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理智地放手,我无怨无悔

理智地放手,我无怨无悔

时间:2019-03-19 来源:admin 点击:

  实验室恋人的裸婚
  
  作为一名从农村考出来的学霸,我感觉处境与身份都有些尴尬——凭借优异的学习成绩跳出了农门,但经济上的贫穷无以复加;身处繁华都市,成功的机会很多,但我别无所长,只会读书,从本科读到研究生,再读到博士,一路读下来,不像是追求知识,更像是对现实生活的逃避。
  
  好在,读博期间我拥有了一份实验室恋情。他叫李友髯,跟我一样来自农村,家境与我相当。李友髯对科研很认真,但因为有生存压力,需要挣钱,他常会接些私活儿。久而久之,他学术发展遇到瓶颈,导师很严厉地批评他没安心搞科研。
  
  被导师批评后的那天晚上,李友髯约我吃夜宵。两瓶啤酒下肚,他说:“我读到博士,在父母看来他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以后就再也不用管我了。因此,我必须自己挣生活费。”
  
  我深有感触地对他说:“你科研能力强,但又不能不考虑经济压力,导师不理解,情有可原。我们不能怨父母,他们已经尽了全力。我们跟大城市出身的师兄师姐们不能比,这就是现实。”
  
  或许是惺惺相惜吧,我们走到了一起,成了实验室恋人。我们以最经济实用的方式谈着恋爱,最奢侈的消费,是用手机里攒的优惠券去麦当劳打打牙祭。我们一起买打折的衣服、看特价的电影。我们了解对方的那一份心酸与穷酸。过年的时候我们都不敢回家,默默泡一碗面,看着满天绚丽的烟花。我时常自嘲:“故乡回不去,又融入不了大都市,这种处境好尴尬。”就像两个抱团取暖的人,我们都知道我们的感情很脆弱,也很现实与功利。
  
  后来,我们非常低调地结了婚,连婚纱照都没有拍,就请师兄妹们吃了一顿饭。婚后,我戴着一枚几百元的银戒指,住在学校宿舍里,根本不敢想买房、生子这些遥不可及的事。作为跳出农门的学霸,我们都有放不下的光宗耀祖的执念,都有极度的自尊与不断超越自我的渴望。我们也都理性地知道,我们并不是十分地喜欢对方,只是因为惺惺相惜,只是因为我们都没有更好的选择才走到一起。
  
  象牙塔爱情不堪一击
  
  我们结婚的第二年,導师给李友髯介绍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李友髯豁出命来干,终于迎来加薪升职。可大都市的房价涨得太快,买房对我们来说依然遥不可及。房买不了,孩子却必须生,因为双方家长一直催促。无奈,我怀孕后回老家生下女儿,3个月后给她断奶,然后把她留在老家让公婆照顾。
  
  重回实验室,我努力做博士论文,李友髯在职场打拼,我们只有一个念头——尽早买房,把女儿接到身边。
  
  终于,我们在结婚第5年买了房子,把女儿接到了身边。而当时,我已经发现李友髯不太正常有段时间了,他经常出差,我们的夫妻生活质量明显下降,他的神情中总有几分惶恐,时常躲躲藏藏地看手机,有时候半夜醒来坐在床上抽烟……我不免有几分疑心,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的疑心很快被证实,李友髯有了婚外情,他的出轨对象名叫玛丽,是我很钦佩的一位大学教授的女儿。玛丽比我大5岁,一直在国外读书,长相一般,情格泼辣,39岁依然单身。不过她有美国绿卡,在国外有房产有人脉,能让李友髯心无旁骛地追求自己的科研梦。
  
  这些年,李友髯内心觉得是我们母女拖累着他,让他不能发挥自己的天赋。在职场拼命赚钱,并不是他的理想。他渴望做个大学者,整天泡在实验室,衣食无忧地搞科研。
  
  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放手,成全李友髯。
  
  在我们办理离婚的过程中,双方父母都激烈反对,十分难过,李友髯也因为内疚选择了净身出户。
  
  离婚后,李友髯跟未婚妻玛丽打算在国内先待一年再去美国。他每个周末都会接女儿过去,有时还会让玛丽来接。玛丽的思想很西方化,对自己横刀夺爱的行为不但不觉得内疚,甚至认为我和李友髯不合适,分开了对双方都是好事,不仅有益于我的余生,也成全了李友髯。对我这个前妻、“情敌”,她没有一丝偏见,一点也不介意跟我做朋友,跟我女儿也很快打成一片。她的大方与不觉内疚的态度,也化解了我的尴尬。
  
  随着接触的增多,我发现玛丽除了年龄、家境与我不同,思维方式与我迥异,还有更多方面胜过我,比如她更大气、更自信,也更阳光。在我博士后出站前后,她帮我联系了合作平台,让我把实验室的研究成果顺利兑换成经济收入。而且,她善于调和关系,竟然能让我和李友髯像亲人般来往。
  
  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我看到他们也来了。两人出双入对,李友髯对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要说我一点也不难受是假的,不过我很清楚,对于我这样一个单身母亲来说,利用资源让生活变得更有保障才更为重要。而且,对于我心头最为牵挂的女儿来说,能多一个既有能力又疼爱她的玛丽阿姨,也是天大的好事。
  
  这或许就是我经历了多年理性学术训练的最大收获——比起与前夫反目成仇,我更愿意抛开个人感情,从女儿的角度选择趋利避害,选择与前夫共赢。
  
  有人长相思,有人长相守
  
  离婚后我成长了许多。我把父母接到了身边,他们见识了大都市的生活,开阔了眼界;又发现我和女儿这样过得也挺好,心胸也随之开阔,之前的痛苦与担心渐渐消失。不过,对李友髯,他们仍心存芥蒂。我经常跟他们说:“男女关系,本质上是一种资源互补。我和李友髯在一起,对双方都是不利的,而离婚后我们都生活得更好,何尝不是双赢呢?”
  
  那段时间,我父母一直在追看电视剧《如懿传》。我也借机跟他们沟通,说实话我更喜欢《延禧攻略》中的魏璎珞。我父母这代人更重感情,然而我已经不把男女之情当作人生追求。我跟父母说:“后宫女人斗来斗去,是因为她们的世界太小,只看得到眼前那几个人,心里只盼着皇上的宠幸而没有别的出路!”我父母虽然可能听不太懂,但知道我想得开,也就不像以前那么对李友髯恨得咬牙切齿了。
  
  我的前公婆则一直不接纳玛丽,甚至跟儿子也几乎断绝了关系。我有时会打电话劝劝他们,不要因为怄气而伤了身体。可他们就是难以释怀,认为儿子是当代陈世美,让他们丢脸。
  
  一次,李友髯送女儿回来,告诉我他跟玛丽很快要结婚并移民去美国。他拿出一张银行卡给我,说:“我这些年的积蓄都在这张卡里,密码是女儿生日。我父母一直不肯原谅我,他们身体不好,我走以后,请你务必帮忙照应一下。卡里的钱,是给他们养老的。”我点头答应了他。
  
  李友髯很真诚地跟我说了一句“对不起”,让我差点落泪,因为那是他出轨以后第一次跟我道歉。其实,离婚后我变得比以前更敏感、更慈悲。也许,爱是一条通往世界的温柔之路。我知道,需要我爱的人还很多。
  
  一年后,我带女儿参加了李友髯的婚礼。他父母都没到场,来宾大都是科研圈儿的人。而此时,李友髯已经辞掉工作,接受了国外一个著名实验室的邀请。
  
  婚礼上,李友髯身着名牌西装,风度翩翩,扶着娇妻游走在宾客之间。我女儿跟另一个男孩做花童,开心得不得了。
  
  当李友髯夫妻来敬酒的时候,我平静地一饮而尽。从玛丽那春水般温柔的眼眸中,我读到的都是幸福。当我递上红包时,他们很真诚地说了声“谢谢”!
  
  我不怨李友髯,也不怨玛丽,对他们而言这是最理性的选择。我也不怨自己,因为自始至终我都心存善良。我更不怨出身,因为父辈已是竭尽全力将我托举到今天的位置。如今,我只想心存感恩、心存欢喜地好好过这辈子。
  
  我偶尔给前公婆打电话,他们总劝我再走一步,找个比他们儿子更好的人嫁了,我从内心感激他们的善良。不过,有人长相思,有人长相守。至于哪一种是爱,哪一种是利益权衡,很难说清楚。
  
  如今,我觉得单身贵族生活很不错。我有好学懂事的女儿,有朝夕相伴的父母,生活上衣食无忧……尽管婚姻不再,但我发现处处有爱,处处温柔。至于未来,我不惧相亲,不怕重新来过。我坚信,很快,我会被一份更适合我的爱情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