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谁看到梨花树下的等待

谁看到梨花树下的等待

时间:2019-03-07 来源:admin 点击:

  1
  
  男朋友于洋在玩超级玛丽,让殷姗姗在旁边看。“如果玩家中我的积分最高,就能赢一万元奖金。”
  
  殷姗姗笑了,商场开业举办的这个活动吸引了很多人,那些人大多是10多岁,顶多20岁出头的孩子,没想到大学毕业已经3年的于洋也这么热衷。于洋没有固定工作,今天倒倒演唱会票,明天当当房屋中介。现在为了玩游戏,连中介的活儿也不干了。
  
  殷姗姗在一个小公司做内勤,薪水刚够养活自己。她没有告诉于洋,她每天下了班都去步行街的夜市摆地摊,这样赚来的钱才能维持两个人的生活。她也没有告诉于洋,就在他玩游戏的时候,她摆地摊的时间也到了。
  
  殷姗姗告诉于洋,她得去公司加班,然后匆匆忙忙跑出商场。到了摆地摊的地方,她刚铺好塑料布,还没来得及把那些个性闹钟、搞怪玩具一类的小东西拿出来,手机就响了。是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喂,你给介绍的是什么屋子啊,不是说那个人就是房东吗,怎么突然又冒出另一个房东来,到底怎么回事?”
  
  2
  
  殷姗姗立刻明白了,有人租了房子,又冒充房东把屋子租出去,骗了半年的租金跑掉了。于洋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玩游戏,稀里糊涂地出了岔子。
  
  当初签单的时候,于洋曾用过殷姗姗的手机和那个男子联系。事情弄清楚后,殷姗姗在电话里跟那个叫杨峰的男人说:“对不起,中介费还给你,你被骗走的钱也由我们负责。”“5600元啊,半年的房租,你们什么时候能还清?”
  
  殷姗姗咬咬嘴唇:“给我一个月。”对方倒不是刁钻的人:“那就等你一个月。”
  
  一个月后,殷姗姗给杨峰打电话,约他在步行街附近的小饭馆见面。殷姗姗点了很多菜,还点了啤酒。她喝了几杯,借着酒壮胆:“我们能不能先还4000元?我把小摊所有的东西都卖了,就凑够这么多。剩下的,能不能下个月还?”
  
  饭馆里灯光很亮,杨峰看着殷姗姗因为喝了酒而红透的一张脸,心想,原来她请自己吃饭,是因为暂时还不了钱啊。
  
  出门的时候,杨峰问喝醉了的殷姗姗住在哪儿,他送她回去。殷姗姗说不用了,然后站在马路边吐得不亦乐乎。到底还是上了杨峰的车,杨峰把殷姗姗载到她家楼下。殷姗姗说她就住6楼A,不用送她上楼了。
  
  小区外一溜高高的路灯,不是很亮,黄黄的光洇在夜晚淡淡的雾气里,像宣纸上的月亮。大槐树下,几个老人正在乘凉,这是城市里有些历史的小区了。
  
  杨峰忍不住说:“那天的中介,不是你,是一个男人啊。”
  
  “是啊,他是我男朋友。他欠你的,就和我欠你的一样。”
  
  杨峰觉得,殷姗姗这个女子,怎么说呢,怪特别的。她那么瘦,有一些醉了,站在那儿,却还努力挺着细细的身板。看起来,像一棵喝醉了的小白杨。
  
  3
  
  后来,殷姗姗来还钱的时候,还带了女友一起过来,从女友那儿,杨峰渐渐知道了殷姗姗的事情。
  
  比赛结束,一万元的奖金泡汤了,于洋又回去做中介了。殷姗姗提醒于洋核对房产证的时候细心些,于洋便拍着桌子说:“不要老提那些倒霉的事行不行?”
  
  殷姗姗把钱还给杨峰时,还替于洋说好话:“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什么样呢?”
  
  “大学的时候,于洋对我很好,每天都陪我等公交车。刚开始我家条件还算不错,虽然父亲出了一次车祸,不能上班了,但得到的赔偿金也足够用了。父亲成天呆在家里,到底禁不住别人的怂恿,拿了那些钱去投资,被骗了。后来,我家就很穷了。”
  
  “我最困难的时候,于洋用他的生活费帮我凑学费;过生日的时候,于洋送我换季需要的衣服;他饭卡里的银子,随便我花。整整一年,他一直是这样。毕业了,可能是他找工作不顺利吧,他心态渐渐就不好了。我觉得只要我们努力,就一定能好起来,你相信吗?”
  
  事实证明,情况真的好起来了。殷姗姗的能力,不止是摆地摊而已。因为待遇好一些,杨峰介绍殷姗姗到他们公司应聘,她成功了,靠自己的努力。
  
  别的同事工作时,殷姗姗工作;别的同事休息时,她依然守在格子间小小的电脑桌前;她最先拿到客户订单时,主管表扬了她。只有杨峰知道,这段时间,她往外国销售商的邮箱里发了无数邮件。她没有技巧,有的只是毅力和耐心。
  
  那天加班结束,殷姗姗去于洋家,刚好杨峰顺路送她。经过前门附近,路边梨树开着花。城市流丽的灯火中,空气中有着梨花淡淡的甜香,美得让人窒息。“哈哈,于洋说你不逼我还钱,还帮我介绍工作,是对我有意思。”殷姗姗没心没肺地说。
  
  那个晚上,杨峰失眠了。他第一次考虑,自己对殷姗姗是不是有友谊之外的情愫。
  
  殷姗姗不漂亮,不高,她太瘦了,但她相貌清秀。她常常脸红,让人感觉到她的局促。她的喜怒哀乐像穿了一根透明的细线,连到他心里,让他觉得怜惜和心疼。她为于洋承担,为于洋奔波,于洋那家伙还不知道珍惜,让他常常有打于洋一顿的冲动。
  
  他喜欢看殷姗姗在格子间里忙碌,看她加班累了的时候,走到休息区为自己倒一杯水,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拿本《幽默世界》看一会儿,被漫画逗笑,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笑声,却又忍不住开心……
  
  4
  
  杨峰去邮局订了两份《幽默世界》,一份给自己,另一份填写了殷姗姗家的地址。
  
  就像一册沉默但透着坚定的战书,当城市里背着大包、骑着绿色单车的邮递员把第一份《幽默世界》送到殷姗姗家的时候,于洋来了。
  
  公司不远的商场拐角,于洋约杨峰见面:“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对殷姗姗不好,但并不等于你就能挖墙脚。”他的拳头落在杨峰的脸上,杨峰还击。有人报警,殷姗姗赶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被拉开了。
  
  殷姗姗拉着于洋的手,让他和自己离开。于洋不肯:“你告诉他,你爱的究竟是谁。你告诉他,你爱我。你告诉他,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被看热闹的人群围在中心,殷姗姗想走,于洋不让她走:“你一定要说清楚,他就不会再纠缠你了。”
  
  于洋那么激动,那么用力,殷姗姗的手腕很疼,渐渐变红,变紫。殷姗姗突然哭了:“是的,上大学的时候,我那么爱你。毕业后,你不愿意好好上班,我说没关系;你用钱的时候,直接从我包里拿,我去摆地摊贴补生活;我每天去为你收拾屋子,为你烧饭;你的家人生病了,是我一直在医院照顾;你欠了钱,我替你还;你在朋友那儿喝醉了,我去接你回家。”
  
  “于洋,你为什么要问我,要逼我呢?难道你不知道,就在上个月你因为杨峰可能对我有好感而争风吃醋的时候,我给你收拾房间,看到别的女孩留下的内衣。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可能是玩游戏的时候,可能是网友。我知道你们已经交往很长时间,最少一年了。每次那个女孩去你的屋子,都会留下一点东西,期待我发现。”
  
  “是的,我曾经很爱你,爱到你对我有一点点好,我就想抛下一切跟你走,爱到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就全都给你。”殷姗姗哭了,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间涌出,“我对你的爱,已经在你一日日不知珍惜的侵蚀中消磨光了,没有了。于洋,我并不想说的,你不该逼问我。”
  
  于洋握着殷姗姗的手不知不觉松了,他手忙脚乱地想帮她擦眼泪。杨峰站在一旁,心疼得无以复加。殷姗姗那么恨,恨自己是这样的女子,轻易不哭,再大的悲伤和委屈都压在心里,可一旦哭起来,怎样都止不住。
  
  5
  
  那是混乱的一个月,杨峰对殷姗姗好,于洋也对殷姗姗好。
  
  公司组织大家去小亚湾旅游,晚上篝火晚会的时候,杨峰坐在殷姗姗身边,事无巨细地照顾她。殷姗姗骑马,马儿不听话,杨峰不顾危险和牧民一起飞奔过去,将马儿逼停在灌木旁边。
  
  于洋去了人才市场找工作,其实以他的专业,找工作并不难。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来找殷姗姗,每一次,殷姗姗都笑着走过他面前,目不斜视。看到殷姗姗的无动于衷,于洋不再来了。
  
  殷姗姗换了工作,换了电话号码,于洋没有再跟她联系。杨峰辗转得知姗姗的电话号码,不时地给她打电话,还抽空帮她妈妈将家里粉刷一新,做了很多事情。
  
  杨峰终于收到姗姗的回信是3个月后,殷姗姗给他发短信:“从前,有人像你这样待我好,我会立刻跟他走。现在,我再也不会因为一点好,便让任何人带我走。我学会了,自己走。如果两年后,你还喜欢我,我也没有遇到更喜欢的人,你能不能在曾经的那棵梨树下等我……”
  
  6
  
  时光荏茬,一年后,在那棵散发着甜香的梨树下,他们重逢了。
  
  杨峰没有告诉殷姗姗,其实,每个周末他都会到梨树下等待很久,等着偶尔经过那棵梨树的殷姗姗看到他,等她从爱情至上、别人给她盛一碗汤也会感动得交出自己的女子,成长为淡定、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会拒绝也会主动选择的女子。
  
  殷姗姗没有告诉杨峰,一年的时间里,刚开始她只是偶尔想起他,后来便常常想起他,想起他的柔软、坚定和大度,想起他如同一座山,一直守望在那里。经历了涅口的她已然知道,选男朋友,不能仅仅因为他对自己好,而是要看他这个人本身,他的品德和素养以及自己对他的感觉。
  
  在对杨峰越来越浓的思念中,殷姗姗感受到自己对他的感情——并不是结束一段感情后的填补和失落,也不是对别人帮助自己后的心存感激。
  
  在开满鲜花的梨树下,殷姗姗甜笑着向杨峰走来。
  
  杨峰告诉殷姗姗,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