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陪你情窦初开也陪你两鬓斑白

陪你情窦初开也陪你两鬓斑白

时间:2019-04-05 来源:admin 点击:

  那时,她还不懂“远方”
  
  14岁那年,秦木子正在露天阳台上浇花。隔壁搬来一家人,其中有个少年,抬头向四周打量着,明明表情冷漠,却让那天的阳光都明亮了不少。木子忘了手中的浇水壶,那水沿着半墙一直流下去,咕嘟咕嘟地,浇出了一颗情窦初开的少女心。
  
  柴安跟秦木子同年,他们一家人刚从上海迁到了这座南方的小城。听说,柴妈妈身体有病,这里山清水秀空气好,最适宜休养。秦木子有空就跑到阳台上,往那边观察,他们家一直很安静。
  
  周末,爸妈出门了,木子跑到阳台上,隔壁的柴安正在院子里看书。她在阳台上放音乐,跳舞,闹出各种动静,柴安却没抬过一次头。木子没得到他的关注,却等来了回家的老妈,一看她空空的作业本,拿着衣服架,追了她两条街。
  
  秦木子发现,柴安居然转进了她的班,做了她的同桌。这个一向厌学的学渣,突然觉得,每天早上去上学,是件很美好的事。她爱多买一份早餐奶,悄悄塞到他的桌洞里;上课时,她用手撑着头,偷偷看他认真听讲的侧脸;自习课上,她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歌,就把右边的耳机塞到他的耳朵里。
  
  大多时候,柴安并不理她。有时,他会停下来,问她,“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木子一脸茫然,长大以后那么远的事,谁知道?后来,木子才知道,柴安在时刻准备着,有朝一日,考回上海。那个时候,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远方”这个词,跟自己会有什么关系。
  
  期末考试结束,全校所有师生都知道了柴安的大名。他的名字出现在年级大榜的第一个,比第二名高出一百多分,秦木子简直震惊了,她身边居然坐着一个逆天的学霸,他竟然还在淡定地做着上海中学的期末试卷,她忍不住问他,“你都全校第一了,还不满足啊?”
  
  柴安根本不看她,“这里分数低,我已经退步了。”这个瞬间让木子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远不是学霸和学渣之间的距离。
  
  全世界都知道她喜欢他
  
  秦木子用了点小手段,就和柴安分在了一个互助小组,放学后,她跟着他一起回家做作业。柴安态度很冷淡,她却一点也不介意。
  
  柴妈妈是个很温柔的女人,身体状态好的时候,她会坐在轮椅上,到院子里晒太阳。她看着木子受到柴安的冷待,嘟着嘴不开心,但过一会儿就忘了,又乐颠颠地跟他说这说那,还跑前跑后地帮她拿毯子,推轮椅。
  
  她很喜欢这个整天乐呵呵的小姑娘,有时会逗她,“你这么喜欢来我家,就做我们家的女儿吧?”秦木子不说话,心想:我才不要做你的女儿呢。
  
  柴妈妈笑了,“那么,你是想做我们家的兒媳妇吗?”木子小脸一红,转身跑了出去。
  
  木子的爸妈很欣慰地发现,女儿终于知道用功了,就是老爱往隔壁跑。但柴安那小子有礼貌,学习好,人长得也精神,实在让人挑不出错,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全世界都知道秦木子喜欢柴安,可惜,只有他自己不知道。木子并不急,她要待在他身边,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只为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2013年6月,高考结束,全班人在小城最大的KTV里开告别会,大家都大碗喝酒,扯着嗓子唱歌,每个人都很疯狂,只有柴安是清醒的。结束后,秦木子和柴安一起回家,到了她家门前,她一把拽住他,“柴安,我们一起去上海吧。”柴安顿了顿,没说话,径直朝自己家走去。
  
  那天晚上,秦木子失眠了。她觉得,柴安明明是喜欢她的。
  
  愚人节那天,秦木子受人骗,差点吃了那块“牙膏奥利奥”,被柴安“不小心”碰到了地上,他一定是故意的;听说班主任课间搞突袭检查,木子拼命往教室跑,老师却在她的桌洞里一无所获,那里面的画报,一定是柴安帮她藏起来的。
  
  但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不回应她的感情呢?她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着过往,那些支撑着她一路走来的暖心时刻,那些每想起来都能让她嘴角上扬的小细节,心里越发恨起来,“柴安,你装什么装?”
  
  柴安,你装什么装
  
  那天晚上,柴安也失眠了。
  
  自从妈妈得了病,家里的气氛一直很压抑。妈妈总是痛恨自己的病,拖累了他们爷儿俩。爸爸既要养家,又要照顾妈妈,还一直小心翼翼地,调节着家里的氛围。直到他们搬到这里,认识了秦木子,这个傻乎乎的小姑娘,柴安才仿佛在窒息中,大大喘了一口气。
  
  柴安真的很喜欢家里有木子的时候,她叽叽喳喳地,一个人顶好几个人说话,能逗得大家都很开心,就连长年病痛的妈妈,眉头也会舒展一些,甚至会跟她开开玩笑。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他原本以为等妈妈病好了,他们全家就会回到上海,所以他拼命努力,希望能考进全上海最好的大学。现在,妈妈的病却越来越重,他不得不认命,自己这一生,可能再也不能肆意地飞翔了。因此,他不敢回应秦木子,他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她飞向自己的未来。
  
  那个暑假,秦木子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套出柴安报的是哪个学校,就连柴安的爸妈都被他下了强制令,不敢跟她透露半点实情。秦木子分析良久,选了上海的学校,那是柴安一心想回去的地方,应该不会有错。
  
  录取通知书来的时候,秦木子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柴安竟以将近700的高分,留在了这个小城,让所有人跌碎了眼镜。
  
  在上海读书的第一个“十一”长假,秦木子给父母打电话,想让他们来上海玩几天,却无意中得知,柴妈妈病危了。木子立刻买好了票,赶回了家,她陪在柴安身边,看着柴妈妈病床前的仪器上,数字开始下降,又忽然上升,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随后的几天一直下雨,木子特意买了把黑伞,帮柴安撑着伞,陪他参加告别仪式、遗体火化和陵园的葬礼。柴安一直没有哭,直到葬礼结束后,他才突然觉出了痛,把头窝在木子的肩膀上,像个孩子一样,呜呜地哭出了声。只有木子明白,他妈妈躺在床上的这些年,这个看似清冷的少年到底承受了什么。
  
  他们约好,四年后,一起考研,都报上海的学校。
  
  不管未来是苦是甜
  
  秦木子回学校的那天,跟柴安视频了一路,俩人说了很多很多傻话,有关从前,有关以后。那天晚上,木子的嘴一直都是咧开着的,她舍不得睡觉,总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很怕一不小心,第二天就醒了。
  
  果然,没有多久,柴安就跟木子提出了分手。木子气坏了,连夜赶了回来,才知道,柴安的爸爸伺候了妻子十一年,从未离开过她一天,在他送走妻子后,还没松口气,就被查出患了癌。
  
  木子根本不在乎,她想要和柴安在一起,就不怕路上的风雨,她跟他保证,“你放心,我毕了业就回来,和你一起照顾柴叔。”但柴安不愿意,木子从小被父母呵护长大,他不想她跟着自己受苦。他做得很绝,删了所有联系方式,木子假期回来,他也从不出现在有她的场合,想彻底从木子的生活中消失。
  
  那年的雨真多啊,木子特意打了那把黑伞,她打算曲线救国,“咱做朋友总行吧?”
  
  “不行。”他的决定冰冷得让人绝望。木子的眼圈红了又红,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好,柴安,你不要后悔。”她扔下那把伞,跑进了雨里。
  
  2017年7月,木子大四毕业,她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四川的大山里支教。她赌着一口气,就为了让某人知道,她能吃苦,能吃很多很多的苦。
  
  秦木子从没体验过这样的日子:漏雨的教室,没有厕所的尴尬,日常用水都成了奢侈品,为了让辍学的孩子回到教室,她需要爬好几个山头。有的时候,她累得几乎忘了柴安的存在,但还是惯性一般,把自己的生活晒在朋友圈里。虽然柴安已经不是她的微信好友,但她坚信,他一定能看到。
  
  一年以后,秦木子的支教马上要结束了,她已经和那些孩子、村里人都成了亲人,老天爷也似乎知道这即将到来的分别,每天都下着雨搞气氛。柴安就是这个时候来的,他打着她扔掉的那把黑伞,来接他心爱的姑娘回家。
  
  这一年,柴安在木子的朋友圈里,眼看着这个娇滴滴、爱哭又爱美的小姑娘,一点点变得粗糙,脸上有了高原红,用她自己的话说,简直是丑出了天际,却依然在阳光里笑出了大白牙。她一直比自己勇敢,敢于说爱,敢于去面对爱情路上的一切。
  
  是她让他明白,真正的爱情,不是放手成全,也不是从此花好月圆,一路花香满园;而是两个人牵起手来,就有了更大的力量,愿意成为彼此的后盾,不管未来是苦是甜,都不想放手。
  
  柴安做好了决定,这一生,他陪过了她情窦初开,也要陪她两鬓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