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糊涂一点做母亲

糊涂一点做母亲

时间:2019-01-31 来源:admin 点击:

  从我十三四岁开始,这个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我说了算。
  
  我与母亲相依为命,相貌有八成相似,性格却大相径庭。她刚强耿直,喜恶溢于言表,我却圆滑稳重,从不冲动。每每她义愤填膺,我倒是那個慢悠悠地丢出一句“现实就是这样,你今天才知道啊”的人。母亲非但不是虎妈,她甚至没有长辈的权威,不仅择偶再婚的大事要请我“过目”,街坊间的芝麻小事也要向我咨询一二。至于我的人生大事,她帮不上忙,也从不掺和。上大学那天,她把我送到宿舍门口,挥挥手就走了。毕业以后,我每隔半个月乘火车回去一趟。平日里两个人各过各的,我自己带孩子。
  
  女儿刚出生时,我有一段日子过得很艰难。从不查岗的妈妈隐约感觉到了,在电话里问:“要不要我过来?”
  
  我怀里抱着女儿,用肩膀夹着手机,眼泪全部流到屏幕上。我咬着牙说:“没事,你别来。”
  
  她神经粗得很,以为我嫌弃她,还为此不高兴了好些天。后来我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啊,不用像别人那样天天带孙子。”她嗤了一声:“我又不欠你的。”
  
  2013年的夏天,我俩在广州酒家吃早茶。我说:“妈妈,我想去美国读书。”
  
  她停下筷子看着我,问:“孩子们怎么办?”“带着一起去,”我说,“你能不能帮我。”她眼睛也没眨一下,点点头说:“可以。”
  
  搬进曼哈顿的那个晚上,家具还没装好,我们四个人站着吃了一盘饺子。她从碗里夹过一只给我,摸着外孙女的头发,眼睛却看着我。昏暗的灯光里,妈妈的目光果敢、坚毅、温柔。
  
  妈妈以前没来过纽约,听不懂英语。她送孩子们上学,有洋人走过来指手画脚,嘴里叽里呱啦,妈妈一个字也听不明白。妈妈去买洗碗液,却提回来一罐洁厕精,想去退货却又不敢,在超市门口直打转。她最害怕纽约的地铁,总是坐反方向;有时慢车变了快车,“呼”地一下就过了站,她不知被带到了哪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虽然嘴上逞强不说,这些小事却让她尊严受损。她心里时时彷徨,夜间辗转反侧,不知自己能否坚持下来。
  
  我的妈妈无权无势,不能为我安排工作,没有人脉为我铺路,也没有财富供我为所欲为,但她的爱是很奢侈的。她没有把女儿变成离婚的价码,没有因为夫妻恩怨就割断父女血肉之间的联系。
  
  母亲常说,离家远一点没什么不好的,外面的世界大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