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只想做你的爱人

只想做你的爱人

时间:2019-03-09 来源:admin 点击:

  婚礼上的惊魂
  
  婚礼上,许诺说完那句“我愿意”,面色沉郁,完全没有一个新郎该有的意气风发。仪式结束,喜宴开始,他就拼了命地喝酒,拦也拦不住,最后,他喝得大醉,被送往医院,洗完胃,打上吊针之后,恢复了些意识,嘴里开始喃喃自语。
  
  还穿着婚纱的新娘丁小慧,坚持自己守在病房里面,把其他人都劝回去了。丁小慧坐在病床边,看着许诺面色苍白,眉头紧皱,嘴里无意识地嘟囔着,像是在跟谁赌气,“我为什么就不配娶好看的姑娘?”
  
  她之所以让其他人回去,就是怕他们听到许诺醉后吐的这些真言,那一整晚,她听他一遍又一遍地说着那句话,眼泪一颗接一颗地,都落在那件花了大价钱订制的洁白婚纱上。
  
  当初相亲的时候,她就知道许诺不会看上她,她比他大两岁,两个人的颜值更是不在一个档次上,其实丁小慧并不丑,只是长相普通,但跟身材和长相都酷似明星的许诺站在一起,就显出她的劣势来。
  
  连丁小慧自己都觉得两个人的外形极不相称,她以为许诺一定会拒绝这门亲事,没想到,他虽然对她没有那么热络,最终却也跟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婚姻。身边也有人警告她,许诺跟她在一起,有可能是因为她的家境,毕竟那会儿他的状况极差。
  
  丁小慧才不相信许诺是那种人,她是认识许诺的。当初,许诺开着一个小加工厂,想跟丁小慧的爸爸谈合作,承包一个金属零件的制作。可是,他的技术水平有限,做出来的零件并不符合规范,丁爸爸一口回绝了他。许诺很固执,一次又一次拿着新样品上门,每次都比上次更好一点。最后那次,丁小慧看他满脸失望地下了楼,楼下一个模特般的女孩在等他,他抑制着自己的失落,努力冲她笑。
  
  那时,丁小慧就觉得,像许诺这种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的人,居然也能这么拼,挺让人佩服的。后来,许诺创业失败,人生几乎走到了死胡同,身边也没有了那个长得好看的姑娘。
  
  丁小慧意外地发现自己的相亲对象居然是许诺的时候,她内心是惊喜的,她原本以为,即使他最初喜欢的不是自己,但他既然选择了她,她就愿意和他携手走过以后的人生。
  
  可是,如今,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人生喜事,演变成了一出闹剧。
  
  妥协的人生
  
  大概是人以群分,许诺从小到大,身边都是些好看的姑娘,他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肤浅”,如果连脸都看不下去,又怎么能产生感情?
  
  可是,他的小加工厂倒闭,还欠了一大笔外债,他走入人生最黑暗的那些日子,全世界的阳光都离开了他,而且,身边那个好看的姑娘,也因为看不到他的未来,无奈离开了他。
  
  那些日子,许诺每天浑浑噩噩地,就想这么沉沦下去,家里人安排他相亲,他看到丁小慧的第一眼,就断定她不是自己想要的人。听介绍人喋喋不休地在说丁小慧的父亲开着多大的公司,有着多少的市值,他就不耐烦,“这姑娘也太不好看了。”
  
  母亲大概是被他太长时间的颓废状态气坏了,脱口而出,“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人家好看的姑娘能跟你吗?”许诺就是被这句话打败了,他也就只配不好看的姑娘吧。于是,他妥协了,认命地接受了他的后半生。也有朋友调侃他,他跟丁小慧结婚,以后的人生简直少奋斗二十年。
  
  许诺并没打算沾丁小慧家的便宜,但他结婚后,确实感受到了她家里资金雄厚的好处。至少,丁小慧不像其他姑娘那样,急吼吼地盼着他赶紧功成名就,买大房子,换好车。这一切丁小慧家都有,她的家境让她并不急着催他振作,而是非常有底气地说出,“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许诺在打工了一段时间后,再度拾起了自己的老本行,他对加工业还是比较熟悉的,原来只是因为经验少,吃了亏。慢慢地,他的生活步入了正轨,他发现,自己对丁小慧的感觉也渐渐发生了改变。一个原料商临时毁约,让他又面临交不上货的危险,他跟对方吵着吵着,两边都怒不可遏。丁小慧接过电话,轻言细语,有理有据,最后,对方不仅道了歉,还给许诺做了赔偿。那件事,让许诺觉得,自己根本就不了解丁小慧。
  
  丁小慧还有很多小事,都让许诺在她的身上看出了自己的问题,他尝试着改变自己,也更努力地投入事业。他的表现终于赢得了岳父的认可,主动给他介绍一些资源,帮他扩大了规模,在这个城市的加工业,许诺开始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许诺从没想到,自己这妥协来的人生,居然演变成了幸福的模样,他是满足的。尤其是在他碰到难题想放弃的时候,心头就会出现丁小慧的眼神,是笃定的,平和的,让他觉得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一切都如此完美,可是,丁小慧却有点变了。
  
  不想做亲人
  
  别人的婚姻是爱情的尘埃落定,他们的婚姻,却是一场隐形战争的开始,是她对他爱的争夺战。在这场战争里,丁小慧一刻都不曾放松。
  
  他在婚礼醉酒后的话语无时不在提醒着她,他并不喜欢她。但结婚后的许诺,作为一个丈夫,真的没话说。他的事业起步后,身边也出现不少好看的姑娘,但他从不跟人暧昧,除了必不可少的应酬,尽量赶回家陪她吃饭。
  
  丁小慧怀孕时害喜得厉害,他坚持给她做美味的早晚餐,把核桃仔细地剥开让她带去上班,把家里的重活累活都包了,一直到陪她进产房,握着她的手。女儿出生后,他半夜起来冲奶粉,换尿布,给娃洗澡,大了陪她玩,给女儿讲故事。
  
  丁小慧眼见着许诺从一个爱冲动的小伙子,一点点成长为有责任担当的好男人,有他在身邊,她就感到心安。原本,丁小慧以为,许诺能对她好,她就很满足了,后来,他越来越无可挑剔,她却越来越贪心。
  
  丁小慧一直觉得,许诺对她从开始的相敬如宾到如今的越来越温柔,也愿意带她参加老朋友的聚会,只是因为他是个重“承诺”的男人,答应了娶她,就会对她负责一辈子。可是,她要的,根本不是他的这种好。
  
  丁小慧是见过许诺在喜欢的人面前的样子的。那天,她在楼上,看着他走向等他的那个女孩。那时的他,产品彻底被拒,丢了生意,明明心情很低落,看向女孩的那一瞬间,眼神里的光几乎照亮了四周。那场景看得丁小慧心里发软,不自觉地跟着他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以后,许诺那样的表情,丁小慧再也没见过。
  
  在许诺的通讯录里,丁小慧的名字分在“亲人”那个列表里,每次她看到,心里就会不舒服,她不要做他的亲人,要做他的爱人,一辈子放在心上的那个人。
  
  爱上爱我的你
  
  许诺见过前女友的事,并没有瞒丁小慧,她对许诺的行为挑不出错,却忍不住揣测他们见面聊了什么,他看向她的眼神,是不是一如几年前那样的炽热,只不过是在这样的想象里,丁小慧就伤了心。
  
  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原本他们计划好地要去补度蜜月,丁小慧没有等许诺,一个人去了。那个小海岛在南太平洋上,是被誉为一生中一定要带最爱的人来一次的地方。每到傍晚时分,就有人仿照当地土著的风俗举行婚礼,伴随着节奏感强烈的鼓点声,人们又唱又跳的,向两位新人祝贺,那场景热烈又浪漫。只是,身边没有许诺,只能让她更加感伤。
  
  许诺是在电视上看到海岛发生地震的新闻后,匆忙放下手头的工作赶过来的,他提溜着一颗心飞了一路,看到丁小慧毫发无损地站在他面前,他才松了口气,紧紧地抱了抱她,“你是想吓死我啊?”
  
  那一刻,丁小慧终于从许诺的眼睛里看到了他曾经有过的那种眼神。那天,他们也模仿当地人的风俗,补办了一场婚礼,许诺肢体并不协调,却依然坚持用笨拙的舞姿向她表达着爱意,丁小慧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样子,笑着笑着,眼圈就红了。
  
  许诺向丁小慧坦白,自己是在结婚之后,才明白婚姻的真正价值,不是花好月圆时的锦上添花,而是他走在人生的阴暗面时,有她的扶持,当他寂寞的时候,有她愿意陪着他无所事事。是她对他的好,让他想变得更好,也让他爱上她。
  
  感动至极的丁小慧并没有满足,她监督着他打开通讯录,重新建了一个“亲密爱人”的分组,把她的名字拉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