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鸡毛蒜皮一辈子,我想离一次婚

鸡毛蒜皮一辈子,我想离一次婚

时间:2019-03-16 来源:admin 点击:

  10年的婚姻生活即将划上句号
  
  蒋丽丽和欧胖子结婚10年。他们吵了10年,掐了10年,终于,他们达成了共识——离婚。
  
  他们开始商量怎么离这个婚。
  
  “哎,财产、孩子怎么分?”欧胖子问。“儿子归我,也不用担心后妈问题。”“不行,儿子归我。你以为后爸就能对他好?”“那先谈房子,儿子摆一边。”“这破房子也不值钱,这样吧,谁要房子谁就不能要儿子,这样公平。”欧胖子想了个招。
  
  “我要儿子,房子归你。”蒋丽丽说道。“我要儿子,你要房子吧。”欧胖子不甘示弱。
  
  谈话陷入僵局,沉默半晌,蒋丽丽说:“这样吧,由天定,抓阄。”蒋丽丽让欧胖子去制作抓阄的道具。
  
  他到客厅找了个笔记本,从上面撕下两张纸,都写上“儿子”。他揉成团,返回卧室:“先说好,抓到什么就是什么,可别反悔耍赖。”欧胖子不等她回答就拿起一个放进嘴里。
  
  蒋丽丽把剩下那个纸团抓过来来,打开一看,儿子。她开心得在床上直蹦。欧胖子作失望状:“好吧,儿子归你。”“那我们周五去办离婚。”蒋丽丽的语气轻松下来。
  
  他们关了灯,气氛有点不一样。结婚10年,他们终于要甩掉这糟糕的婚姻,开启一个策马扬鞭的人生了。两人都有些激动,直到凌晨,才模糊地睡着了。
  
  他们都在改变
  
  周三,欧胖子回来说单位要集资建房,只要市场价的一半,但已婚的人才能报名要房。他试探地问,咋办?蒋丽丽立即两眼放光:“这样,临时改变策略,我们把存款拿出来买房,等拿到钥匙,把房子一卖,钱平分,再去办手续,如何?”欧胖子想了想,说行。两人拟了一份协议,签字画押。于是别样的新生活就此拉开序幕。
  
  那天蒋丽丽做晚饭时居然哼起歌来,她最喜欢吃火锅,但欧胖子不喜欢,现在他们离婚了,蒋丽丽不用迁就他。欧胖子有些不高兴,他咽了咽口水,还是拿碗来锅里夹菜。
  
  吃完饭,蒋丽丽叫欧胖子辅导儿子做作业。欧胖子一想到以后跟兒子相处的机会越来越少,便耐性出奇地好。
  
  新生活开始了几个月,两个人都觉得家庭气氛空前地友好,以前整天争吵,现在他们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当不把对方当成爱人的时候,他们瞬间变得宽容了。
  
  后来,欧胖子居然健起身来。蒋丽丽也在闲暇时看看书,不再整天盯着欧胖子挑毛病。
  
  维护婚姻的是宽容
  
  冬天来临的时候,蒋丽丽发现欧胖子跟一个女人在街上走,那女人还帮欧胖子拉了拉围巾。蒋丽丽的心情像伤口浸了盐,一阵阵地疼。她开着车上前喊了一声:“胖子!”欧胖子看到她,有些尴尬,他跟女人匆匆告别,钻进车里来。
  
  天气有些冷,风把枯叶吹得越发零落,蒋丽丽开车挤过绿灯,酝酿了半天发问:“她,是你下一任?”本来欧胖子想说不是,后来想想还是得显摆一下,便说:“嗯,我还在对她进行考察。”蒋丽丽有些心酸,但她没显露出来。
  
  蒋丽丽在一周内连续两天都很晚才回来,欧胖子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三次的时候,他心里的火有点大,儿子睡了,他一个人坐着喝闷酒,心焦灼成渣。当一个男人开着一辆宝马送蒋丽丽回来的时候,他居然有了想拿刀砍人的冲动。“那老头谁啊?我觉得他不适合当多宝的后爸。”他说道。
  
  蒋丽丽火了:“合不合适你说了不算。”“这婚老子不离了,老子能说了算不?”欧胖子借酒撒疯,他从抽屉里拿出协议,三两下撕得粉碎。
  
  蒋丽丽被吓着了,接着眼泪就出来了。她越哭越厉害,后来边哭边喊:“死胖子,你不想离就不离,我也不想离,刚才那个人是我们客户……”
  
  他把她抱上床,开始亲吻她。他们好久没亲吻了,两人都激动得像新婚之夜,一切都带着让人颤栗的美好,动人心弦。他们醒来的时候手都是握在一起的。
  
  周末不上班,他们互相搂着,说着各种腻得会起鸡皮疙瘩的情话,这种情话好像很多很多年都没有说过了,他们在被窝里咯咯地笑作一团。蒋丽丽忽然眼圈红了,他们的爱情被生活的铁蹄踏伤,而她曾经月白色的面孔,也在10年的光阴里日渐狰狞。还好,感情的眷恋已成为根深蒂固的习惯,爱终究是埋藏在他们内心的宝石,他们放下怨怼细心地挖一挖,就能发现曾经的璀璨,找回人生初见时的模样。
  
  他们终于懂得,维系婚姻最需要的不仅仅是爱,还有理解、欣赏、尊重和坚固可靠的信赖、设身处地的关怀及将心比心的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