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日志> 前男友,见一次就够了

前男友,见一次就够了

时间:2019-03-02 来源:admin 点击:

  能不能去见前男友?这个问题在柏玲心里纠结了良久。她现在是一名好不容易瘦身成功的新妈妈,在32岁这年刚刚实现了“有女万事足”的心愿,夫贤女乖,生活就像一条河,正从湍急的峡谷进入一马平川的开阔地,看上去如此满足而平静,却也是特别容易暗遇漩涡的阶段。
  
  柏玲的前男友,是她2003年相亲认识的,当时在一家大型电器零售企业做物流。一开始柏玲对他也没多上心,直到那年年底她得了一场严重的胃出血,他天天过来陪伴,两人的感情才升温。2004年10月,他父母让他去北京发展,因为机会难得,入职的公司又是世界500强,更要紧的是跟他大学里所学的专业匹配,按他爸爸的话说,“这回是搁浅的蛟龙要入海了。”听那意思,是对独生子寄予了莫大厚望。
  
  他为这事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去还是留,也问过柏玲的意见。柏玲很不高兴——她能进政府机关是家中费了大力气的,加上学的是文科,如果去当北漂,在哪家私人公司里当个小文秘,替老板当私人助理和生活保姆,这种发展空间的落差是她所不能接受的。于是,她赌气说:“去那边发展挺好的。”他一再试探:“你去不去?”她的回答一直是:“要去你去,那是你心向往之的地方,我不想去。”他走后,两人再没见过面,他来电话,柏玲索性换了手机号。
  
  2006年5月,前男友又辗转联系上了柏玲,他早已离开父母为他安排好的公司,去广东发展了。他说,这一年半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他就像一滴水消失在北京干燥粗砺的风里,孤苦无依。他反复问柏玲是否怨恨他。柏玲苦笑一声:“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从此,两人一直有联系,互加了MSN好友,打打电话。柏玲感觉到他心情不好,因为东莞的房价也不低,而整体的人文环境又远不如南京,加上他又不懂粤语。他常常跟她说,他感觉是为了谋生,在命运的洋流中载浮载沉,如今在一个人情的荒岛上落脚。有时候聊到过去,柏玲发现他对他们过去交往的事情记得很清楚,很多细节他如数家珍,包括秋天的时候去灵谷寺闻桂花:“一到这时辰天气干得很,你必要流两天鼻血才好。”
  
  这让柏玲心里很难受——也许他对这段情用心很深,只是来不及表露;也许,是一个人在漂泊中,把一去不复返的种种美好感受都放大了吧。后来,他知道柏玲要结婚了,也就联系得少了,只是发来祝福的短信:“看到你幸福,真替你高兴。”柏玲体会到他这句话里区区10个字的复杂心情,不禁潸然泪下。
  
  2010年国庆节,他终于回到阔别6年的南京。这一次,他可不是出差来的,而是到一家大型零售企业做物流主管。绕了这么大一个弯,生活又回到了起点,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想必是万千滋味在心头吧。当他约柏玲见面时,柏玲考虑了一晚,还是答应去见见他。在网上,柏玲看到网友列出“去见旧情人”的先决条件是:等到双方的关系不再模棱两可时再见面;等到双方能宽恕对方时再见面;弄清楚自己想从这次见面中得到什么再见面。柏玲觉得,这3条她已切合。
  
  这一聊,就聊了5个小时。他说的多,柏玲说的少。他说到自己在外面吃的苦和近况,他还是一个人,他妈妈为此很着急。柏玲说:“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女朋友?”他开玩笑说:“找不到比你更好的就不结婚。”这是坦荡的赞美,还是另有暗示?反正,话一出口,他就应当感觉到有点造次,因为过后两人再也找不回之前对谈的流畅。
  
  离开茶社时,柏玲坚持不要他送,说打车回家更方便。他是何等聪明人,马上就明白了“更方便”的意思,就说:“那我就不送你了,我们还会再见面吗,以你的个性,不会了吧?”柏玲点了点头。
  
  回忆和想象都是美好的,但眼前的这个人,却是现实中的柏玲无法企及的。就算他可能心中还有余情未了,就算柏玲也为了他的念旧而伤怀,但过去了的终已过去。柏玲只能告诉自己,也许他心里念念不忘的那个人不是你,而是多年的怀念中被反复美化的虚拟形象。“她”源自于你,却远远高于你。那是青春的一个幻像,身为理性的成年人,总不致于陷入幻像不能自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