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妈,亲一下

妈,亲一下

时间:2019-01-09 来源:admin 点击:

  这是妈住院的第一个晚上,病因是急性髓性白血病。
  
  陪伴在妈身边写些关于家庭的回忆,除了排遣我的愁绪和对妈的心疼,我更希望这份彼此陪伴的回忆能带给妈妈康复的力量。
  
  妈不会骑电动车,不会开汽车,只会骑学生时代就学会的自行车。记忆中,她骑的自行车从未新过,她踏轮子的时间比坐在椅垫上的时间要长。我上小学时,如果爸偷懒,妈就推自行车步行着送我们兄弟去学校。其实我们家离民生小学并不远,只有一公里左右,但妈就是不放心。
  
  那个时期的小孩子多半都很畏惧“在同学面前丢脸”,让父母接送上下学意味着自己被溺爱、不够成熟。所以妈妈推着我们越靠近学校,我就越怕被同学看见,简直是提心吊胆,我天天在靠近学校时从车座上溜下去。尽管别扭,但我很清楚妈的爱,所以从没大吼大叫斥退父母的温馨接送。而且,妈送我们到校门口时,我们会很自然地朝妈的脸颊亲一个:“妈妈再见。”我们亲亲道别。
  
  民生小学有3个校门,我们每个兄弟因为各差了2岁,所以离开妈的地点也不同。记得我刚上五年级不久,哥已上中学,弟又先进学校另一个门。那一天,妈独自送我到正门口时,嘱咐我几句就转身骑车要走。
  
  “妈,还没亲呢。”我愕然,有点儿不知所措。
  
  “长大了啦,不用亲,快进去。”妈说着,神色有点儿腼腆。
  
  我眼眶骤然一红,泪水模糊了视线,几乎要哭出来地走进学校。忽然,妈叫住了我,我眼泪汪汪地朝妈走去。“好啦,过来。”妈说,终于让我在她的脸颊上啄了两下。
  
  后来那个瞬间成为我记忆中最动人的一刻。
  
  一直以来我们都很庆幸没让妈失望,我们很清楚身为妈的骄傲,身上一定要有各自的光芒。我总是期待将来有什么大众文学奖等我去抢,站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时好好谢谢我妈。
  
  对于我后来立志专职写小说这件事,妈也给予近乎豪赌的尊重,并没有一直用世俗的职业观贬抑我、逆向激励我,或是过度担心我。我第一次投稿的小说就得了彰化县磺溪文学奖,次年再得一次。妈超高兴,认真地将小说看了一遍。妈总是这样,不管我写了多奇怪的题材,她都会戴起老花眼镜,若有所思地慢慢翻阅。
  
  什么导演来找我写剧本,什么制片来找我合作,大陆众多出版社来约书,小说人物要做公仔,受邀到哪里去演讲等,我都会用超欠扁的表情跟妈说,然后欣赏妈替我高兴的样子。
  
  因为妈是世界上唯一不会对我的热血成就感到羡慕或嫉妒的人。我想让妈深刻知道儿子与她之间的美好联系。一个作家的三元素——情感、灵感与动力,我的生命里,妈妈对我灌注的爱,三者兼具。
  
  经过4次化疗,妈终于出院了。
  
  白细胞每单位2400,血小板每单位6万,血红素8。4。三项数据加起来的意义,就使妈开心得手舞足蹈,我的这份疾病陪伴文学也到了尾声。
  
  由小说《功夫》(非周星驰版《功夫》)改编的电影合约已经正式签订,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牵着妈的手,走进盛大首映的电影院,走进我们共同的骄傲里。
  
  灯光一暗,那个曾缩在妈肚子里的孩子,登峰造极的人生开始了。
  
  妈,亲一下。
  
  再亲一下。
  
  然后,再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