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情遗北市场

[传奇故事] 情遗北市场

时间:2019-01-23 来源:admin 点击:

  1。爱上戏子
  
  “北市场,杂巴地,上承皇天,下接地气。”这话说的是当年奉天,也就是现今沈阳的北市场热闹的气氛。这北市场如同北京的天桥、天津的三不管、上海的城隍庙、南京的夫子庙一般,五行八作,商场演艺,小吃杂物,什么都有,名声在东北那可是罡罡的。
  
  话说1927年的冬天,天气是出奇地冷,呵一口气,就能立马结成冰串子。可是在北市场的“四海升平茶社”,却是另一番景象,场子里热得能够光膀子,有的还摇起了扇子。搭眼一看,嚯,场子里二百多个座位是座无虚席,有的一个位子上还坐着两个,甚至三个人。为吗这么热闹?原来是一炮打红的小金绫子在唱大口落子(评剧)《杨三姐告状》。自打东北对评剧开禁以后,这评剧就超过了流传多年的二人转,特别是成兆才根据真人真事写成的《杨三姐告状》,一开演,就受到空前的欢迎。甚至张大帅张作霖也连看了三场,边看边赞道:“妈拉个巴子的,要是在我这疙瘩,我他妈不枪毙高占英,我要凌迟了他奶奶的!”
  
  今天,随着小金绫子唱一句,台下就立马响起一片掌声叫好声。这叫什么:捧角儿!今天捧角儿的不是别人,是张大帅的警卫营副营长马大炮。这马大炮真名叫马月山,长的是高高大大,白白净净,一表人才,人送外号马大炮,不仅是说他性格豪爽,而且有一手好枪法。自打小金绫子到了奉天,在北市场一亮相,他一眼就喜欢上了。可是,盯上小金绫子的不止一人呀,有不少东北军的师长旅长也派手下把请帖直送到后台,要小金绫子演出后去赴宴。这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只要赴了宴,就得陪睡!但,这小金绫子也是个刚烈性子,就是不接帖子。十有八九,刚刚演出结束,那些马弁奔到后台,却连小金绫子的影子都看不到,人呢?没卸妆从后门就溜了。
  
  时间长了,那些师长旅长就对小金绫子失去了兴趣。也是,北市场的平康里就有妓院一百四十多家,漂亮风骚的女人海了去了,何必对一个戏子费这么大劲儿呢?
  
  但是,马大炮却是犯了倔,非要把这小金绫子搞上手不行。他是见天不落地亲自到后台送请帖,虽然总也见不到小金绫子,但是他大有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架势。
  
  这天,马大炮又是扑了空。他扫兴地刚走出茶社,就被一人拦住了。那人笑着说:“马爷,赏个脸,请借一步说话!”
  
  马大炮一看,是这北市场有名的混混儿头儿崔黑子。他不由皱了皱眉,问:“你怎么知道我姓马?”
  
  “哟喝,您的大名谁不知道。张大帅的五姨太在咱这北市场买下了房,您不是见天地陪着大帅到这儿来吗?”
  
  马大炮一愣,心说:你们摸得真清呀。他又细扫了一眼崔黑子,一抬脚,随他进了一家路边的清茶社。
  
  那崔黑子是开门见山,他挤咕挤咕眼,说:“马爷,您不是想小金绫子吗?这事儿,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马大炮冷笑了一下:“你……”
  
  “对,五天后,不见响儿,您扇我的嘴巴!”
  
  “你要多少钱?”
  
  “钱?”崔黑子脸上的肉抖了抖,说:“我是一分不要,白送给爷玩!”
  
  “哈哈哈,天底下哪有这等便宜!说,你图的什么?”说着,马大炮抄出手枪,“砰”地摔在桌子上。
  
  那崔黑子并不慌,说:“我是想高攀一步,靠着马爷,靠着大帅混碗饭吃。只不过,要办成这事儿,还得要马爷容忍一下小的……”
  
  这事说过,马大炮并没有往心里去。心说:就你,顶破天也就是北市场一个混混头头儿,有多大能耐?可是第二天,当小金绫子正唱到关键时刻时,突然有人大喊:“停!停停!”随着话音,崔黑子一个箭步跳上了台子,鼓着腮帮子吹开了哨子,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念道:“大帅手谕:查近来共产党在我东北一带活动频繁,各公共场所要随时查问可疑人员,严防共党分子蛊惑人心,搅乱我大好局面。凡发现……”
  
  马大炮开始一愣,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中暗暗佩服崔黑子。行,有点歪门邪道。他知道,就是没小金绫子这回事,这时候,谁敢不让他宣读大帅的手谕呀?
  
  崔黑子折腾了好一会儿,这戏才重新开始。但是,没演半袋烟的工夫,崔黑子又跳上了戏台,又是宣读张大帅的手谕。就这样,一场好好的戏,让崔黑子折腾得七零八碎,可是谁也不敢吱声放屁。
  
  第二天,崔黑子又是如此这样地宣读,把个化好妆的小金绫子干干地晾在台口,文武场也是鸦雀无声。谁都明白,再这样下去,这戏就没法唱了。人们就看到,当崔黑子宣读完,要跳下戏台时,那小金绫子悄悄地对崔黑子嘀咕了一句什么。大家都认为,一定是在骂他八辈祖宗,可马大炮却从崔黑子嘴角咧过的一丝笑中感到:有戏!
  
  戏散了。马大炮正要奔后台,却被崔黑子拦住了。崔黑子看看前后左右没有人,轻声地说:“马爷,半个小时后,去老边饺子馆!”
  
  “我不饿。”
  
  “哎呀,你不是想吃那小金……”
  
  马大炮恍然大悟,立时,心中泛起一股说不出的喜悦。他看看偌大的北市场,突然感到是那么生疏起来。他信马由缰地从这边走到那边,就似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以打发这半个小时的时间。他这才看到,北市场是如此繁荣。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马大炮一个箭步蹿进老边饺子馆,门口立时响起:“马爷到,楼上请!”就有人把马大炮领进了一个包间。一进去,马大炮就看到那日思夜想的小金绫子正坐在桌子后面,低头不语,一副孤独无助风情万种的样子。崔黑子早站起来,迎上前,把马大炮按在小金绫子身边坐下,然后对小金绫子说:“马爷早对你情有独钟,你就跟了马爷吧,这年头,有人罩着你,吃香的,喝辣的,多美呀!”
  
  小金绫子扫了马大炮一眼,似有所动,微微地点了下头。
  
  自那后,这小金绫子就与马大炮好上了。这个马大炮虽然也是个纨绔子弟,可是他却对小金绫子动了真情。这小金绫子不仅模样俊美,嗓音动听,而且对一些民间风俗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把个马大炮弄得美得不能再美。马大炮认准了小金绫子,此生此世,就她一个相好的了。他就决定要明媒正娶小金绫子!小金绫子听后十分感动,哭着说:“奴家此生一定侍候好先生!”
  
  马大炮也真算个爷们儿,说到做到,第二天就赶回家中,要对父母说起这事儿。谁知还没有张口,他父亲马掌柜先说道:“过了年,你就成家吧!”
  
  “是。”马大炮暗自琢磨:怎么,父亲听说了我和小金绫子的事儿,同意了?谁知父亲说出的女方不是小金绫子,而是一个叫王佩瑶的人。
  
  2。洞房惊变
  
  这个王佩瑶,马大炮并不陌生,因为打小就认识。王佩瑶的父亲和马大炮的父亲都是北市场鼎鼎有名的绸缎商,两家店铺只隔着三条街。马大炮和王佩瑶是小学同学,他是眼看着王佩瑶从一个黄毛丫头长成了楚楚动人的大姑娘。可是他的心中从来没有对她产生过一丝男女之情。这时,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王妹妹”,他自然不能接受,况且他现在正与小金绫子在蜜月里呢。
  
  可是,马掌柜的家教甚严。他就马大炮这个独生子,虽然爱,但是他决不允许儿子不听他的,尤其在婚姻大事上。当马掌柜听了儿子和小金绫子的事后,只说了一句:“玩玩戏子也就是了,怎能当真?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马家不可能让一个下九流踏入祖祠的!”
  
  任凭马大炮怎么把小金绫子描绘成一朵花,可是马掌柜根本不听,而且下了死命令:正月十六,王佩瑶过门!
  
  马大炮知道回天无力,就想和小金绫子来个私奔。有此主意后,马大炮倒坦然了,他脸上不漏,而且谈笑风生,马掌柜说什么,他应和什么。马大炮做好一切准备,决定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就这时,门帘一挑,走进一个人来,此人全副武装,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马弁。马大炮一惊,因为来人是他的顶头上司王旅长。那王旅长对手下一呶嘴,两个马弁二话不说,三下五除二,就把马大炮的枪给下了。马大炮一惊,一身冷汗立即湿遍上下。他知道,在大帅手下干活,就如同和老虎相随,说不定哪会儿惹大帅不高兴,大帅不说什么,就能让你的脑袋立马搬家。
  
  “王、王旅长,我、我——?”
  
  那王旅长微微一笑,说:“马月山,在你和我堂妹拜堂之前,暂停你的公务!”
  
  “你的堂妹?”
  
  “王佩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