
  弄好了以后,刘雅在微信好友里找到了那个“白开水”。虽然说微信有语音的功能,可是,刘雅还是喜欢用文字来聊天。
  
  “睡了吗?我心情不好。”
  
  过了一会,对方的信息就来了,问她怎么了,说要不陪她聊一会儿,给她说说笑话。
  
  这个时候,书房响起了音乐,看来齐风一时半会是不打算睡觉的。刘雅便披上衣服,坐在床上跟这个“白开水”聊了起来。
  
  原来,这个“白开水”是一个已婚男士,说自己的微信名字,就是来形容自己的生活的,像一杯白开水那样,索然无味。
  
  刘雅刚想问他,是不是想在自己“白开水”里加一点儿味道,儿子却在睡梦中哭了起来,看来是做什么噩梦了。她赶紧丢下手机,开灯抱着儿子哄。
  
  刘雅喊齐风来抱儿子去尿尿,可是,音乐声太大,齐风根本没听见。刘雅只得自己起床,抱着三十五斤重的儿子,有一点儿吃力。
  
  路过书房,刘雅看见书房的门是关着的。
  
  哄睡了儿子,齐风进了卧室睡觉。说是出差前要把刘雅喂饱,不能在其位不谋其职。刘雅借口太困,扭过头说睡了。
  
  齐风还真信了,关了灯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刘雅心里空空的,想着明天还得早起给儿子弄早饭,不得不闭上眼睛。
  
  四
  
  想着齐风出差,刘雅不用回家着急做晚饭,便带着儿子跳跳在小区里跟小伙伴玩。
  
  虽然不上班,但是刘雅很少出门,送完孩子,不是去买菜,就是宅在家里追电视剧,或者看看书。
  
  儿子跟同班的一个小伙伴玩藏猫猫游戏,刘雅便跟孩子的妈妈聊天。对方问她可知道小区发生了人命案,刘雅说不知道。
  
  女人说,就在十号楼,死的是一个年轻男子,听说是欠债被人追杀,昨天晚上的事情,听说好多人都去看了呢。
  
  刘雅素来胆小,听见这么一个消息,不禁毛骨悚然,眼看着天快黑了,喊着跳跳就回了家。
  
  回到家,刘雅就把大门反锁起来,接着去把每一个窗户和阳台上的防盗门都关上,晚饭随便做了一点儿面条,和跳跳吃完就赶紧躺下了。
  
  跳跳也许是玩累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可是,刘雅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刚才听说的事,心里更加害怕,便躲在被窝里玩手机。
  
  打开微信,便看到了“白开水”在线,他说在忙,等会再聊。
  
  刘雅便握着手机,等着他的回话,这几天她没事就和“白开水”聊上几句,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也许是自己心里有秘密,看齐风也不那么讨厌了。
  
  过了好一会儿,刘雅听见有动静,她吓得躲在被窝里一动也不敢动,屏住呼吸仔细听听,确定是有动静,而且是钥匙转动的声音。
  
  刘雅手抖着跟“白开水”发信息,我家好像进贼了,怎么办啊?
  
  不知道微信是否发了出去,刘雅的手机响了,是齐风打来的,问她在不在家,家里的门怎么打不开了。
  
  刘雅披着衣服去开门,门外面站着一脸焦急的齐风。
  
  正好这时,齐风的手机有“嘀嘀”的声音,刘雅听出来了,那是有新来微信的通知声。
  
  原来,齐风也听说了小区里的事,担心刘雅独自带孩子在家害怕,便取消了出差的计划,晚上去应酬了一个新客户,便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
  
  齐风这突如其来的甜蜜,让刘雅有点招架不住,便佯怒问道:“手机有什么短信,拿过来让老婆检阅!”
  
  “检阅什么,还不是你发给我的?”
  
  刘雅拿过手机,看到自己刚发给“白开水”的微信,居然就在齐风的手机上,那说明齐风就是跟自己聊天的“白开水”。
  
  齐风说,刘雅发第一个消息时,他就知道她是谁了。后来,一次趁刘雅睡着,他偷偷把自己设置成她的微信好友。
  
  刘雅第一时间冲到卧室,拿出手机,翻着聊天记录,看自己是否说了不该说的话,还大叫齐风居心不良。“我只是想换个身份,陪你聊聊天,没有别的意思。”
  
  齐风从后面抱着刘雅,低声说:“这些日子是我忽略了你,活得太自我,让你胡思乱想了,虽然我觉得婚姻如白开水,但是你知道,我最爱喝白开水。”
  
  七年了,刘雅以为他们的婚姻痒了,是痒了,只不过齐风及时递了一个痒痒挠,哪里痒挠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