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他吻过的地方开出了一朵花

他吻过的地方开出了一朵花

时间:2019-02-02 来源:admin 点击:

  她对这样的男孩失去了信任
  
  要把未来都寄托在江潮的身上。这是丁喜丽18岁时的壮志豪言,如今,那句誓言言犹在耳,可江潮却早早地跑路了。
  
  那时候,丁喜丽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做策划,每天负责点餐。那天,来送餐的人是谢敏辉。办公室里的人都看出来,他是借着送餐的名义追求丁喜丽。
  
  丁喜丽的心动了动,但很快又让自己平静下来,在她看来,谢敏辉只是个成了年、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当初,她就是陪着江潮从这样的男孩子长成男人,再被抛弃。她对这样年轻的男孩已经失去了信任。
  
  “我不会喜欢你的。”她对谢敏辉开门见山地说。谢敏辉的神色慌了慌,他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意已经被发现,她还在朗朗乾坤之下拒绝了他还没说出口的表白。
  
  “因为你不肯再信任一个20岁男孩的喜欢。”谢敏辉一语戳破,丁喜丽愣住了,她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一点也不像当年痞子样的江潮。
  
  谢敏辉走之前撂下一句:“我是比你小4岁,但这不代表我不靠谱,既然被你知道了,那就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让我证明20岁的男孩也值得爱。”
  
  丁喜丽一怔,看着眼前的大男孩,虽有些年少的轻狂,但目光却那么炙热,她险些就要沉醉在那样的目光里了。只是她刚经历江潮的背叛,还不想谈爱情。所以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有一团火,烧得她脸都烫了
  
  有一天,谢敏辉突然打来电话,丁喜丽条件反射地接听。他说他在楼下,想见她一面。她也不知道怎么就下了楼。
  
  谢敏辉看见她眼睛都亮了,两人并肩绕着小区走了两圈。他们并没有说什么话,气氛有些尴尬,也有些暧昧。接下来每天晚上谢敏辉都会来找丁喜丽,这样一个月后,丁喜丽已经完全清楚了自己对谢敏辉的感觉,她想姐弟恋也许可以试试。
  
  深圳春天的夜晚,像是被西伯利亚南下的寒冷入侵,冷得人牙齿打颤,谢敏辉的手搭在丁喜丽的肩上,她顿时觉得肩上像是生出一团火,烧得她脸都烫了。
  
  谢敏辉告诉丁喜丽,他要去日本学料理了。丁喜丽肩上的火灭了,谢敏辉突然停下,直勾勾看着她,在她毫无防备之下,啄了一下她的脸。
  
  丁喜丽恼羞成怒啐了他一口,但被他吻过的地方却像是长出了一朵春天的花,那一刻谢敏辉在她眼里,终于不再是个20岁的男孩,而是一个发着光亮的男人了。
  
  谢敏辉去日本以后,仍然会经常打电话给丁喜丽,但是她10个电话会错过7个,再打过去不是没人接,就是暂时无法接通。渐渐地,丁喜丽手机上的未接来电越来越少了。看来他终究是要成为她记忆里的一枚冰花,随着时间融化在春天里了。
  
  公司跟电视台合作一档节目,丁喜丽作为工作人员参加,最后一个环节是观众跟情感作家提问。话筒不知怎么就递到了丁喜丽的手里,镜头对向她,她握着话筒慌乱之中想起的第一个人是谢敏辉。
  
  她问那位知名的女作家,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一个比自己小4岁,并且毫无经验的男孩,但是他去了国外,她应该如何对待这份感情。
  
  作家说,爱情之中根本就没有经验之谈,即使跟同一个人恋爱两次也会有不同的结果。确定爱的话就要去爱,想等的话就等,一切听从自己的内心。
  
  其实,丁喜丽比谁都清楚自己对谢敏辉的感情,那么多失眠的夜晚,脑海中浮现的也只有他的脸。她不是真的介意年龄,她只是怕一心等到谢敏辉回来,他还是会变成另一个江潮。
  
  最朴实无华的浪漫,是陪伴
  
  冬天的时候,丁喜丽晋升部门副经理。那天中午她正埋头写策划,有人来问她中午吃什么。
  
  “饺子。”她没抬头。
  
  “现在不吃川菜了吗?”
  
  丁喜丽不耐烦地抬起头,旋即怔住了。谢敏辉直直地站在她跟前。
  
  这突如其来的久别重逢,让她的心像是浪潮翻涌,眼泪差点就要夺眶而出。
  
  谢敏辉说他在网上看到了一档女作家情感问答的节目,然后一个人笑到嘴角抽筋,他原本打算结束夏天的课程就回国找她,但是没想到中途出了些状况,手机和证件都丢了,一直联系不上她,所以现在才回来。
  
  谢敏辉还说,他刚去日本的时候一直联系她,可是她给他的感觉很倦怠,他的热情一点点被消耗掉,渐渐地他也不敢那么热情了。直到看到了那档节目才知道原来丁喜丽是爱他的,他还说,既然丁喜丽喜欢吃川菜,他还学什么日本料理。
  
  而且,他也忽然懂得,其實最朴实无华的浪漫,是陪伴。他想要永远陪在她身边,还要重开川菜馆,给她做最美味的麻辣海鲜锅。
  
  丁喜丽被他一番表白说得心跳都漏掉好几拍,还来不及反应,谢敏辉已经张开双臂,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