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爱,打了个瞌睡

爱,打了个瞌睡

时间:2019-04-06 来源:admin 点击:

  叶梅最近在和孙大海冷战。
  
  说起来,只是芝麻大的小事。那天,办公室里的90后小姑娘,在网上看到一道很火的测试题,鼓动大家集体参与。题目的内容是,连发三条“我爱你,老公”的短信,给自己的另一半,看看对方什么反应。
  
  除了叶梅,她们几个都收到啼笑皆非的回复。这让她多少有些尴尬,因为这点尬尴,叶梅心里憋着火。下班前一刻钟,她已经盘算好,如果到家前,孙大海还是没理她,她今晚一定要回去跟他好好吵一架。甚至,为了吵得痛快些,她打电话给婆婆,让儿子今晚就住那边。
  
  孙大海下班回来时,叶梅黑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他不明所以地问:“咦,怎么没做饭?”
  
  叶梅没好气地反问他:“你没看到短信?”
  
  “短信?哦,你说那个,我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过,知道你闹着玩,就没回你。”孙大海轻描淡写地说完,进了厨房。
  
  “回复下能怎么样?今天整个办公室,就我落单。孙大海,你要是觉得咱俩过不下去了,趁早离婚就是。”叶梅宣布开战。
  
  很可惜,孙大海没有接招。他答非所问地说了句,我下楼吃点东西,胃饿得疼。转身,就出了门。叶梅气得直接掀了桌上的水果盆,苹果撒了一地。
  
  孙大海回来时,给她打包了她最爱吃的咖喱牛肉饭。叶梅想激怒他,直接将饭盒扔进了垃圾桶,可孙大海仍然是一副“懒得跟你计较”的表情。
  
  叶梅很绝望。是谁说过,婚姻最可怕的不是对抗,而是厌倦。当有一天,这个人连架都懒得跟你吵的时候,那一纸婚书,还有何存在的意义?
  
  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五年,生活无趣得如同一潭死水。前两年,他们尚且还为“蛋炒饭是先放饭,还是先炒蛋”这类小事吵吵架。但不记得从哪天开始,她说的话,孙大海就有了自动过滤和删选的功能。她动怒,他就实行“三不”政策,不发火不顶嘴不服软。
  
  有天,叶梅看到网站里有个调查,“你还相信爱吗?”她将这个问题,问了自己。答案是,相信过,但现在不信了。搭伙过日子而已,何来爱情?
  
  第三天,婆婆将儿子送了回来。一看到儿子,两人就自动还原到恩爱模式,这是他俩婚前的约定,要在孩子面前做个好榜样。
  
  叶梅常常想起五年前。
  
  五年前,孙大海承诺,会一辈子对她好,不离不弃。叶梅经过慎重考虑,才点了头。认识孙大海之前,来自单亲家庭的叶梅,奉行独身主义。从小,她看着父母吵吵闹闹,认定结婚是件可怕的事。十岁那年,父亲娶了别人。母亲的抱怨以及父亲的背叛,让她对婚姻缺乏最基本的信心。
  
  是这个叫孙大海的男人,一点点消除了她心里的阴影。可谁会想到,有一天,她和孙大海走的是父母的老路。所谓的一生一世,白头偕老,不过是一个虚无的梦而已。
  
  一想到孙大海那副样子,叶梅心里就憋得慌。
  
  那天,叶梅拿着计算机,清算每张卡里的余额。让孙大海拿工资卡时,他支吾了半天,不肯交出来,说:“不知道放哪了,大概就是那个数。”
  
  孙大海的迟疑,让叶梅起了疑心。莫非他挪用了卡里的钱,这会儿心虚?
  
  叶梅向来藏不住事,一哭二闹,总算逼孙大海交了出来。上网银一查,好家伙,足足少了五千块。
  
  “说吧,钱到哪里去了?”叶梅冷冰冰抛出一句话。
  
  孙大海装作不经意地回:“借给王浩了,他过两天就还回来,所以没跟你说。”
  
  一听这话,叶梅就更来气了:“孙大海,你说谎能不能先打个腹稿?王浩家什么情况我还不了解,他老婆前两天还拉我逛街呢,用得上找你借钱?”
  
  孙大海没辙了,只好老实交代,钱借给了陈娟。一提“陈娟”这个名字,叶梅就火大:“好啊,孙大海,你们余情未了是吧?行,正好人家离婚了,我给你们机会。”
  
  “不是这样的。她儿子生病了,正好缺钱,我只是帮她救下急。”孙大海无力地解释道。
  
  叶梅越来越确定,孙大海在这场婚姻里走了神。她感觉不到他的关心,感觉不到他对自己的信任。借个钱是小事,但至少得跟她商量下。何况这个女人,还是孙大海曾经爱而不得的暗恋对象。
  
  难不成离婚?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她自己先吓了一跳。这些年,她时常说这两个字,唯独这一次,自己好像当了真。这个男人曾给过她最热烈的爱情,那时候的他,让她相信,也许真的会有白头偕老这件事。但现在看来,结婚就是个错误。
  
  叶梅正理不清头绪时,母亲却住进了医院。那天,快下班时,她突然接到孙大海打来的电话,孙大海尽量轻描淡写地说:“待会先别回家,来趟医院。”
  
  “医院?”叶梅的心跳得厉害。
  
  “你妈在楼梯口摔倒了,这会儿已经没事,不用担心。”孙大海平静地说。
  
  等叶梅赶到医院时,才知道母亲在摔倒的第一时间,将电话打给了孙大海。而孙大海将一切安排妥当后,才通知了她。
  
  “怎么这么晚才告诉我,吓死我了。”叶梅有点埋怨地说道。
  
  孙大海不紧不慢地回她:“就是因为怕你着急啊,你那急性子,还不定出什么乱。喏,现在没事了,放心吧。”
  
  说完,他去学校接儿子,顺便回家给母亲熬汤。叶梅一边切水果,一边跟母亲撒娇说:“妈,哪有第一时间电话不是打给女儿,而是打给女婿的呀?”
  
  母亲笑着说:“谁让我的女婿,比我女儿都靠谱呢。”
  
  这不是母亲第一次这样评价孙大海,她是发自内心地对他满意。所以,叶梅从来不找她抱怨孙大海的不是,抱怨了也是白搭,她总是偏着女婿。
  
  可母亲到底还是看出叶梅藏有心事,借这个机会,叶梅将孙大海数落了一通。听她说完,母亲有些伤感地说:“小梅,你知道吗?和你爸离婚后,我有过无数次后悔的念头。后来仔细想想,那会儿我和你爸并不是不爱,只不过是爱情休眠了而已,可我却将他逼向了别人的怀抱。其实,一生一世这件事,首先要信,信则有,不信则无。”
  
  回家的路上,叶梅回想起母亲的那番话,突然发现,也许最大的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她对孙大海的要求过高,就算是父母,也不可能一辈子将自己捧在手心,何况是原本应该平等相处的夫妻?
  
  到家后,孙大海已经熬好汤,嘱咐了她两句,就去了医院。叶梅心里闪过一阵暖意,这个男人如果不是因为爱她,又如何会这般真心实意地待她母亲好?
  
  也许就像母亲说的,那些爱一直在。只不过蒙了一层尘,轻轻掸去那层灰尘,爱就会散发出其应有的光泽。婚姻会有懈怠期,即便曾经爱得热烈,也要认真经营。而这段时间,她非但没有经营,还总是到处找茬。
  
  那天晚上,叶梅在微博上刷出一段话:世界上没有哪对夫妻是完全契合的,也没有永不倦怠的爱情,只是停停歇歇,最初的梦想被打磨光滑后,悲观的人看到的是鹅卵石,乐观的人看到的是宝石。
  
  大概之前,她就是那个悲观的人,没有看到宝石。白头偕老这件事,只有先去相信,才有抵达的可能。在这个过程中,爱有时会打个瞌睡。但轻轻一碰,爱就会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