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迷失的酒楼

[新传说] 迷失的酒楼

时间:2019-01-04 来源:admin 点击:

  1
  
  方成是一名夜班出租车司机。这天晚上,他接班走了不远,就拉了一个客人,问了目的地之后,方成习惯性地打开了车载电台听都市交通广播的路况信息。他们这座城市如今号称“堵城”,听着随时播报的路况,可以尽量绕开那些已经拥堵的路段。
  
  播音员正在和听众进行微信互动。一名出租车司机在微信里说,他看到路边有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大概十岁左右,好像精神有些问题,问他话也不回答;那孩子大概是迷路了,可他车上的客人有急事,他不能停下来帮那孩子,希望有爱心的听众如果离那个路口不远,有时间的话,能够去帮一下那孩子。
  
  那的哥说的路口,正是方成的必经之地,下个路口就是。因此,方成特意放慢了速度留意路边,很快就看到了那个迷路的小男孩。征得客人的同意之后,他在小孩的旁边停了下来。这孩子大概是孤独症患者,无论方成问他什么话,他老是重复着一句含糊不清的回答,再问,干脆别过脸去不吱声了。因此,方成白忙活半天,也没弄明白这孩子到底是哪儿人,想去哪里,而他车上的客人这时候已经等着急了,催促他赶快开车。方成没办法,只好撇下那孩子,驾车离开了。
  
  越走,方成心里越觉得不得劲儿,感觉那孩子一直在他眼前打转转,天已经有些晚了,这个路口过车又不多,天还这么冷,这孩子身体本身就有问题,要是再冻病了可就麻烦了。前一段时间,医大立交桥下面有个生病的民工冻死了,事后,有人质疑政府职能部门不作为,有人抱怨社会的道德缺失,也有人自责,因为他们曾经遇到过那个民工,都认为他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不会出什么问题,可没想到……方成也是自责的人群中的一个,那些天,他送客人经过立交桥下好几次呢,也看到了那个民工,当时总觉得那事儿和自己无关……事后的这段时间,他每次走到那座立交桥下,都会想起那个躺在地上垂危的民工,每次,他的良心都会被折磨。可是,再折磨还有用吗?人都已经死了!今天,这种事情又被他遇到了,他不想再像上次那样留下遗憾。
  
  因此,到了下个路口的时候,他冒着被投诉的风险,提出不收钱让客人下车,说他要掉头去帮那个小男孩。那客人倒也通情达理,听完他说的理由,不但很自觉地配合,还支付了足额的车费。
  
  方成赶过去时,小男孩还在原地。方成把车停在小男孩的旁边,然后发微信向都市广播电台求助,说自己会一直守在小男孩旁边,直到他得到妥善安置,他在微信里公开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请主持人帮他联系小男孩的家人。之后,他去给小男孩买了一杯热热的奶茶和一个汉堡。小男孩看来是饿了,也不客气,接过汉堡狼吞虎咽,随后又双手捧着奶茶,不一会儿就喝得干干净净。吃饱了喝足了,小男孩对方成的戒备心也减少了不少,当方成说外面太冷让孩子坐在车里等妈妈的时候,小男孩犹豫了一会儿,便钻进了方成的出租车。
  
  方成把暖风开到最大,和孩子一起听广播,等着他的家人来联系。
  
  孩子的家人一直没有消息,方成听到的都是主持人和听众朋友们的赞誉。让他感动的是,刚才被他扔半道的客人,不但没有埋怨他,还专门打电话给电台,鼓励并支持他的举动。
  
  此时此刻,电台里播放的这一切,从头至尾不但被小男孩的妈妈听得清清楚楚,而且看得明明白白——她就在离小男孩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奥迪A6轿车里。
  
  2
  
  小男孩的妈妈叫艾莉,是一家酒楼的老板。此时,陪她一起坐在奥迪轿车里的,还有一名叫温晴的女人,温晴是她酒楼的领班,同时也是她最好的朋友。
  
  艾莉是个单亲妈妈,她老公杜海林前几年出车祸,撇下她和儿子杜迪饮恨而去。这些年,艾莉一个人既要拉扯孩子,又要经营酒店,虽说酒店的效益还算不错,可她再怎么能干毕竟是个女人,累了倦了的时候,总想找一个温暖而宽厚的肩膀依靠。
  
  当然,像她这样的条件,来撮合的人一定少不了。可她一概都拒之千里,因为她一是怕人家将来对孩子不好,再者,她实在无法判断那些人看中的是她的人还是她的酒楼。
  
  在她看来,能排除对方是看中她的钱财的唯一条件,就是对方的经济实力一定要在她之上。她的酒楼现在的市值至少也有五百万,要想找一个年龄相当而且身价超过五百万的男子,谈何容易?那样的钻石王老五抢手得很,哪里会轮得上明日黄花的艾莉?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孩子。
  
  拖来拖去,眼看着就奔四了,她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哪怕对方穷一点也无所谓,只要人健康,实在,能对她和孩子好就行。
  
  这个条件看起来不高,可是也不怎么好找,人心隔肚皮啊。毕竟,她的酒楼在那里立着呢,这座城市里不知道的人不多。
  
  作为她最知心的朋友,温晴帮她相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方成。
  
  温晴说有一次她坐出租车,把一个包丢车上了。手机、银行卡、身份证还有六万多块准备汇往老家的现金,都在里面呢,那可是她这些年的全部积蓄!当时,差点把她急死:她弟弟定亲,要彩礼钱,单等着呢。她弟弟当年高考失利后,精神出了问题,快三十了还没找到对象,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嫌弃他的。她要是邮不回去钱,把弟弟的亲事搞黄了,一家人还不得恨她一辈子啊?
  
  正在她心急火燎之时,方成拿着她的包送上门来了,他是看了她包里面网购的化妆品上的地址找到她的。
  
  方成把包还给她就走了,连门都没进。
  
  温晴为了感谢他,根据他的车牌号,费尽周折找到了他家,好说歹说才把他请出去吃了一顿饭。也就是在吃饭时,她才知道他也是单身,老婆嫌他人蔫钱少,又爱管闲事儿,跟一个做废品收购生意的老板跑了。
  
  听完温晴的讲述,艾莉也觉得方成应该是个实在人,心里就有那么一点儿动了,开着车拉着温晴去了方成的家门口,偷偷看了方成一回,感觉还行,挺有眼缘的,可还是有点不放心,想再考察考察他。
  
  她儿子杜迪,在模仿方面很有天赋,那一阵子看过印度电影《我的名字叫可汗》之后,对沙鲁克·罕的表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竟然在家里学他扮演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那天,她看孩子又在模仿,忽然心生一计:不如让孩子去方成的必经之路上模仿,看看他会不会去帮他。假如他对这样的患儿都有爱心的话,将来两人要是走到一起了,她就不必担心他对孩子不好了。
  
  3
  
  第一道考验,方成顺利通过了;接下来艾莉将要对他实施第二道更加现实的考验:对金钱的态度。
  
  她租了一间临时住所,把自己说成一个为了给孩子治病来城里打工的农村妇女。小杜迪听说让他继续表演去考验的人可能是他未来的新爸爸,也挺来劲的,对艾莉的安排言听计从。
  
  不知道方成是出于同情她们母子还是真的对艾莉产生了感情,在没多久以后,他就和艾莉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想让她们娘俩搬去他家住,在没结婚之前他睡沙发,也好节省一些费用。
  
  他的举动,艾莉挺感动的。可是,考验才刚开始,她当然不会同意。不但不同意,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她刻意不见方成,弄得他不明所以。那天晚上,他连车都没出,专门在她家门前等她。她看方成追问得紧,这才说出她听说上海有家医院能治好杜迪这孩子的病,可费用至少三十万,她现在连三万也没有,为此,她多打了两份工。之后,她提出和他分手,因为她这里就是个火坑,跳进来之后,可能一辈子都得为挣钱给孩子看病而拼命,他是好人,她不愿意连累他。
  
  方成听后,沉默了一阵子,没说话就走了。
  
  接下来的好几天,方成再也没露面,甚至连个电话都没给她打。这让艾莉很失望,看来,一说到钱的问题,再好的男人,也经受不住考验。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不是说你努力了就一定能赚到的。三十万,对一个出租车司机来说,可真不是一个小数字。这一点,她可以理解,但,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她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有些人一旦擦肩而过,可能这一辈子再也没有相遇的机会。
  
  令她想不到的是,那个周末,方成抱着一个黑色提包又来了。当方成关上门打开包的时候,她当时就傻眼了——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三大沓子钱,整整三十万!
  
  方成把自己的出租车卖掉了,让她带着这些钱去给孩子治病。
  
  这下,艾莉真的被打动了,一头扑进方成的怀里,两眼含泪坦言了所有的一切,并且请求他的原谅。
  
  方成听完之后,推开艾莉,半天没说话。过了好久,他才站起来,把那些钱收起来放进提包,铁青着脸说:“孩子只要好好的,比什么都强。只是,我想提醒你,再穷的人也是有尊严的!”说完,甩门而去。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