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铁树开花

[传奇故事] 铁树开花

时间:2019-02-06 来源:admin 点击: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冬,川南重镇义雄镇街上一个铺面被一对外省来的夫妇租了去。他们租下店后并不急于开张,而是每天都关着店门,夫妇俩深居简出,人们只时不时见两个年轻店员搬进一些破铜废铁。前店后房的院内不时传出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有时直响到晚上。这一定是家打铁铺了,人们猜测。可一个冬天过完了,这店还是只闻打铁声,不见店开张。镇上的人便都奇怪地议论,这是家什么怪店啊?
  
  阳春三月的一个清晨,山镇宁静的空气被“噼里啪啦”一串热烈的爆竹声打破,人们听着声音寻过去一看,那家闷了一冬的怪店终于开张了。
  
  只见那对三十多岁的夫妇正指挥着两个小工挂牌,奇怪的是他们先挂的不是店牌,而是一副对联。红底黑字的对联也不是用浆糊贴上去的,而是用铁钉钉上去的。一看,上联是“铁树难开花花开本店”,下联是“粗铁能织锦锦织锤下”。对联上的字是用标准的王体行书写就。围观者议论纷纷,不知这是一家什么店。有人近前一看,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啊——这些字是用铁打成的!”
  
  观者纷纷拥上前细看,又用手摸,这字果然是黑铁打在红木板上。凸起的笔画刚正处铮铮铁骨,飘逸处行云流水,不论远观还是近看都显得与众不同,与用墨写在纸上的字相比别有一番独特的意味。人们正惊叹之时,又一挂鞭响起,店主亲自挂上了店牌——“罗唐铁画”。仔细一看,这四个大字也是用铁打成的。
  
  罗唐?铁画?众人奇怪,有人便问店主:“你这店牌是什么意思?”这店主看上去三十五六岁模样,人长得瘦精精的,不过很有精神气,这种人在当地被称为“铁骨儿人”。这“铁骨儿人”拱手施礼,开腔一口外省话:“在下是安徽人,和内人一起从小学铁画手艺。铁画起源于一位画师和一位铁匠的联手,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画,是用铁经过专门的手艺制作成的画,以铁为墨,以砧为砚,讲究铁为肌骨画为魂。在下为传播铁画不远千里来此宝地开这铁画店。在下姓罗名一锤,内人姓唐名雪儿,故名‘罗唐铁画’。请各位赏光。”罗一锤说着躬身引手,请众人进店。
  
  此地人听都没听说过画能用铁来做,众人一拥而进。只见店内墙上已挂满大大小小各种铁画,有以梅兰松竹菊等为题材的尺幅小景,也有几幅连成的灯彩山水,店正中地上还有一幅靠墙而立的巨幅雄鹰,画上一巨鹰振翅而上直冲霄汉,身下是莽莽群山,鹰眼目光如炬,体态矫健无比,画名为“鹏程万里”。此画宽丈余,高八尺,气势雄伟蔚为壮观。人们对这些见所未见的画赞叹不已。
  
  赞赏之余,有人开始问价购买,罗一锤夫妇和店员笑逐颜开地招呼着顾客。一早上的时间,店内的尺幅小景竟卖出大半。
  
  中午时分,顾客少了些,唐雪儿看着那幅“鹏程万里”,脸上掠过一丝忧虑,她小声问丈夫:“你说他真会来吗?”
  
  罗一锤目光深沉地凝视着这画,喃喃地说:“你放心吧,他会来的。这画是专门为他做的,这镇上也只有他才买得起,今天不来,过不了几天他就会来。”
  
  三天后的中午时分,罗一锤正在为一幅小景装框,就听得一阵皮靴声从街上进入店内,他知道他等待已久的那个人来了。他眼角一颤,浑身一抖,左手指尖竟被一铁棱角划破,流出血来,他忙把手指含入口中吸了吸。
  
  罗一锤立起身回头一看,一个身着黄色军服的军官已站在他身后。军官朗声说:“罗老板,生意好啊?怎么?你手受伤了。”军官说着盯着罗一锤的手。
  
  罗一锤忙甩了甩手说:“啊——刚才不小心被铁角划破了,干我们这行这是常有的事。杨少爷——杨副官,您光临小店,真是蓬筚生辉啊,请坐请坐。”
  
  杨副官说:“罗老板你不简单嘛,才来的外地人就知道杨某了。我听说这街上开了家铁画店,这在我们这里可是新鲜事啊。我原来只听说过铁画,却从未见过,今天特来开开眼界。”罗一锤说:“杨家是这镇上的名门大户,杨老爷是民国元老,您是镇长杨老爷的公子,年纪轻轻就在刘文辉将军的军中当了团副官,这是家喻户晓的,在下怎能不知道呢?”
  
  “哈哈,过奖了过奖了。”杨副官笑着挨幅欣赏起店内的铁画来,边看边不住地赞叹。最后,他的脚步停在那幅“鹏程万里”前挪不动了,目光似乎被拴在了这画上,好半天后才击掌赞道:“好!好画!罗老板,你这画怎么卖?”
  
  罗一锤笑着说:“杨副官能看上这画是在下的荣耀,只是——这画制作复杂,工艺磨人。我们花了整整半个冬天才把它做好,这——”
  
  杨副官突然说:“罗老板不用多说了,你看看这些够不够?”他打开一个包,“哗啦啦”把数封银元倒在柜台上。罗一锤一看,忙不迭地说:“够了够了。说实话,这画在这里只有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杨副官才能拥有,多谢杨副官看得起在下。”
  
  “你们俩把这画送到杨副官府上,小心点!”罗一锤吩咐两个徒弟。杨副官再次盯着罗一锤上下打量一番,又细看了罗雪儿几眼,微笑着问:“罗老板怎么不远千里,从安徽跑到我们这山旮旯来开店?”
  
  罗一锤正视着杨副官,笑了笑说:“不怕您笑话,我在老家受几个师兄弟的排挤,便赌气离乡远走。听说这义雄镇虽略显偏僻,却是人杰地灵,且自古饱受书香浸染,我想这铁画一定能受欢迎。所以来到这里。”
  
  “哈哈哈,罗老板真会说话,再会!”杨副官笑着一挥手,抬腿出了店门。
  
  罗一锤和妻子倚门看着杨副官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街上的行人中。两人回身进店并关上了店门,唐雪儿一把拉住丈夫的手,紧张又兴奋地说:“我们成了?接下来真会像你说的那样吗?我们真能报得那血海深仇?”
  
  罗一锤把妻子搂进怀里,坚定而自信地说:“会的,他和他那狗爹都会按照我们的计划一步一步走向我们挖好的坟墓。爹娘啊,你们在天上睁大眼睛看着吧,孩儿这就要为你们报仇了。”罗一锤泪流满面,三十年前的一幕再现在他眼前。
  
  当年,义雄镇刘张杨三家是三大户,刘银山张继发和杨德光三人是结义三兄弟,一起做生意。那时,清廷摇摇欲坠大厦将倾,继义和团之后,川内同盟会兴起,三人均暗中与同盟会有来往。有次三人因生意上的事起纠纷,杨德光竟见利忘义暗中出卖了刘张二人。刘张两家二十多口人惨遭灭门之灾,但两家各有一儿一女被远房亲戚提前救下,辗转送养给一个来此地做生意的北方人,这一儿一女就是如今的罗一锤和唐雪儿。
  
  房屋火光冲天,爹娘家人在刀光中惨叫连天。罗一锤仍清楚地记得当时六岁的他被亲戚抱着藏在山坡上草丛中时见到的情景
  
  三十年过去了,当年卖友求荣的无耻小人杨德光在清朝灭亡后摇身一变成了民国元老、地方豪绅。霸占了刘张两家家业的杨老爷今年已六十六岁,罗一锤发誓要在他“六六大顺”的这一年将他送上西天,为刘张两家报仇雪恨,也为义雄除掉一恶人。在义雄镇开铁画店是他计划的第一步,把那幅“鹏程万里”卖给杨德光的儿子杨先强是第二步。
  
  第三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