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走着

走着

时间:2019-01-05 来源:admin 点击:

  我们到这个世界以后,无非是用四种姿态活着:躺着,站着,坐着,走着。
  
  躺着的时候,我们仍有一个器官在“走动”,就是脑子。脑子因为走动着,所以最重要。脑子在想,就是你活着的证明。婴孩想吃,就哭。那个端着奶瓶名字叫妈妈的人就过来了:“乖宝宝,饿了,好吃的来了!”青春期爱做梦,梦里见着那个女孩,飞一样向你跑来,扑到你的怀里。你还来不及高兴,醒了,是自己滚到床下了。老了后,躺在养老院的床上,动弹不了的时候,脑子不休息。脑子把一生走过的路,一遍又一遍地回头溜达,溜达到高兴处,嘻嘻笑了。可惜坐在旁边的护工睡着了,没人分享。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躺着,这三分之一的时间,人靠脑子在这个世界走动,不知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站着的时候不多。站立通常是一个过渡性的动作。站着不动,基本上是接受外来指令的结果。站立排队,是你作为个体参加到一个集体中的结果。“大家都站好了!”你就是大家中的一员了。如果只有你一个还在走动,有人喊:“那个人是干什么的,别在这儿捣乱。”
  
  坐着是许多白领的工作方式。现代社会,坐办公室的越来越多。当然,也有站着工作的人。当兵的在军营门口站岗,侍者站在酒店门口迎宾,都是职业行为。以前棉纺女工,现在许多农民工,也都站着工作。还有就是罚站,谁一辈子没被罚过站?真有的话,那不叫好孩子,叫天使。天使背上有翅膀,会飞不会站。
  
  在世上所有的惩戒中,这是从老师到警察都最爱用的指令:“站好了,别动!”罚站是最普遍也最容易被接受的束缚。不用盖牢房,也不用绳索手铐,画地为牢,规矩受罚。站久了,谁都想改变一下姿态。坐下来,躺下来,跪下来,姿态变了,还是另一种“不许动”。所以,我们在受了老师一通斥责,或经警察仔细盘问后,最动听的两个字就是:“走吧!”那时心中也会松口气,说一声:“走嘞!”
  
  走着,是人一生最重要的状态。俗话说,到这个世界走一遭。一句话把一生都说完了,其中只有一个动词,就是“走”。走有各种形态,向上努力手脚并用叫“爬”,常听三个字“向上爬”。健步如飞以至双脚间歇离地叫“跑”,人们有事时常说到三个字“跑关系”。双脚向上发力引体向上叫“跳”,戏文常念三个字“跳龙门”。当然,上面说的爬、跑、跳,都是人们心里想,却在嘴上贬的姿态。自己没弄成,就在嘴上发狠。弄成事的,不说——爬上去的,手洗得很干净;跑上关系的,风光写在脸上;跳过龙门的,鞋都亮得晃眼。
  
  余下我等芸芸众生,每天早出晚归,三点一线,按部就班。把日子用双脚印在大街小巷的路面上,把我们的身影留在各式各样的探頭里。对于一个普通百姓来说,一生的幸福其实很简单:有一个自己的家,家里有自己的亲人,出门时说一声:“我走了。”有人回一字:“呃。”进门时喊一声:“我回来了。”有人迎上来:“今天辛苦了!”进门、出门,人生如戏。让人想起早先戏台上的那两道门:出将、入相。
  
  人生就是如此,孩子大了要出远门。成家立业了,也要出门。出门上路,就怕丢三落四。每回出门,妻子总叮嘱:“走啊?钱包、钥匙、手机带了吗?”也是,如今带上这三件东西,上路就没大麻烦。记得小时候,慌慌张张朝外跑,母亲总唠叨:“慢一点,别把魂儿丢了!”想起母亲这句话,心里一惊。举目四望,我和这满大街行色匆匆的人,还想过母亲在我们出门时的这句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