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被遗忘的风景

被遗忘的风景

时间:2019-03-12 来源:admin 点击:

  清晨六点,为了监督学生早读,我骑车匆匆往学校赶。
  
  去单位要翻越一座弧形桥,护城河流淌至此在桥东汇聚成一潭湖。平日,我无数次走过,未觉奇异之处;今日,却被朝霞深深吸引。缕缕云彩拉长,一端厚重,渐渐游丝似断。太阳躲藏在地平线之下,羞怯地探头,给原本洁白的云彩镀上了金边。朝霞倒映于水面,宛若湖边芦苇被点燃,令人禁不住吟唱王勃《滕王阁序》中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我想起萧红的《火烧云》,巴金的《鸟的天堂》,作家大多会被贴上敏感多情的标签,怎会对身边美景熟视无睹,任其寂寞等待,繁华消散?凡人之心却蒙蔽烟尘,遗忘了身边的风景,犹如少年抽打的陀螺,只懂疲惫地与各色人等和芜杂烦事周旋。多少个日子,未曾到老赵王河垂钓,远山如黛,寻不着探访足迹,幽谷如画,听不到赋诗啸歌。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吴越王钱镠书信夫人吴氏,田间阡陌上的花开了,你可以一边赏花,一边慢慢地回来。阳春三月,草长莺飞,若到乡村小路闲逛,野草生花,蜂蝶嘤嘤,清风拂面,足以涤荡浮躁的心灵,正如南朝梁文学家吴均写给好友朱元思的信中所说“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
  
  功名利禄,蝇营狗苟,皆是人设枷锁,可惜总有人钻进去,丧失了挣脱的能力。你看,荀子的高足李斯也难逃圈套。秦始皇死后,李斯与赵高伪造遗诏,逼迫公子扶苏自杀,立少子胡亥为二世皇帝。后被赵高猜忌排挤,腰斩于咸阳闹市,夷三族。临刑前,他对被一起捉拿的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这个信奉“老鼠哲学”的政治家,直到生命最后,才懂得牵着黄狗到野外追兔子,是自由自在的快乐啊。
  
  元朝画家、诗人王冕却活成另一副模样。他出身贫寒,幼年替人放牛,靠自学成才,一生爱好梅花,种梅、咏梅、画梅。著作郎李孝光想推荐他做府吏,王冕宣称:“我有田可耕,有书可读,奈何朝夕抱案立于庭下,以供奴役之使!”于是顺江入东吴,入淮楚,历览名山大川。后隐居会稽九里山,种梅千枝,筑茅庐三间,自号“梅花屋主”。又制作小舟命名曰“浮萍轩”,放于鉴湖之阿,听其所止。
  
  “别走太快,等一等灵魂。”这是印地安人的一句谚语。忙碌如总统,每年也拥有固定的休假,挈妇将雏,于玛莎葡萄园打高尔夫球,到国家公园野炊,或者海边晒日光浴。你来与不来,风景都在那里驻留,别借口时间短缺,别总推托“下一次再去”,因为生命经不起长久等待,人生乐趣本来就少得可怜。
  
  真的,身边风景无处不在:月上柳梢頭,莲叶何田田,鸟雀啄食桑葚,小荷才露尖尖角……你要活得多姿多彩,唯风景不可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