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我是以不会遇见爱情的决心去过这一生的

我是以不会遇见爱情的决心去过这一生的

时间:2019-03-08 来源:admin 点击:

  在我18岁的时候,我在日记本上问自己:如果这辈子不会遇见爱情,你将如何过这一生?是的,我是以这样的决心开始我的一生的。
  
  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悲观主义,但对于我,这是一种“不管这个世界如何我都要过好这一生”的积极与乐观。
  
  不会遇见爱情,和不相信爱情是不一样的。是的,我相信爱情,而且爱情是一种美好的感情,只是我不奢望爱情一定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也不把我人生的砝码放在上天所决定的运气上面。
  
  爱情一定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而且跟人的努力无关。我们可能都听过一句话:爱情是女人全部的人生,但只是男人部分的人生。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为什么会这样?是女人真的想这样,还是不得不这样?
  
  在我从小所见身边的女性里,她们大多活得不够快活。她们常常跟我说:“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并且告诫我,以后选男人一定要让她们把关。好像女人的前半生的任务就是擦亮眼睛选男人,然后后半生就是不断地哀叹自己瞎了眼。
  
  有一个夜晚,我的母亲在哀叹。她说:“如果我要是选另一个男人,今天就不会受这样的气了。”停了一会她又说:“那么生下来的就不是你了。”
  
  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一个非常偶然的事,我不是必然会来到这个世界的。也许我母亲的一个念头,存在在这个世间的就不是我。
  
  那一瞬间我看着我的手指都变得透明了,我好像一个幽灵一样。也是在那一瞬间,我好像也看着我的母亲对另一个孩子说着同样的话。
  
  我想跟我的母亲说:“妈妈,其实选择哪个男人都会后悔的。”
  
  一个人只要上过学,简单地用头脑想一想,就应该知道,要一个男人有能力有意愿承担我全部的人生,这可不是像中彩票一样,靠一瞬间的运气,这个运气得持续一辈子,这个概率比中500万还要小得多得多得多。
  
  谁会把自己的人生押在整日不劳作整天等着中500万上?那为什么要让女人把自己的人生,把一生的喜乐都押在男人身上,并且要把男人作为女人人生重要的幸福指标呢?只是因为人们一直都是这么活着吗?所以我也要这么活吗?
  
  我的儿子有一天回家跟我说:“妈妈,我们班的同学都是10点以后才睡觉,有的甚至要到11点才睡觉,只有我是9点就睡觉。”
  
  我问他:“你想说什么?”
  
  他说:“别人都那么晚,我们也晚一点吧。”
  
  我跟他说:“如果你要晚一点睡,你可以给我一个别的理由,但是我们做任何一个选择任何一个决定,或者改变一个决定,那个理由永远不是因为别人都那么做,所以我们也那么做。”
  
  是的,这就是我做出人生的每一个选择背后的根基,我人生中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因为那是发自我内心的声音。
  
  我25岁时选择从一份很光鲜但是经常需要喝酒的工作辞职,回归到平淡的学校。于是经常有同事问我:你是怎么愿意为家庭做这样的牺牲呢?因为很多女人不知道在事业和男人之中该如何选择,到底要不要为了婚姻而妥协。
  
  我跟我的同事说:我不觉得我做了一个牺牲,我是做了一个选择。我不是因为我的老公做了这样的选择,而是因为我自己不喜欢而做了这样的选择。我很清楚我不喜欢,同时我也清楚我选择了什么,以及我清楚所有的选择都要承担风险。那么如果发生糟糕的情况,我也会很清楚,这是我的责任。
  
  如果你是怀着做牺牲的心态去做选择,那么这个选择但凡有任何一点不痛快,你都觉得别人应该为你负责,你会很容易抱怨和哭诉,但这只会使得一切越来越糟。我们要永远为自己做选择,并且为自己的选择承担结果。
  
  听起来有点难过是吗?毕竟,童话里不是这样讲的。
  
  男人无法承担女人的一生,这不是男人的问题。毕竟,在我们构建的这个人类社会里,女人不容易,男人也不容易。人的一生越来越贵,也越来越重了。人生这么重,没有人能承担得起另一个人的人生。生而为人,我们只能承担自己的人生,并为自己的人生选择肩负起责任。更何况,就算对面那个男人真的一辈子不变心,我变心了怎么办?我又不是一个物体,我也是一个人啊,我也会不断地成长不断地变化,我也会今天喜欢这个衣服,明天喜欢那个衣服,我都不能保证我一辈子都这样啊。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有青春,我有美貌,我还很能生,这个社会定义的女性最有价值的部分,我有,但是我却从来不敢活成一个女人。身为女人,我有一把利剑,但是我不敢触碰它。我害怕一不留神,就掉进了身为女性的陷阱。我知道我虽然可以用这把剑,在这个男性社会里划出一条生路,但是我也怕这把双刃剑,杀死了我自己。所以,更多时候,我只是在想,身为一个人,我该怎么活着。我难道不是应该先活成一个人,然后才活成一个女人。
  
  今年我三十五岁了,青春美貌逐渐远去,也不那么适合生育了。在這个世界看来我作为女人有用的部分都在消失,但我却从未有过地意识到我是一个女人,并且我开始享受我自己是一个女人。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女人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什么是女人呢?
  
  就是你可以在生命里真诚地拥抱另一个跟你完全不同的生命,跟你完全不同的灵魂。
  
  就是你可以同时是利剑,也可以是剑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