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施了魔法的半次恋爱

施了魔法的半次恋爱

时间:2019-04-05 来源:admin 点击:

  金凯的半次恋爱
  
  上午10点,金凯萎靡不振地找到我说他病了。
  
  我是学校医务室的医生,年仅25岁的金凯是教务处主任。
  
  金凯把温度计夹在腋下10分钟,温度显示正常。
  
  我看出了端倪,嘆了口气:“说吧,你又闹哪样啊?”
  
  金凯隔三差五往我这跑,患的病也千奇百怪,比如“神经病”“焦虑症”“拖延症”等等。一开始我会像知心姐姐一样,为他排忧解难,后来混熟了,我就直接拿扫帚拍他,“扫到病除。”
  
  “女侠,这一次我病得真的不轻!”见我拿扫帚,金凯做滑稽的饶命状:“我明明知道减肥不该吃,可还是禁不住美食的诱惑;明明知道琐事很多,要是出去玩了,今天肯定完不成工作,可还是经不起小伙伴的诱惑;明明知道上班不能来医务室,可还是喜欢冒险行事……你说我是不是没得治了啊?”
  
  这小子难道是旁敲侧击地向我表白?
  
  我不敢多想,因为我不知道怎样拒绝才能既达到目的,又不伤和气。
  
  我装作不明白,板起脸说:“我现在正忙呢,如果你只是来胡闹的,赶紧走开!”
  
  我一严肃,金凯就怕了,点头哈腰地走了,还不忘透过玻璃窗对我挤眉弄眼。
  
  我在这学校上班没多久,这里工资待遇不高,我纯粹只是图一个清闲。刚来的时候就有人给我介绍对象,奇了怪了,他们一致认为我跟金凯比较登对。
  
  这个跟我个头差不多的男人压根不是我的菜,因为我喜欢高“海拔”的。我评价一个男人适不适合谈恋爱的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先在脑海中想象着与他KISS的画面,如果画面是唯美且令人心跳加速的,那才是我想要的,如果还没碰到彼此就笑场,一定是有问题的,比如跟金凯。
  
  金凯是我们大家的,他更适合当“国民弟弟”。同事聚餐,几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拿他开玩笑,问他谈过几次恋爱。金凯显然没看出她们的用意,瞪着无辜的大眼睛说:“半次。”
  
  姑娘们一时来了兴趣,他忙解释道:“我爱她,追她,她却不爱我,远离我。这难道不算是半次恋爱吗?”
  
  众人哈哈大笑,从那之后全校都在口口相传金凯“半次恋爱”的段子。
  
  被施了魔法的丑男
  
  金凯对我“有意思”,这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是从来没有人挑明。
  
  好友倩倩偶尔八卦,问:“有这样一个男人追你,你作何感想?”
  
  我一边熟练地用镊子夹起棉球,挨个儿给体温计消毒,一边说:“没做任何努力就有人喜欢我,这完全是人民币的待遇,我当然很开心,必须对他表示感激。”
  
  “靠谱!你俩有戏!”倩倩拍着大腿说。
  
  倩倩没给更多的解释,我却极力表示不可能。我说:“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定是能保护我、对我好、会做饭、知道心疼人的大帅哥!”
  
  “说不定他被施了魔咒,你只要亲他一下,他下一秒钟就变成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了!”
  
  我把她猛捶了一顿。
  
  抛去其他的不说,金凯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朋友。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说饿了,他总能变戏法似的带给我惊喜,他身上那种吊儿郎当的感觉,让你觉得跟他相处很简单,不用费心思。
  
  所以,工作之余我跟金凯也有联系。
  
  有一天,金凯突然兴冲冲地来找我,说有重要的事情请我帮忙。
  
  “我最近开了一家汽车美容店,正在四处融资,明天计划请一个投资人吃饭,你作陪,咋样?”金凯见我皱着眉头,连忙补充说:“那个投资人吃饭的时候要带上老婆,你说我若是不带个伴儿,不就冷落人家夫人了吗?”
  
  我表示反对:“生命不能承受如此之重。”
  
  “你作为一个女汉子,这点儿小压力都承受不了,怎么能名副其实呢!更何况,我也不能带个太漂亮的过去,一般长相的,给对方一点小压力就可以了,否则不是显得不懂事吗?”
  
  我直接无语,我一直以为“漂亮”是我的标签之一。我心里不痛快,酸溜溜地说:“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呀!”
  
  金凯只傻笑。
  
  好在我是一个乐观的人,自我安慰了一番:这只能说明我的心灵比外表美。勉强答应了金凯,他欢天喜地,临别时,又突然问:“那我在你心目中是什么样的啊?”
  
  我正在气头上,冰冷冷地回他:“我打赌,你永远都不会想知道这个答案!”金凯作势要打,我赶忙吐着舌头溜走了。
  
  半次恋爱的真相
  
  事实上,那天金凯带我见的人,不是投资人,而是他曾经暗恋过的人,也就是那半次恋爱的女主角,本人跟传说中一样漂亮。
  
  这位漂亮女生带了自己的男朋友来。吃饭聊天中,我才听明白,她和男朋友代理了一个保健品品牌,不料有消费者买回家吃了一阵,身体出现异样,住了院,现在向他们索要50万元赔偿。漂亮女生想起金凯的爸爸在公安局工作,想请叔叔帮忙给些处理意见。
  
  我作为有着八卦精神的局外人,目光敏锐且犀利:她躲闪的眼神、她男友的焦虑,以及金凯的故作姿态。我第一次觉得金凯竟然如此的MAN!
  
  吃完饭散场的时候,她看着我,说:“你找了这么好的男朋友,要珍惜!”我挤出一丝笑容,不做辩解。
  
  后来,我们四个又坐在一起吃了好几次饭。为了把戏演得更逼真一点儿,金凯甚至还牵起了我的手,我顺势抱住他的胳膊,半个身子都偎在他的身上。
  
  这一场又一场的戏证明了我是实力派演员,就连金凯也对我竖起大拇指。金凯像智者似的,说:“你的演技不错,可生活来不得半点虚假,以后少用这个特长!”我撇了撇了嘴:“先收拾好你自己的烂摊子吧。”
  
  从头到尾,都是金凯在演戏。其实这事儿哪儿需要这么多次的聚会,可金凯却百试不厌,这让我不禁怀疑,他其实是想见到她。
  
  我受够了充当配角,所以金凯再喊我去时,我直接告病了。人家古代臣子都可以跟皇上告病不上朝,更何况我这免费的苦力。
  
  金凯没来找我,我在家闷了好几天,很无聊。他的微信朋友圈每天都在更新一些心灵鸡鸭汤类的东西,甚至有一两次是他和她的照片。他笑得那么灿烂,像一个初恋的小男孩似的。
  
  倩倩凑过来一看,惊呼:“这小子这么快就找到对象了,还挺漂亮!”
  
  我撇嘴:“半次恋爱而已,有什么值得艳羡的!”
  
  半颗心的爱情理论
  
  我曾经也有过一段半次恋爱跟谁都没说过。23岁那年我爱上了我们科室43岁的主任,他是个有妇之夫。一开始他就明确告诉我,他不会爱上我,也不会为我离婚。我年少轻狂,以为可以征服一切。然而,东窗事发后,我狼狈离开,他却回归了家庭,老婆孩子热炕头,一样没少。
  
  大多数负心的人都能占到便宜,可我想我永远也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自从找回自己的半次恋爱,金凯变了。首先是衣着上,他开始特别注意穿衣打扮,把每一天当成跟姑娘的表白日,然后是对我少了很多热情,让人觉得很心寒。
  
  过了好多天,金凯才来找我,问:“病好点儿了没?”我的心底生气,说话的语气就很生硬:“劳你费心,我还好好地活着呢!”金凯咂巴着嘴,说:“这哪儿来的小怨妇呀?”我把他推了出去,狠狠地关上门,把前来看病的学生吓了一跳。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幸好还有闺密。倩倩说晚上要带我去一个浪漫的地方过情人节。我这才意识到,一年一度的牛郎织女马上又要相会了。对他们来说,这是多么弥足珍贵的日子啊!
  
  天鹅湖边上举行烟花节,我们计划一边喝啤酒一边看。可是,当我拎着酒跑过去时,我们相约的地方出现了一颗用蜡烛摆出来的“心”。
  
  “我是不是很浪漫?”金凯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烟花噼里啪啦地在空中炸开,五彩缤纷,绚丽夺目,我激动得热泪满面。金凯一时手足无措,索性把我搂进怀里,让我用他的衬衫擦眼泪。我任由自己在他怀里哭。
  
  金凯叹气:“原来要想征服一个美女,就得用另外一个美女去打掩护啊!”
  
  经历过半次恋情的人,有的学会了恋爱技巧,懂得巧取爱情,比如金凯;而有的人变得很纠结,她标榜女汉子,内心却很小女人,她学着做小女人,却又处处表现得很强势,比如我。
  
  如此,我倒觉得跟金凯的这场恋爱像是在玩拼图游戏。如果一次完整的恋情是一颗心,那半次恋爱就是半颗心,我们各自带着半颗心行走江湖,直到遇到了彼此,成为一颗完整的心,这便有了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