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贼王

[传奇故事] 贼王

时间:2019-01-06 来源:admin 点击:

  1。三贼聚首
  
  西门野是北五省的总瓢把子,今年他正好60岁。西门野要在雪浪山下的石湖山庄为自己过寿的消息传出后,北五省的群贼沸腾,他们为了讨好西门野,无不精心筹集礼物,准备到时候在总瓢把子面前好好表现一次。
  
  西门野的贺寿之期定在了冬月十八日。从这天的一大早开始,到石湖山庄为西门野贺寿的绿林人物便摩肩接踵,往来不断。
  
  西门野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送走了多少的贺客,直到二更天的时候,喧闹的石湖山庄才安静了下来。西门野来到内室中,他猛地一运气,将喝到腹内的酒,用内力逼了出来。西门野脱去水洗一样的衣服,然后换了一身云绸的长衫走出了内室。西门野走到了前厅,他猛地一伸手,便将厅内一个正在抹地的小厮的胳膊抓住了。
  
  西门野对那个抹地的小厮低声笑道:“侯老弟,他们人都走了,你还不给老哥哥我祝寿吗?”
  
  这个抹地的小厮便是飞天猿侯一龙装扮的。侯一龙行窃八年,作案累累,但除了西门野,没有人知道他生得什么模样。侯一龙之所以装作小厮,来给西门野贺寿,他一是怕绿林的朋友认出自己来,另外他怕的就是到石湖山庄的贺客中,有官府乔装的探子。
  
  侯一龙一见西门野识破了自己,他急忙跪在地上“嗵嗵嗵”接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道:“侯一龙恭祝总瓢把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西门野急忙伸手将侯一龙拉了起来,然后携手揽腕地领着他直奔摘星楼而去。摘星楼是石湖山庄最高的建筑,最上面的第三层楼上,一个中年秀士正在举杯独饮。
  
  这个中年秀士名叫莫君子,如果不是西门野介绍,侯一龙真的不敢想象,在绿林道,莫君子竟是一个比自己还大的贼。
  
  三个人坐到酒桌旁,侯一龙持壶倒酒,三杯酒满盏之后,西门野变戏法似地从袖口里取出一只玉杯来,他望着窗外的月色,笑道:“司徒老弟,这石湖陈酿被我留了六十年,你难道不从楼顶上下来和我们共饮一杯吗?”
  
  西门野话音落地,就见东面的楼窗“啪”地一声打开,一个瘦成了竹竿似的身影便落到了摘星楼中。
  
  莫君子和侯一龙立刻站了起来,司徒空空的大名他们早就如雷贯耳,他们想和此人结交,却苦于没有机缘。今日在摘星楼中相见,他们自然是不肯错过相识的机会。
  
  司徒空空先给西门野祝寿,接着对着莫君子和侯一龙抱拳说:“两位老弟,哥哥来晚了,我先罚酒三杯吧!”
  
  司徒空空三杯酒下肚,四个人再分宾主落座,他们互相客气几句后,场面就一下子冷清了起来。莫、侯和司徒三个巨贼初次相见,彼此提防,故此谁也不想先说话。
  
  西门野呵呵一笑说:“文人相聚,赏月吟诗,我们今天不妨也学他们一次,先从侯老弟开始,说一件你做过的案子,如果这件案子真是做得奇巧无比,我们就一人喝上一大杯!”
  
  西门野的提议刚一出口,莫君子和司徒空空就拍手喊好。侯一龙面对总瓢把子之命,哪敢不从,但他在开口讲话之前,先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布包来,打开布包,里面竟是一颗三圆不扁的珠子。这颗珠子,便是侯一龙送给西门野的寿礼。
  
  莫君子和司徒空空一见侯一龙拿这个不上档次的珠子作为寿礼,他们的眼睛里,都露出了轻蔑的神色。
  
  西门野一见到这颗珠子,他竟“嗖”地一声站起,惊呼道:“避尘珠,这是避尘珠呀!”
  
  2。各逞威风
  
  避尘珠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四大宝珠之一,剩下的三大宝珠分别是定风珠、绝火珠和分水珠。
  
  避尘珠据西门野所知,存世绝对不超过三颗。别说侯一龙将这颗珠子送给自己当寿礼,即使是盗来让自己看一眼,他这一辈子都算没有白活了。
  
  莫君子和司徒空空对望一眼,他自然不信这颗其貌不扬的珠子便是避尘珠。莫君子扮了一天的小厮,衣服上落满脏尘,他故意抖了抖衣服,令人惊奇的是,从他衣服上抖落的灰尘竟像雾气一样,从窗子的缝隙中“嗖”地一声飘走了。
  
  侯一龙得意地道:“这颗珠子准确来说,并不是我盗来的,而是原持珠人送给我的!”
  
  侯一龙在介绍他如何巧取宝珠的时候,故意隐去了时间、地点和人名,他说:“那个持珠人是一个豪富异常的官宦之人!”
  
  侯一龙为了行窃成功,竟在那个官宦之家中隐姓埋名,当了半年的仆人,最后他将这个官吏当年行贿朝臣的一本账册盗了出来。如果这本账册落到了官府手中,官府再将账册交给当今天子,那么朝廷上下,必将是血流成河,而这个当年的大贪官,必定要灭九族了。
  
  那个当年的官吏没有办法,他只能用极珍贵的避尘珠交换了那本账册。这就是侯一龙巧得宝珠的经过。
  
  西门野听侯一龙说完话,他举起酒杯道:“老弟真是万分聪明,能将避尘珠收为己有,这确实是人所不能,让我们一起干一杯吧!”
  
  莫君子、司徒空空和西门野将一杯石湖陈酿喝下,莫君子见西门野的目光望向了自己,就说道:“我给大家讲一个半年前的小事吧!”
  
  莫君子是个大盗不假,但他从来不偷死物,他窃的全是活物。
  
  鲁王爷府中金色羽毛的鹦鹉,角技楼中那只名叫蟹头将军的斗鸡,塞外神庙中能讲话会跳舞的灵猿,这都是他行窃的目标。半年前,莫君子听说江南某地出现了一条剧毒的乌铁腾蛇。他为了取得此蛇的蛇胆,便纵马去了江南。
  
  乌铁腾蛇是渤海蛇岛上的一种怪蛇,它周身乌黑,却生有两个肉翼,扇动肉翼,可在天上借风滑行二三十丈。江南这个大富之家,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家里就闹起了腾蛇之灾,这条剧毒的腾蛇一连咬死了七八个人,三位手段高超的猎蛇师,也是亡在了它的毒牙之下。
  
  莫君子自然不会妄逞英雄,去抓那条剧毒的腾蛇。他不远千里,来到了海南的蛇岛,向岛上的捕蛇人花高价买来了一条母腾蛇,然后回到江南,他将这条母腾蛇装到了铁笼子里,用这条母腾蛇为饵,将那条公腾蛇吸引了过来,公腾蛇入笼后,它就成了莫君子的“俘虏”。
  
  莫君子讲到这里,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个水晶的小瓶,这小瓶中便装着两只腾蛇胆泡的药酒。西门野看到这珍贵的双胆酒被莫君子当寿礼送给了自己,他兴奋得连连点头道:“好,好,这善解百毒的双胆酒可是太珍贵了!”
  
  西门野倒也大方,他打开双胆酒的瓶盖,然后将瓶中的酒液,分别倒在了桌子上的四只杯子中,屋内的四个人举杯饮酒,那清凉的酒液入喉后,立刻变成了四道滚烫的沸水,真令人奇经八脉中的真气都为之澎湃和加速。
  
  侯一龙连赞好酒,他推说身上燥热,便将摘星楼西面的楼窗打开了一扇。有清冷的夜风吹进楼来,摘星楼中立刻凉爽了不少。
  
  侯一龙和莫君子讲完了自己干的事情,司徒空空接着说道:“当着总瓢把子,咱不敢说假话,我做的是偷‘人’的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