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等到你, 就等不了别人了

等到你, 就等不了别人了

时间:2019-01-29 来源:admin 点击:

  二月,莫生和小柔坐在咖啡馆里。
  
  小柔穿着黑色的风衣,黑色的直筒长裤,莫生以前从未见过她穿黑色。小柔喜欢红色,也适合红色,总是一身红。
  
  莫生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小柔,她穿着红色的双层摆雪纺连衣裙,美得不可方物,艳得不可思议。他觉得她像火又像玫瑰。只一眼,便爱上了她。
  
  今天的小柔一副白领丽人打扮,看起来稳重而干练。午后的咖啡馆,放着幽幽的老歌,莫生给自己点了杯摩卡,帮小柔点了杯她爱喝的卡布奇诺。服务生将咖啡端上来之后,小柔却非要跟他换杯,她说她更爱喝冒着气泡的热摩卡。
  
  莫生迷惘地看着小柔,觉得今天的她和平时不太一样。他跟小柔东扯西拉地聊天,用笔记本上网看新闻,打游戏。
  
  窗外的日光一层层地暗淡下去,咖啡杯空了,他们决定换个地方吃夜宵。
  
  去了西餐厅,点了黑椒牛柳炒意粉、鹅肝排、核桃鸡汤、田园蔬菜沙拉,还有上好的法国红酒。莫生不胜酒力,很快醉意酣然。小柔喝得痛快淋漓。有酒量的女人,多半不是简单的女人。
  
  夜已深,夜空飘着雪。
  
  站在马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小柔把手蜷进莫生的手里取暖,还唱起歌:“喝酒的伴,一起看电影的伴,早午晚餐的那个伴,我的生活,只差那个人就美满。”她唱到哽咽,他听到哽咽。
  
  车来了,她抱了抱他,说再见。车起动,她摇开车窗,大声喊:“谢谢你,给我半天美满。”
  
  三月,小柔穿着粉色的毛衣连衣裙,彩色的长筒袜,甜美又可爱。莫生和小柔去了欢乐谷,玩了很多惊险的游乐项目,还在四维影院看了《海绵宝宝》。说再见时,莫生买了一对情侣蚂蚁公仔,把名叫欢欢的送给自己,把名叫乐乐的送给小柔。
  
  四月,莫生和穿着珍珠色香奈尔套装的小柔,去了杜莎夫人蜡像馆。
  
  五月,莫生和穿着米色镂空花朵开衫、小脚铅笔裤的小柔,去森林公园吃烧烤。
  
  六月,莫生和穿着浅灰色亚麻裙的小柔,去钱柜唱歌。
  
  七月,莫生和穿着白色长款吊带背心、绿色哈伦裤的小柔,去崇明岛看日出。
  
  八月,小柔穿着红色的枣核形真丝连衣裙,红是莫生熟悉的红,像火又像玫瑰。他们去了电影主题酒吧,酒吧坐落在长宁区,每晚7点到9点准时播放一部电影。
  
  八月的主题是迟到,他们看了电影《别动》,一个俗套的婚外恋故事。“小三”对她爱的已婚男人说:“不要离开我,你可以一个月来看我一次,一年来看我一次,只要你不离开我。”她爱他,可是她出现在他生命里的时候,他已经是别的女人的丈夫。迟到让她得不到,而得不到是她爱情的结局。
  
  看到这里,莫生哭了,发现小柔也在哭。她靠在红色卡座里,泪水成线,没有声音,可是撕心裂肺。莫生很想拥抱小柔,很多话,很想跟她说一说。关于迟到,关于所有失败的“小三”都会走向的结局——得不到。
  
  小柔却突然伸出手指,拂去他脸颊上的泪,问他:“莫生,你和小柔始终没有牵手旅行吧?”
  
  “嗯。”
  
  “我们去凤凰好不好?”
  
  “好。”
  
  九月,莫生和小柔牵手旅行。
  
  凤凰,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淡描浓抹总相宜。南方长城,田家祠堂,沱江泛舟,还有街边小吃店的苗家酸鱼、土家腊肉、血杷鸭、甜米酒……
  
  夜晚回客栈,走在石板路上,莫生很自然地揽过小柔的肩,而小柔很自然地倾斜着身体,靠在他的胸膛上。
  
  他们开了一间房,没有做爱,只是睡在了一起,睡在一起的感觉甚好。他侧身搂着她的腰,下巴抵着她的头。她躺在他的胳膊弯里,搂着他的脖子。他们的腿交缠在一起,他抱着她,也被她抱着,紧紧地贴着彼此的身体。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及心跳声,与她的融为了一体。
  
  爱,就是我把你抱着,你也把我抱着,无限贴近,无比亲密。
  
  第二天早晨,莫生睁开眼睛,看到小柔和阳光都在,他觉得很快乐。3年了,这是他一直想要的美好。他用手背摩挲着小柔的脸,小柔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他。他说早安,她莞尔而笑。她亲吻他的额头、眼睛、嘴唇。她的吻,湿、热、甜,就像一朵同时沾住水露和阳光的玫瑰,花瓣微启,闪出光芒,吐出芬芳,将他裹挟。他感到内心涌出一股难言的温情,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早晨。
  
  十月,莫生和小柔住在了一起。
  
  莫生希望每天早晨睁开眼睛,看到小柔和阳光都在。小柔搬进了莫生的两居室,带来一整套不锈钢厨具。它们散发着温良的光泽,让莫生的厨房变得精致而漂亮。
  
  小柔精通各种菜系,还会做很多甜品点心,莫生从没见过比她更热爱厨房的女人。他喜欢她身上的家常气息,喜欢她站在厨房里,舞动着铲子,拿着棉柔抹布擦拭烹具和灶台。
  
  她做饭,她装饰和清洁房间,她手洗他丢进洗衣机里的脏衣服、袜子,她拉窗帘关窗帘对他说早安、晚安,她周末和他一起缩在床上吃零食看美剧……她的陪伴,让他的生活美满。
  
  小柔,他的宝贝,他的爱。小柔,只要念及这个名字,他都会心如鹿撞,心花怒放。
  
  十一月,小柔生日。
  
  莫生记得小柔是天蝎座,于是他买了一条红宝石手链送她,带她去吃烛光晚餐,给她唱生日歌。小柔吹蜡烛,许愿,眼里噙着感动的泪。
  
  一个戴眼镜的女人走过来,热络地跟小柔打招呼:“嗨,恩淑,好久不见。”她们聊了很久,莫生始终呆呆地坐在那里。
  
  女人离开后,莫生问:“她为什么叫你恩淑?”
  
  小柔沉吟了一下:“因为我就叫恩淑。”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3年前,莫生遇到一个叫小柔的女孩,通过网络。莫生对小柔一见钟情,可她是有丈夫的,所以他只能做“小三”。小柔的丈夫每个月都要出一次差,每一次丈夫出差,小柔都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来到莫生的家,午夜前准时离开,给他一个吻,告诉他她的真爱是他。
  
  莫生相信小柔,痴痴地等她3年,以为她终会离开丈夫转投他的怀抱,变成专属于他的花朵。可是,小柔突然一声不响地消失了。后来他才知道,她丈夫得到移民的机会,她随丈夫去了法国。
  
  那是一月,寒冷的一月。莫生不上班,请了病假,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盯着QQ上小柔的头像,抽烟,发呆。头像不亮,黑着,永远地黑了。
  
  二月,莫生查找出所有名字叫小柔的女人,一个个加她们为好友。加了几百个小柔后,他点击那些亮着的头像。
  
  他说:“小柔,来。”
  
  有人问他:“去做什么?”
  
  他说:“去做你答应过我,却一直没有和我做过的事——在明亮的地方喝咖啡,面对面坐着享用早午晚餐,手牵着手坐摩天轮、看电影、旅行……小柔,来,和我一起,去做那些恋人们都会做的事。”
  
  就这样,每个月,莫生都会和一个小柔见面。他从来不知道,城市里有那么多孤单伤心的人。
  
  第一个小柔,是个标准的“必剩客”,高学历、高收入、事业成功,唯独缺一个能让她感情美满的伴;
  
  第二个小柔,是个刚失恋的大学生,她青梅竹马的男友移情于一个富家千金……
  
  第8个小柔,就是恩淑。
  
  在认识莫生之前,她和莫生一样,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她爱的男人,是她的哲学教授,教授对她保证,和妻子离婚是早晚的事。教授给她租了公寓,他每周过来两三次,把给她的零用钱放在床头柜上。
  
  大多数时间,她一个人待在公寓里,百无聊赖。她学得了一手好厨艺,她知道教授热爱美食,而他妻子不会做饭。她妄想抓住他的胃,同时抓住他的心。可是教授很快又有了新欢,也是他的学生。她掴了薄情郎两耳光,离开。
  
  她偶然发现了莫生的博客。他们都拥有过一段不堪的感情,都以失败收场。她渴望认识他,只有相互取暖才能治疗孤单。她申请了一个QQ号,成为第一个主动加他的小柔,等待他和自己说话。终于,他点击了她的头像。
  
  十二月,恩淑在厨房做饭,莫生跑进来站在她身后。
  
  她温柔地问他要吃什么。他看着她,忽然叫了声:“恩淑。”
  
  她愣住,骤觉心酸且疼,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真正的名字。
  
  “恩淑……”他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然后抱住她,吻她柔软的脸颊。“嗯……”她答应着。
  
  窗外大雪纷飞,他们饱含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