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耳朵剿匪

[民间故事] 耳朵剿匪

时间:2019-01-10 来源:admin 点击:

  清朝嘉庆年间,郎溪县有位说书艺人叫郑奇,他不但说书的技艺高超,而且耳朵特别好使,不管什么声音,只要他用心听上一遍,便能模仿得恰到好处。这年三月,他骑着马,驮着大鼓、鼓架等说书的家什,来到泾县县城,在怡心茶馆里说起了书。
  
  一连说了一个多月,郑奇有些想家了,于是准备回到郎溪县。这天下午,他在怡心茶馆里说完了最后一场书,回到了客栈里,打算第二天便动身往家里赶,正在客房里歇息,忽然响起了几下敲门声,开门一看,门前站着一位陌生的汉子。那汉子说,他家住泾县樟树村,名叫邱二同,嗜好听书,今天从外县走亲戚归来,路过泾县县城,听说怡心茶馆里来了一位说书高手,便去听了一场。刚才,他来到这家客栈投宿,听说郑奇也住在这里,因此冒昧前来打扰,想请郑奇去喝几杯水酒,叙谈一番。
  
  听完邱二同的一番话,郑奇故作矜持了一小会儿,然后爽快地点了点头——其实,他也非常喜欢结交朋友,此时,有人邀请喝酒,哪有不去的道理?
  
  来到酒桌旁,两人吃喝了起来,并不时地扯东扯西,这一扯,两人竟扯出了一见如故的感觉,越扯越热乎。趁着酒劲上来了,邱二同大着舌头道:“郑……郑老弟,我们樟树村全村人都喜欢听书,你能不能屈尊一下,去我们村,为全村的老少爷们说几场书?”郑奇想都没想:“行,怎么不行?明天咱们便赶往樟树村,大不了过几天,我再动身赶回家中……”于是,第二天一早,邱、郑二人,骑上各自的马匹,往樟树村赶去。在路上,邱二同告诉郑奇说,樟树村地处大山深处,在那一带,常有土匪出没,让郑奇处处小心。
  
  樟树村位于泾县县城西南方向八十多里处,一个多时辰后,两人进了村子。听说村里来了一位说书先生,男女老少都一起来到邱家看稀罕。郑奇当即便在邱家门前的晒谷场上架起大鼓,亮开嗓子说起了书。他说的书刚一开头,樟树村人便全都惊呆了,一时间,晒谷场上鸦雀无声,直到他说完了一段,小歇一会儿时,叫好声才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郑奇一连在樟树村说了三天书,第四天早上,他抽空去村外的大道上观赏起景色来。他已与邱二同说好,今天在樟树村说完最后一场书后,明日一早,他便动身往郎溪县赶。不料,他正转悠着,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几条汉子,猛扑了上来,堵住了他的嘴、蒙住了他的眼,把他绑了起来,接着,他被抬上了一匹马。
  
  几位汉子骑上马,然后牵着驮着郑奇的那匹马,跑了起来。郑奇明白,他遇上了土匪,于是,他立即稳住心神,倾耳听了起来……
  
  一路颠簸,郑奇终于被扶下了马。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土匪带到了目的地,只是,他不明白,土匪为何要绑架他这个穷说书的?
  
  堵在郑奇口中的布团、蒙在他眼上的布条,都被取走了,接着,他被松了绑。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偷偷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大山之上,山上有几大排房屋,周围围着一圈高高的木栅栏。他顿时意识到:这里肯定是土匪的山寨!我进了土匪窝,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正胡思亂想着,郑奇被带入了一个大厅之中。大厅的正上方,摆放着一张虎皮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威风凛凛的大汉。一个喽啰模样的男子大声道:“说书的,赶快见过我们大当家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郑奇急忙冲着坐在虎皮椅上的大汉深施了一礼。大当家的道:“郑奇,我听说你说书的本事不小,本大当家的非常喜欢听书,你说上一段,给我听听看。”郑奇这才明白,原来土匪们把他绑上山寨,是因为他们的大当家的要听书。
  
  原来,这伙土匪中的一个喽啰,两天前下山踩点,路过樟树村时,正赶上郑奇说书,便悄悄挤进人群,听了一段,叹为观止。昨天,他回到山寨,忍不住向别的喽啰说起了此事,当天就被传到大当家的耳朵里去了。这大当家的也非常喜欢听书,于是,他派出几名喽啰,将郑奇绑上了山寨。
  
  一个喽啰抱来了一面大鼓,郑奇赶忙说了起来,并且说得特别卖力。他是这样设想的:既然大当家的要听书,那么,我就必须说得卖力,也许他听得一高兴,便会放我下山。到那时,我立刻骑马回家,永远也不在泾县一带露面了!
  
  大当家的眯缝着眼,听了起来。刚开始时,他的神情显得很不在意,听了几句后,他半睁开了眼;又听了几句后,他竟瞪大了眼,一副非常吃惊而又非常受用的样子,人也正襟危坐起来。
  
  郑奇一口气说了半个多时辰,大当家的这才意犹未尽地做了一个手势,示意郑奇停了下来。大当家的道:“郑奇,你说得太好了!你就留在我的山寨里吧,留一辈子,这样,我就随时能听到你说的书了!”郑奇听了这话,顿时后悔不已,心说:早知道这大当家的,要让我留在山寨里过一辈子,我就不但不卖力说书,而且还要说得一塌糊涂,那样,他便不喜欢听我说书,而要赶我下山了,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郑奇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那面大鼓也被搬了进来。从那天开始,郑奇便无可奈何地在山寨里待了下来,大当家的何时要听书,便要他何时说,有几回深更半夜,大当家的要听书,也派喽啰把他从被窝里叫了起来。
  
  转眼,日子过去了十天。第十一天晚上,郑奇待在房间里正胡思乱想着,忽然,他感到眼前一亮,于是,他立即紧紧地插上门栓,伏案又写又画起来——那些笔墨纸砚,是大当家的为了让他编写要说的书,才让喽啰给他备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