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一根鱼刺的疼痛

一根鱼刺的疼痛

时间:2019-01-04 来源:admin 点击:

  说来真有些好笑,已过不惑之年的我,一日与同科组老师小聚慢酌之际,竟被火锅里嫩嫩滑滑、美味可口的黄骨鱼“忽悠”了一下。一根细细的鱼刺横在喉间,让我苦不堪言,痒痒的,又有些隐隐的疼痛,食不能咽,酒倒是可饮,只是兴致减去大半,甚是遗憾。同事们笑我吃相太贪,如馁虎扑食,一见美味便情不能已,最后居然败在小小的鱼刺上。当然,这不过是戏谑之词,但戏谑过后,我想起幼时吃鱼常被鱼刺弄哭的情形,“从此再也不吃鱼了”,这样的誓愿也不知发过多少遍。那时,母亲对我百般安慰,劝我吃鱼的时候要谨慎小心,慢慢地把刺剔除。母亲不会说什么不能因噎废食,即使说了,那时的我也听不懂。有很多道理,只有待你在生活中历练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慢慢品出其中的滋味。
  
  现在,我就知道,接受鲜美之鱼,就意味着你得一并接受令你胆战心惊的鱼刺。享受生活,亦与此相似。我们总不能因为有种种不如意,就轻易放弃享受生活的权利吧!生活的滋味,是丰富多彩的,酸甜苦辣尽在其中,你应当学会品尝,丰富自己的体验。千万不要轻易放弃生活的赐予,轻易放弃,只会让你的生活单调乏味。不是吗?你一辈子不吃鱼都可以,只吃萝卜、白菜之类的,但你从此就不识鱼的滋味了。这样的放弃越多,生活的遗憾也会越多。人生本来就难得圆满,你偏偏就忍心再残缺几次?再说,鱼刺也并非一无是处,它毕竟还可以唤醒我们的疼痛感。对于生活,最怕的倒不是疼痛,而是麻木!疼痛能让我们记住生活的艰辛,更能激发我们对幸福、对理想的执著追求。
  
  一根鱼刺带给我的疼痛,总让我想起这样的画面:在苍苍茫茫、绵延起伏的群山之中,在蜿蜒崎岖的山道上,一老一少的两位盲人,艰难地行走着。他们以说书为生,用三弦琴弹奏着各自的人生理想。老盲人弹断了1000根琴弦,然后取出藏在琴槽里的治盲药方,遗憾的是,那药方原来是一张白纸。老盲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又把药方放入小盲人的琴槽里,并嘱咐他要弹断1200根琴弦后才能取出治盲药方……
  
  我问这两位盲人,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起初,他们并不言语。后来,那位17岁的小盲人告诉我,好像是从史铁生的《命若琴弦》里来,要到芸芸众生的内心世界里去……残疾的盲人,并没有轻易放弃对光明的追求,哪怕那治盲的药方是虚设的。“人的命就像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也许,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人生,但我们有机会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凡夫俗子如我辈者,仍然存在许多盲点,在这层意义上,我们与史铁生笔下的盲人可能并无两样。所以,别以为三弦琴只是盲人的生活道具!我们也需要像他们一样,弹奏人生理想,寻找生活的意义。
  
  一根鱼刺的疼痛告诉我,不轻易放弃就是一种孜孜以求的执著,哪怕我们被生活逼到了千山暮雪、万径阒寂的荒寒境地,也应手执钓竿,寒江独钓,钓理想之鱼,钓生活之鱼。
  
  记住:鱼还是要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