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让我们一起慢慢变好

让我们一起慢慢变好

时间:2019-04-06 来源:admin 点击:

  结婚的第五个年头
  
  方子苏第一次有自卑感,是在和沈鹤结婚的第五个年头。
  
  重拍婚纱照是沈鹤提出来的,当年结婚时,沈鹤经济略紧张,婚纱照拍得很潦草。照片洗出来,一种艳俗感,放大的两张,蜜月之后,子苏便收了起来,真心觉得不好看。
  
  由此,沈鹤总觉欠子苏一组像样的婚纱照。
  
  其实子苏倒不太在意,她和沈鹤是大学同学,一见钟情,恋爱四年后结婚,两年后生下儿子豆丁,沈鹤渐渐事业有成、收入颇丰,雇了一个烧得一手好饭菜的阿姨,日子过得安逸美满。但这组婚纱照,沈鹤是真心想拍,子苏当然不会拂他心意。
  
  很快联系了影楼,按照沈鹤的意思,去趟马尔代夫至少去趟三亚拍外景都不过分,但子苏不想折腾,这些年,围着小家,子苏懒散了。所以最后,外景地只选了市郊的熏衣草园。
  
  五月的熏衣草,花开正好,梦幻般的紫色,和白色婚纱堪称绝配。
  
  只是,子苏在穿自己选中的婚纱时,出了点儿小问题,婚纱穿进去,却拉不上拉链——自从生了豆丁后,子苏一直是珠圆玉润,她忽视了自己的腰身。
  
  无端便有些颓然,子苏叹口气:“要么,换另外一套吧?”
  
  帮她换婚纱的女孩子却不以为然:“没事的姐,后面用别针别一下就好。”那是影楼惯用的招数了,不等子苏应答,女孩便利落地将婚纱自后面固定好了。
  
  子苏便抬头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30岁的女子,妆化得无懈可击,只是,即便化妆师水平超高,打了颜色差,也不能完全遮盖双下巴造成的圆润感。另外,婚纱是穿上了,可是没有了腰身的纤瘦,也失去了原有的美感。
  
  子苏对着镜子摇头:“还是换一套吧,宽松点儿的。”也恰在此时,她在镜中看到,换装完毕的沈鹤站在了身后。
  
  白色礼服,中长款,小领口,也有腰身的设计,衬得沈鹤越发修长俊朗,这个而立之年的男子,竟像个翩翩美少年,依然有一副好身材,宽肩、窄腰、紧致的臀、修长的腿……相比之下,子苏太像个中年妇人,即便风韵犹存。
  
  所以,镜子中的两个人,看上去并不相配,这让子苏忽然就生出浅浅的自卑——当初,郎才女貌可是对他们最多的评价了。但现在,她配不上他的相貌了,竟然。
  
  她还真是追不上这个男人
  
  沈鹤不觉子苏的失落,笑问:“怎样?”
  
  子苏过了半天才回答:“挺好,只是……”她转过身来,幽幽看向沈鹤,“你看,这样的婚纱,我竟然穿不进去了。”
  
  沈鹤伸手抚了一下子苏肩头,笑起来:“嗯,胖了,证明我养得好。”
  
  是宠爱的玩笑,可是,子苏却没来由地难受了一下,想起恋爱时,沈鹤最喜欢赞她的,便是“腰身盈盈一握”,不由黯然喃喃:“是胖了,也老了。”
  
  沈鹤却“切”了一声:“老婆,你不是矫情的人哪?”
  
  是,子苏不是矫情的人,以前不是,但是眼下,由不得她不是了。最后,子苏还是坚持换了套宽松式样、不收身的婚纱。
  
  子苏心里,有些在意了。
  
  那日之后,子苏决定偷偷减肥。偷偷地,是因为不想沈鹤看到她因此滋生的小自卑。
  
  然而,决心易下,真想要减下这些年不动声色长出来的脂肪,太难。首先,子苏轻微低血糖,耐不了饥饿,还偏爱甜食。另外,子苏天生不爱运动,只去健身房跑了半个小时的步,第二天腿就抬不起来了。至于药物……子苏还是有理智的,不打算冒险。如此,也只能从饮食结构改善,但两天后,因餐桌内容偏素,沈鹤和豆丁就一起抗议了。
  
  没办法,子苏只能满足那爷俩的食肉欲,自己也不能一口不吃,怕沈鹤看出什么来。
  
  这样过了大半个月,体重丝毫未减。子苏有些灰心,也真切地看出她和沈鹤的差距——这个男人每天早上至少跑1小时,天气好了去公园跑,天气不好在跑步机上跑,从来没有间断过,原来,她还真是追不上这个男人,不如他坚持、有定力、有恒心……好在,这些年,沈鹤待她如初。可是日子还长,这样下去,要子苏怎么安心?
  
  像一道分水岭
  
  就在子苏的危机感降临之际,圣诞节,沈鹤的公司举办宴会,要求中层必须带家属。
  
  华丽的酒店衣香鬓影,西装革履的沈鹤周旋于同事之间,谈笑风生。而那些年轻的女职员,看他的目光,分明,爱慕多于敬重。
  
  那晚,子苏也刻意精心装扮过,一袭孔雀蓝色晚礼服,妆是请人化的,淡而雅致,连首饰也做了精心搭配……饶是如此,在当面客套的寒暄之余,子苏还是听到有女孩子议论:“看,沈太太配不上沈经理呢……看上去比沈好像大几岁似的……听说是大学同学,不像……”
  
  子苏几乎夺路而逃,好不容易才坚持到了宴会结束。
  
  沈鹤喝了不少的酒,两人打车回去,途中,沈鹤随口笑说:“现在的女孩子,可都了不得……你看她们,一个比一个精明……”
  
  放在平时,这话并没有什么,但此刻,却如荆棘一般,刺得子苏浑身不舒服。沈鹤还在说,子苏忽然大声打断了他:“对,她们都年轻漂亮,都比我好。”
  
  这一嗓子,沈鹤的酒立刻醒了多半,却不明白子苏为何无端发怒,茫然问:“你怎么了?”
  
  发过了脾气,子苏也知是自己无理,可是心里,却说不出的委屈,她不答沈鹤,转头看窗外,忍着忍着,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沈鹤怔怔。
  
  像一道分水岭,那晚的宴会之后,子苏觉得和沈鹤之间,有了一种界限。有时候,她看着这个英俊男子,觉得和他的差距,原来如此之大。她只是一个寻常的家庭小主妇,发了胖、也不再精致和漂亮。沈鹤的一切,却越来越好。
  
  自卑如影随形,在沈鹤面前,子苏开始失去曾经的从容,忽然变得敏感而刻薄起来,忽然会为一件小事发脾气。比如,沈鹤购置新衣,问子苏是否好看,子苏只轻扫一眼,撇嘴:“不适合你,太年轻了。”
  
  然后又说,“不过,你本来也年轻。”弄得沈鹤不明所以。再比如,有几个晚上,沈鹤求欢,子苏却硬硬别过身去,“我不想。”然后用被子把自己裹紧——从婚纱照之后,子苏就开始害怕在沈鹤面前展示自己的身体,那让她自卑。但是拒绝之后,子苏的心却难受得不行……还有一次,沈鹤随口评论电视剧中一个女演员:“是好看啊。”子苏却一下恼了,啪地关了电视……
  
  家里的气氛,微妙又紧张起来。
  
  新年就这样萧瑟地过了。
  
  一场久违的欢好
  
  却也就在元旦之后,子苏忽然发现沈鹤的生活发生了变化。首先,早上他不再坚持天天跑步了,这太不寻常,子苏诧异数日,还是忍不住追问缘由,沈鹤答得轻描淡写:“跑了这么多年,跑累了,三十出头的人了,偷偷懒吧。”
  
  还有,向来注重仪表的沈鹤也未再添置过任何新衣,旧衣服随手扯了就穿,头发也不再梳理得那么整齐……
  
  不坚持跑步了,沈鹤的体重开始直线上升,并且,因为随意,看上去也不再那么俊朗,中年男子的各种特征,一日日显现出来——小肚腩、抬头纹、泛了几丝白的鬓角……
  
  这真的不像沈鹤。曾经的沈鹤,是那么精致而一丝不苟。
  
  却还有更不像的,沈鹤的公司在上海成立分公司,老总指明要他过去负责半年,把公司做起来。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半年后,沈鹤的身份便是总公司副总。可他竟然拒绝了,知道消息的同学私下跟子苏说:“你们家沈鹤太过分了,那么好的机会拱手让人,你劝劝他……”
  
  子苏打过去电话,沈鹤承认:“老婆,咱的钱也够花了,我不想拼了,何况还要两地分居半年,我不舍得。”
  
  子苏一怔,随即心里一暖。原来,沈鹤还是最在意她、在意家的。长期横亘在心里的隔阂,忽然浅了好多。那天晚上,在气氛和谐的晚饭后,水到渠成地,两人有了一场久违的欢好。
  
  爱到不惜让自己变得糟糕
  
  日子慢慢回到从前的自然安逸,子苏又开始吵沈鹤:“你不能再胖了,不好看……”或者,“把头发梳整齐些,去见同学呢,别给我丢人……”要么,“不能总拒绝应酬,要多赚钱,咱全家都靠你养活呢……”半嗔半宠的口吻,沈鹤听了只呵呵笑。有一次,笑闭,沈鹤对子苏说:“还是这样过日子好。”
  
  子苏也笑,想,沈鹤也安逸于这“不求上进”的生活了吧。然后那个周末……子苏打扫卫生,擦桌子时,顺手拿起沈鹤放在茶几的手机。嘟嘟声想起,子苏由此也看到了沈鹤和同学互发的几条微信。
  
  同学:那日见你,变化太大,沈鹤,这太不像你了!
  
  沈鹤:这样好,这样,子苏会安心。
  
  同学:子苏因何不安心?莫非你……
  
  沈鹤:什么都没有,是子苏她……想多了,她变得自卑、不快乐。我心疼她那样……
  
  只看到此,眼泪已经模糊了子苏视线——这一刻,子苏终于知道了沈鹤的爱,他爱她,爱到不惜让自己变得糟糕。
  
  是她太自私。
  
  这时,子苏听到沈鹤在厨房喊:“老婆,糊锅了。”
  
  子苏应了一声,伸手拂去脸上的眼泪,放下沈鹤的手机走进厨房,看到沈鹤煎的荷包蛋已经成了黑色。微微发福的沈鹤在一旁呵呵笑。
  
  走近沈鹤,伸手环住他的腰,轻轻靠过去,子苏说:“亲爱的,明天开始,我想和你一起跑步。”
  
  “什么?”沈鹤仿佛没听清楚。
  
  子苏更加用力地抱紧沈鹤:“我要陪着你跑步、买新衣、好好做事,我要陪你变得更好,而不只是一起变老。”
  
  沈鹤的身体微微一颤,然后,他握住了子苏绕在自己身前的双手,紧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