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有爱的婚姻不贫穷

有爱的婚姻不贫穷

时间:2019-01-11 来源:admin 点击:

  千挑万选倒追来的老公
  
  从小到大,我一直以学习好、形象佳著称,大学毕业后,我过五关斩六将,考到市里一家事业单位上班。
  
  到了适婚年龄,家里托亲戚朋友给我物色的相亲对象不是公务员就是高级白领,个个出类拔萃,我却一个都看不上。老妈总说我眼高手低,其实不是我挑剔,那些男孩要么“矮矬丑”,形象差;要么兜里有几个钱,对待感情不认真。
  
  转眼间,我已经28岁“高龄”,终身大事还没有着落。我不由自主地降低了要求,我得在30岁之前把自己成功地嫁出去。我开始留意周围业务单位的男孩,可是那些我中意的男孩要么有女朋友,要么有老婆,弄得我灰头土脸。
  
  林峰是我同事的老乡,180厘米的身高,相貌堂堂,他经常到我们单位玩,我们老早就认识。他的家乡盛产小枣,有一年秋天,我还和同事、林峰回他们的家乡采摘小枣,到过林峰家里。林峰的父母欢喜得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他们以为我是林峰的女朋友。其实那时候我和林峰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加了林峰的QQ和微信,两个人经常在网络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聊着聊着就聊成了朋友。私下里接触了几次,我发现林峰不同于我以前认识的那些男孩,在感情上,他有些闷骚,有些笨拙。
  
  我综合利弊,确定林峰是做老公的不二人选。尽管他不擅长甜言蜜语,不懂得讨女孩子欢心,可是他高大帅气,老实憨厚,带出去有面,搁在家里放心。尽管林峰是个普通工人,但我有信心把这支“潜力股”打造成“绩优股”。
  
  我和林峰都老大不小了,确定恋爱关系后不久,我们就拜见了双方的父母。乡下的公公婆婆乐得合不拢嘴。姻缘这种事真是千转百回,几年前,我到他家中做客,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他家的媳妇!那年秋天,我们兴致勃勃地去一家新开业的影楼拍了一套婚纱照,回他的老家举办了隆重的婚礼。
  
  望夫成龙打造优质老公
  
  林峰的确是个顾家的男人,婚后,他把工资卡交给了我,由我全权安排家里的大小开支。可是即便这样,我们的日子过得也不富裕。
  
  除了在穿着打扮上讲究,我没什么烧钱的嗜好,可是嫁给林峰后,我只能在商场换季打折的时候去Shopping。
  
  生活的压力大,我和林峰过了几年“丁克”生活,我成天给他吹枕边风,督促他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林峰在车间干活,工资少,接触的人都是大老粗,我托关系送礼,把他从车间调到了办公室,整理资料。
  
  没想到,科室的工作,林峰做不来,他勉为其难地在办公室待了三个月,就自做主张打申请回了车间。我气得不知说什么好,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我这么劳心费力,他却不珍惜机会。
  
  我不死心,我们是穷二代没关系,至少得有当富一代的心气。林峰休班的时候,我让他跟我一起去跑业务,林峰跟着我跑了几天,一无所获,立马如泄了气的皮球,再也不肯跟我出去。我恨铁不成钢,心想:我一个女人都不怕抛头露面,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拉不下面子的。
  
  这不行那不行,我又拉上林峰,傍晚下了班,跟我去夜市上练摊,卖手机挂件、女生饰品之类。干个体,林峰也不在行,他不会吆喝,不会招揽顾客,连去批发市场进货都被人家骗。
  
  林峰不会“来事”,不是走仕途的材料;又没有经济头脑,不会开源,没有赚大钱的欲望。我苦恼不已,身高不能当卡刷,帅气不能当饭吃,我这才发现嫁给帅哥的后果很严重,直接影響了我的生活品质。
  
  千辛万苦弄来一套福利房
  
  婚后,我们在外面租了两年房子,林峰的单位已经在筹建福利房,乡下的公公婆婆也准备上了给我们付首付的钱。
  
  林峰大学毕业后就到这家国企上班,虽然工龄不短,但一直在车间工作,资历浅。国企的职工福利房都是论资排辈,按韩峰的级别,我们只能分到一套两居的二手房。刚开始,我也没打新房的主意。
  
  一次,林峰说起他单位负责分房的女处长,恰好和我姨父认识。我不由得动起了脑筋,和林峰商量:“将来我们肯定要有孩子,爸妈早晚要搬来和我们一起同住,不如一步到位,要一套大房子,省得以后还得二次置业。”林峰不敢相信地望着我:“老婆,这事你也能办到?我可没把握。”我胸有成竹地说:“事在人为,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我托姨父打通了环节,约出那位女处长一起吃了顿便饭。
  
  那位女处长姓陈,精明能干,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和我气场吻合,是我非常欣赏的一类女人。陈处长喜欢运动,喜欢美容,我投其所好,一有时间就陪她到体育场打网球,到美容院做SPA。没有多长时间,我和陈处长就称姐道妹。
  
  陈姐的老公常年驻外,她一个人既忙工作又带孩子,她的儿子正上幼儿园大班,陈姐晚上加班的时候经常顾不上接儿子放学。我和林峰都是正常班,我主动请缨帮陈姐接儿子放学。一次,陈姐的儿子生病住院,陈姐恰好被单位派去外地出差,我和林峰轮流在医院陪护了一周。陈姐回来后,激动地握着我的手:“妹子,我不说感谢的话了,你放心,我能帮林峰的一定会尽力。”
  
  有了我的“太太外交”,在公司里,陈姐简直把林峰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般照应,我们顺理成章地拿到了一套150平方米三室两厅的新房。
  
  有爱的婚姻不贫穷
  
  女儿上幼儿园后,生活的压力不减反增,单位搬到了开发区,我每天晚上又都是夜班,骑电动车上下班不安全,天天打的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我早就考了驾照,非常渴望有一部自己的私家车,哪怕是一辆小排量的经济型桥车。
  
  林峰给我出主意:“你可以搭单位同事的私家车,咱们给人家分担一半油钱。”我撇撇嘴,不屑一顾。
  
  为了早日实现买车梦,除了在经济上对林峰严密封锁,我对林峰极尽挑剔之词,动辄拿他与别人的老公对比。林峰总说我太强势,一言堂。我打击他:你若有本事,我也做个在家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林峰不言语了。吵嘴,他永远都不是我的对手。
  
  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在单位已经升到了管理层,薪水也直线上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不但掌控着家里的财政大权,也掌控着林峰和女儿的生活。林峰变得越来越沉默,看我的眼神越来越陌生。
  
  那段时间,林峰突然变得忙碌起来,我晚上到家了,他还没有下班。一天夜里,我在熟睡中接到他同事的电话,说林峰上夜班抢修机器,摔伤了腿,被送进了医院。我放下电话就往医院里跑,一路上泪水狂奔,当我看到林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我的心一阵绞痛。
  
  林峰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向我道歉:“老婆,对不起,我想多赚些加班费,给你凑买车钱的,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我握住他的手,悔不当初。
  
  人到中年,我们上有老下有小,肩负着父母、孩子、房子三座大山,活生生被逼成生活的奴隶。作为家庭的顶梁柱,林峰承受的压力超出我的想象,我还不依不饶地给他施压,真是枉为他的枕边人!夫妻之间最要紧的是得心应手,取长补短,他不成龙,我可以成凤,我又何必如此苛求他,把他逼到这般田地。
  
  话说回来,林峰虽然没有本事,但他对我一心一意,结婚这些年,凡是我看上的衣服,喜欢的发型,回家和他商量,他从来都是一口应允;他不嫖不赌不进夜场,不舍得给自己添一双新鞋子,添一件新衣服,我的喜好就是他的喜好。
  
  我们家的日子虽然没有达到小康水平,却有房住,有饭吃,有衣穿,一家老小健康平安,难道这不是人生最大的财富吗?世上没有贫穷的婚姻,只要我们的心里装得满满的都是爱,我们的婚姻再贫穷都会变得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