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如果能够相爱到2012年

如果能够相爱到2012年

时间:2019-03-15 来源:admin 点击:

  1
  
  一见钟情的开始,很俗,但是浪漫。
  
  苏选的一见钟情是在春天,刚刚钻出新绿的盎然季节,适合恋爱。那天,何蔚蓝穿了一身紫色衣服从苏选面前经过,他们本该擦肩而过,可是何蔚蓝停住了,双手递给苏选一份简历。
  
  准确地说,苏选是对何蔚蓝的照片一见钟情。等他从简历上抬起头时,看见的是何蔚蓝像受惊小鸟一样的眼睛,带着紧张和恐慌。这种没有丝毫矫揉造作的不知所措,一下子就把苏选的心抓住了。
  
  事后,苏选问:“我当时的样子很可怕吗?”
  
  何蔚蓝说:“不,是我胆子小,不自信。”
  
  苏选27岁,年轻有为,刚买了新房,装修妥当。一切似乎都在告诉他:应该结婚了。
  
  “应该”,这不是苏选喜欢的字眼。如果有一天他结婚了,肯定是因为找不到不结婚的理由。他应该把路惜念娶回家,那个爱了他8年、与他风雨同舟的初恋女孩。
  
  何蔚蓝成了苏选不结婚的理由。他惟一缺少的,就是一个和路惜念说分手的理由。
  
  2
  
  何蔚蓝说:“我一点都不介意她,我觉得咱俩这样挺好。”
  
  苏选说:“我觉得像是欠了你。”
  
  何蔚蓝说:“那你就还我一辈子。”
  
  这样肉麻的情话,苏选已经很久没有说过、也没听过。那天他喝得有点飘,但这不能成为越轨的理由。有些日子了,他对何蔚蓝的亲密只限于接吻,连爱抚都没有过。他没法控制感情,惟一能做的就是控制自己的行为,他觉得自己就要守不住了。
  
  何蔚蓝像条小鱼一样往苏选怀里钻,苏选没动,她的手就解开了他的白衬衫。解到第四颗扣子的时候,何蔚蓝停住:“你就不想要我吗?”苏选就把何蔚蓝捧到沙发上。她那么轻,那么瘦,像个未发育完全的小女孩。苏选生怕一使劲,她就碎了。
  
  他们的第一次,是在苏选的办公室。苏选曾以为他是头脑发热,一时冲动,但事后,他更加笃定要和路惜念分手。
  
  回到家已经很晚,路惜念没睡,在被窝里看韩剧,边看边哭。苏选没洗澡就钻进被窝。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有电视机里的故事在煽情。
  
  沉寂后,路惜念开了口:“我们分手吧。”
  
  苏选皱了皱眉,并不悲伤,也不愤怒,只是觉得太出乎意料了。
  
  路惜念接着说:“我爱上了别人。”
  
  “多久了?”
  
  “两年。”
  
  这个时间像一记有力的耳光。打得苏选找不着北。他一直期待分手的结局,然而等到真的面对时,他又退缩了。
  
  3
  
  两年的背叛和欺骗,自己却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这让苏选接受不了。
  
  路惜念搬出去住了,但他们并不算正式分手。8年,吃喝拉撒睡全都纠缠在一起,怎能说分开就分开。
  
  一个人的周末。苏选哪儿都没去,关门闭窗,在家检讨自己。他有什么不好?学历,相貌,事业,男人该有的他都有了。路惜念对他到底有什么不满意呢?苏选想不出来,打电话问何蔚蓝:“你觉得我哪里不好?”何蔚蓝说:“我爱你。你哪儿都好。”
  
  苏选终于明白,不是自己不好。而是路惜念不爱他了。分手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很难越过和路惜念一起经历的漫长光阴,说得矫情点就是:8年里,全是回忆。
  
  正式分手是在相恋8年纪念日那天,他们怀旧并且深情地说了一些话。苏选说:“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会放你走。”路惜念说:“我最害怕的就是看到你难过的样子。”
  
  他们都哭了。于爱而言,眼泪很虚伪;于8年的感情而言,泪水又很真实。苏选小心翼翼地问:“我还能再抱你一次吗?”路惜念点点头。
  
  奇怪的是,分道扬镳的相拥,却比之前的每一次来得都有温度。苏选甚至想吻路惜念。这样的结局也许不完满,但总比两败俱伤、永不相见要仁慈得多。
  
  苏选送路惜念出门时,看见楼下有一个男人在等。那男人真老,怎么看都没有他好。苏选问路惜念:“他到底哪点比我好?”路惜念说:“他哪儿都没你好。我就是爱他。”
  
  苏选笑着点头,他忽然知道了他为什么不爱路惜念,因为这个女人一直都不会给男人留面子。
  
  4
  
  正式分手以后,应该是正式恋爱。苏选终于可以轻松地去找何蔚蓝了,好好陪她吃顿饭,看场电影或者睡个午觉。
  
  但是:苏选并不急于去见何蔚蓝,与之前的亲密相比,如今他们反而疏远了。在电梯间里遇到,只是礼貌性地点头一笑。他越来越多地想起路惜念,她就像一个跟了他8年的影子,忽然不见了,让他有些不自在。
  
  苏选和路惜念分手后的第一次重逢,是在一家饺子馆。这个地方,他们以前来过很多次,俩人都爱吃猪肉白菜馅的饺子。
  
  苏选一个人吃饺子,路惜念携着男友前来。昔目的情侣面对面,她说:“真巧。”他说:“不巧,我是特意来的。”蜻蜓点水的两句话,怎么听都像是余情未了。
  
  第二次相逢是在电影院,他们各自带着伴侣。电影到了高潮情节,何蔚蓝紧紧捉住苏选的手,在他的耳边颤声问了一句:“我们会爱到2012年吗?”苏选没有答话,因为路惜念就在他的左前方不远处。这次是巧合,他们在进场时无意中遇到。
  
  两个女人,像是两把割心的刀,硬生生地把苏选撕成两半。路惜念给男友喂爆米花的时候,苏选觉得自己的心就要酸死了,从来没那么酸过。
  
  电影还没散场,苏选就出去了,在安全出口连着抽了两支烟,转身时,路惜念微笑地看着他。
  
  苏选想都没想,两片唇就压了过去。这和爱不爱没太大关系,是男人的心理在作怪。可是,女人却不这么认为。苏选给路惜念的信号是:“我还爱着你。”这一幕,偏巧被何蔚蓝撞个满眼。
  
  等他们再回到座位时,气氛就变了。苏选心想,难道他爱的不是路惜念也不是何蔚蓝,而仅仅是偷情的刺激和快感?
  
  5
  
  何蔚蓝辞职了,苏选在她的辞职信上看到:“我无法忍受的是,你们分手了,可你还爱着她。”
  
  苏选不由地笑了,何蔚蓝真像个小女孩,辞职信写得像绝情书。他在网上找到她:“重新写一份辞职信。”
  
  何蔚蓝气得直哭,可她没办法。于公,苏选是领导;于私,她爱他。
  
  第二封辞职信,何蔚蓝写得四平八稳。苏选问:“是不是没有回旋余地了?”
  
  “没有了。”何蔚蓝赌气。
  
  苏选软下口气:“今晚搬到我那里住吧。”
  
  何蔚蓝没有拒绝,问了一句话:“我可以住多久?”
  
  苏选被问住了,转念一想,他在何蔚蓝心里是有“前科”的,她亲眼目睹了他对爱情不忠的整个过程。换句话说,他没有让何蔚蓝信任的基础。
  
  “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他打起太极。
  
  自从和路惜念分手后,苏选就再也不敢轻易许诺。爱情需要时间去检验,但是承诺在时间面前一文不值。前一段爱情给他的教训就是:如果能和一个女人一起过8年,那么,无论如何也要娶她。
  
  名份很重要,假如想一直爱下去的话。
  
  6
  
  苏选和路惜念最后一次见面。不是重逢,是约会。
  
  苏选知道不该再见面了,哪怕是为了何蔚蓝,也不该再和路惜念纠缠不清。他不想纠缠,他只是有心病,如果放不下路惜念,那他就没办法好好去爱何蔚蓝。
  
  苏选问得很俗:“你是从什么时候不爱我的?”
  
  路惜念答得很干脆:“我一直都爱你,我想要一个家。是你先不爱我的,因为你一直不肯娶我。”
  
  苏选在心里默念出路惜念的年龄,原谅了她所谓的另有所爱。有个男人爱了她两年就要娶她,而他们在一起8年,他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心。
  
  很多个“应该”抵不过一个“爱”,很多个“爱”又抵不过一个家。苏选终于知道自己哪里不好了,他始终都不懂女人心,不知道女人最终想要的无非是一个“家”。他原本给得起,却没有给。
  
  苏选和路惜念说再见,路惜念说:“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回去的路上,苏选给何蔚蓝打了个电话,问她想不想要一个家。何蔚蓝说:“想,我正在家等你呢。”苏选笑了。
  
  曾经,路惜念陪伴苏选成长了8年,因为爱他。从此,苏选也要陪着何蔚蓝一起长大。
  
  回家之前,苏选买了一枚戒指,如果他和何蔚蓝相爱到2012年,那么,他就给她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