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新婚的天空是雨季

新婚的天空是雨季

时间:2019-02-20 来源:admin 点击:

  2009年,我和林刚恋爱已经一年多了,我们计划在国庆节结婚。林刚的父母为我们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婚房,由我父母出钱装修,算是我的嫁妆。
  
  到了9月中旬,一切筹备就绪,900多张结婚请帖都发了出去,我们也领到了结婚证,就等着10月1日那场婚宴了。林刚的父母都是厅级干部,我的父母都是银行系统有头有脸的人,两家的社会关系网加到一起特别庞大,要来捧场的人也就特别的多。
  
  9月28日上午10点,我正要去美容院做美容,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接听,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她开口就问:“你是梅子吗?”我说:“是啊,你是哪位?”对方在电话里说:“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和林刚同居4年了,你不知道我,可是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我全身的血都凉了,忍不住浑身发抖:“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对方说:“你到你家阳台上来,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
  
  我马上跑到阳台上往楼下看,看到一个女孩子也正往楼上看,她穿了一条米色的裙子,白色带蕾丝边的紧身背心,人很漂亮。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就算我没看见他们俩在一起的照片,也由不得我不相信了。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说:“我叫盛红霞。”
  
  电话挂断后,我坐到客厅沙发上痛哭。等林刚来后,他承认确实有这么回事,但他反复强调他不爱盛红霞,是她一直纠缠着他不放,就在几天前他给了盛红霞两万块钱作为分手费,盛红霞也同意不再纠缠他了。
  
  我不说话,躺在沙发上发呆。林刚吓坏了,哭着跪下让我原谅他。后来,我父母回来了,一听我的哭诉,立即打电话让林刚的父母过来。两个老人低声下气替他们的儿子赔不是,后来林刚的母亲因为过于激动,心脏病发作,我们马上把她送进医院。那天夜里,我们是在病房里度过的。
  
  到了9月30日,我家很多在外地的亲属都提前来了,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在结婚的前一天悔婚,太让人笑话,就算不顾及我自己,我还要顾及父母的面子。最重要的是,我还爱林刚,毕竟结婚证已经领了,他已经是我的丈夫了。
  
  10月1日,我和林刚的婚礼如期举行。那天所有人都说我是最漂亮的新娘,可是谁知道我心里的苦楚。行礼的时候,我在台上哭,我妈妈在台下哭。人们只以为我们是母女情深,可谁知道实情?
  
  因为怕盛红霞来闹场,林刚的舅舅找了好多警察穿着便衣坐在门口。当婚礼仪式结束宴席开始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爆炸。那些警察都跑了过去,原来是一个啤酒瓶炸了,虚惊一场。当时我的心情别提多悲哀了,我就是觉得自己可怜。
  
  婚礼结束后我就病了,住在父母家,我们原来要去海南度蜜月的计划也取消了。林刚整天陪着我,对我又温柔又体贴。毕竟刚结婚,虽然心里有那么大的阴影,但我也劝自己,既然已经是夫妻了,原谅他,好好过日子吧,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最后他还不是选择了我吗?
  
  有一天,盛红霞突然把电话打到我家里。那时候怕她骚扰,我和林刚都换了手机号,但不知她怎么弄到了我们家里的电话号码。当时林刚有飞行任务不在家,是我接的电话。我想约她出来谈谈,盛红霞冷笑着说:“我不会让你们见到我的。”我家的电话是有来电显示的,但盛红霞每次都用磁卡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让我们根本无从查找。后来,林刚也托付很多朋友四处寻找盛红霞,都没找到。我们也警告过她,如果她再打电话,我们就去告她骚扰。盛红霞说:“好啊,你们去告啊,我可不怕,看到时候谁丢脸。”
  
  这样过了两个多月,正当我们无计可施的时候,盛红霞又出现了,她告诉我们,其实她在我们结婚前就查出怀孕了,孩子当然是林刚的,她要把孩子生下来。这一次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收拾东西搬回了娘家。
  
  我在父母家住了一段日子,林刚每天给我打电话,他一再说是绝对不会和我离婚的。我很痛苦,但真的要和林刚离婚,我还是有些舍不得。在林刚的再三乞求和父母的劝说下,我最后还是和他回家了。
  
  这样又过了几个月,对我来说,度日如年,整天担惊受怕,怕盛红霞打来电话,怕她有一天抱着孩子出现在我们面前。盛红霞居然没再打电话,我又开始想,可能她根本没怀孕,她骗我们就是为了打击我们、破坏我们的生活。
  
  不久,我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天,我陪妈妈逛了一上午街,中午回家的时候看到盛红霞坐在门前的楼梯口,她穿了一件白色的孕妇裙,肚子已经隆起很高了。看到这样的情形,我几乎要晕倒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林刚自己也没了主意。后来,林刚的父母出面,和盛红霞讲条件。林刚父母的态度很坚决,他们说无论怎么样,是绝对不会要盛红霞这样一个儿媳妇的,所以不管孩子是不是林刚的,只要她把孩子做掉,就给她5万块钱。盛红霞不干,谈了一番又一番,最后给了她8万,她才去医院做了引产。
  
  我的心这时候已经死了,或许我还是应该和林刚离婚,可是出事的时候我们都没离,现在事过了,还离什么啊。我真的感到,离婚这两个字说说容易,要做起来太难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