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争石壁

[传奇故事] 争石壁

时间:2019-02-02 来源:admin 点击:

  横山脚下,有个叫石家庄的村子,很是穷困。村里有个叫石长锁的年轻后生,聪明伶俐,身体壮硕,平时种田,农闲时上山砍柴,卖几个钱补贴家用。
  
  这天一早,石长锁又扛着扁担上了山。头两天刚下过大雨,山路上有不少从山顶冲下来的碎石,石长锁一边清理着碎石,一边往山上走。
  
  快到山顶时,他发现有一块石壁上的树木碎石和浮土都被冲下来了,露出了一面光滑的石壁。他望着石壁,一时兴起,爬到石壁上面,解下绳索,一头拴在大树上,另一头拴在他腰里。他小心翼翼地溜下石壁,用一块尖石,在石壁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锁”字。
  
  写完了字,石长锁先爬回到石壁上面,又溜到山路上,抬头望着自己写下的那个大字,眼珠儿一转,忽然生出一个主意来。他也不砍柴了,一路小跑着下了山,找到冯石匠家,问他借工具。冯石匠问他要去干吗,他说要在石壁上刻个字。冯石匠就捂着嘴巴笑起来:“想在石壁上刻字?也不照照镜子,你是什么人呀!”
  
  见冯石匠不肯借,他就生气地说:“你不肯借,我就去打一套!缺了你这根二拇指,我还不做窝窝头啦!”他就到镇子上去找铁匠打凿石的钎子。
  
  冯石匠是个快嘴,就到处嚷嚷,说石长锁要在石壁上刻字呢。村里人好热闹啊,就三五成群地上了山,果然看到石壁上写了一个大字。石长锁也打完了钎子回来,又悬到石壁前,叮叮当当地凿起来。
  
  石头很硬,凿到黄昏时分,他才凿出了一撇一横,看看天色已晚,就下山去了。
  
  第二天一早,石长锁又带着斧头和钎子到山上去凿字。远远的,他就听到一阵凿石的声音,像是从石壁那里传来的。他心里一紧:这是出啥事儿了?他加快脚步,向石壁那里奔去。转过一道坡,他就看到冯石匠正吊在石壁前凿着。他疾步奔过去,却见他写下的字不见了,冯石匠已经凿出了一个“钺”字的轮廓。他生气地质问道:“老冯,你干啥抹掉我的字?”
  
  冯石匠说:“我才没那兴致。是鲁秀才写了字,雇我凿上去的。”石长锁说:“你给我下来!不许你抹掉我的字!”冯石匠说他已经收了鲁秀才的钱,就得给他凿完。石长锁生气地说:“你再不住手,我就割断你的绳子!”冯石匠怕他真割了绳索,忙着停了手,爬到石壁上面去了。
  
  石长锁正要滑到石壁前去凿他的字,鲁秀才跌跌撞撞地上山来了。他见冯石匠站在一旁,就怒斥上了:“你怎么停工了?我们讲好的,你要把字雕完!”冯石匠说:“长锁不让我凿啊。我再凿,他就要割断绳子摔死我呀!”鲁秀才质问石长锁为啥不让冯石匠凿了,石长锁怒气冲冲地问他,凭啥抹掉自己的字。
  
  鲁秀才笑道:“你的字那么丑,也好意思往石头上雕,不怕丢人呢!你不怕丢人,我都怕丢人呢!”石长锁梗着脖子说:“你说我的字丑就丑啦?我还说你的字丑了!”石长锁还要继续凿字。鲁秀才倒学会了他那招儿,要砍断绳索摔他。石长锁也怕死,就爬上石壁。两个人争来争去,谁也说不赢谁,最后就说,到县里去找县官评理。
  
  两个人拉拉扯扯来到县衙门。
  
  县官名叫陈子舟,听得堂前吵闹,就忙着升堂问案。待问明了情况,就笑道:“原来你们俩是争一块石壁呀。说说理由,本官好给你们判。”
  
  鲁秀才说,在石壁上题字,自然是谁写得好谁题。我的字比他写的好,就该我题,刻我的字。石长锁说,那也该有个先来后到。我先凿的,你就不能抹掉。有本事,你再去找个石壁,干吗非跟我抢啊。两个人说着说着又吵起来。陈子舟一拍惊堂木,怒道:“带我去看看那面石壁!”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石壁前。陈子舟看到石壁,拍手叫好:“好一块石壁,正是写字的好地方!”他顿时来了兴趣,上看看下看看,然后就吩咐师爷下山去寻来了笔墨纸砚。
  
  师爷很快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带来了文房四宝。陈子舟就在山上寻了个稍微平整的地方,铺开了纸,磨了重墨,屏气凝神,挥毫而作,写了个大大的“铁”字。他的字写得真好,众人不觉感叹。他也很得意,转脸问鲁秀才:“我这字如何?”
  
  鲁秀才忙说:“大人的字,比我的字好了百倍。”
  
  陈子舟又转向石长锁:“你以为呢?”
  
  石长锁说:“大人的字,确实是好字。可你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这块石壁是我先发现的,我先凿了字,别人就不能再抹我的字了。”鲁秀才这才发觉上了陈子舟的当,也说道:“大人的字虽然写得好,但比我和石长锁来得都晚,你不该跟我们争啊。”陈子舟板起脸,训道:“刚才在大堂上,谁跟我说,谁的字好就该刻谁的?”那话是鲁秀才说的。论字,他不如陈子舟写得好;论早,他没石长锁来得早,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愣在那里。
  
  陈子舟见鲁秀才闭了嘴,盯着石长锁问道:“你怎么说?”
  
  石长锁坚持道:“我第一个发现的石壁,那就该刻我的字。”
  
  鲁秀才急道:“大人,他的字太丑了,刻上去丢人啊。”
  
  陈子舟笑道:“这么好的一块石壁,写一个丑字,实在不应该,也显得我们县里没人呀。”他略一思忖,忽然一拍手,说道:“本官有了妙计!不是我们3个人争这块石壁吗?那就在石壁上刻我们3个人的字!”
  
  大家都惊得瞠目结舌。
  
  3个人的字,那可怎么刻呀?陈子舟倒真会想。他说3个人既然都写了一个金字旁的,那就刻成一个大金字旁,然后这边从上到下刻上3个人写的那个字的右半边。石长锁还没说话,鲁秀才先嘟哝道:“那可叫个什么字呀?”陈子舟道:“就这么定了。你若不同意,就不要刻你的字了。”鲁秀才就不敢再说话了。
  
  陈子舟丢给冯石匠几两碎银,让他来刻这几个字。字刻成时,他还会来看。冯石匠忙着应下来。
  
  几天之后,那面石壁上就出现了一个大怪字。陈子舟似乎还嫌那个字不惹眼,又让冯石匠刷了红漆,在绿树映衬下,分外显眼,老远就能看到。
  
  说来也怪,从那以后,到横山上来看那字的人就越来越多了。一些文人雅士,看不得如此作弄石刻与文字,也常常到山上来,寻了石壁,挥毫刻字。横山上下,一时倒很热闹。
  
  来横山的人,都要在山下的石家庄打尖,顺路再带些鲜果。石家庄所产鲜果,香甜酥脆,一时声名鹊起。有些外县的人,甚至慕名跑到石家庄来采购,石家庄人渐渐就富裕起来了。
  
  石长锁还经常上山打柴。每次从那面石壁前经过,他都要抬头看看那个字。他那其丑无比的字,就在最上面,和鲁秀才、陈知县的字比起来,那真是丟死了人。可这丑字能给乡亲们带来财富,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他也心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