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甜豆花咸豆花

甜豆花咸豆花

时间:2019-04-08 来源:admin 点击:

  那是个雪花漫天飞舞的早晨。在一个只有四张桌子的豆花小吃铺里,他是第一个顾客。
  
  他跺着脚,搓着手,要了一碗豆花和两根油条。一双细润、白晳的手端来了一海碗热腾腾的豆花,上面滚着红红的辣椒油。顺着这双手,他看到了一个姑娘笑盈盈的大眼睛,眼里的微笑驱走了他满身的寒意。
  
  或许太饿,他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额头上不断冒汗,眼角也淌出了泪,嘴里不停地发出啧啧声。
  
  姑娘咯咯笑着对他说,慢点吃,看你辣的,她顺手递给他一条白毛巾。
  
  他边擦边说,没想到北方的豆花是成辣味的,我们南方的豆花是甜甜的。
  
  姑娘睁大眼睛说,还有甜豆花?真想尝尝。
  
  他摇头说,冬天还是吃你这里的豆花够味,感冒都能治好了。
  
  顾客渐渐多了起来,姑娘在小小的铺子里忙碌着,粉红色的毛衣裹着她丰满的身体,让她宛如严冬里的腊梅般俏丽绽放,让他看得有些痴迷。
  
  他每天都穿过马路来这里吃豆花,每次姑娘都给他递过来一条干净的白毛巾,那条白毛巾散发着淡淡的皂香。
  
  公司派他到这个小城开展业务,有时候跑完业务他就来铺子里坐坐,慢慢地和姑娘熟识了。姑娘的母亲早逝,有个弟弟还在上学,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高中毕业她就开了这个铺子。因为父亲还在别处开着电器修理店维持一家的生计,平时只有她一个人打理铺子。
  
  姑娘不忙时就为他沏一杯热茶,然后拿出编织针坐在那里织毛衣。编织针在姑娘的手指间灵巧地穿梭,他镜片后的眼睛也在她的手上身上游走。他给她讲跑业务的辛苦往事和南方的美景美食,姑娘听得入迷时就抬头望他。他笑着逗她说干脆以后嫁到南方好了,既享眼福又饱口福。姑娘羞红了脸,像红红的炉火,烧得他全身发热。
  
  两团火燃烧了寂寞的冬夜。他俯在姑娘耳边说,你就是我百吃不厌的豆花。姑娘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说,那你就吃一辈子我的豆花吧。
  
  整个冬天,他被豆花裹得有些透不过气,他盼着春天早点到来。
  
  春天来了,他像候鸟一样飞走了,只不过他的迁徙方向是由北往南。
  
  他穿着姑娘亲手织的毛衣,带着姑娘做的一保温瓶豆花,载着姑娘的体温和余香踏上了返程的列车。他发誓说他会回来接她,带她去南方圆梦。姑娘的大眼睛水汪汪、亮闪闪的,照得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列车还没到站,他迫不及待地脱去了厚重的毛衣。这边的气温太高了,他换上了短袖衫。吃了一半的豆花也酸了,他连保温瓶一同扔进了垃圾筒。
  
  回到南方的日子里,他又吃起了甜豆花,还恋上了如豆花一样甜腻腻的江南女子,包括她的嫁妆。
  
  每天吃着甜豆花,他突然感到味觉麻木了,吃什么都索然无味。他是多么强烈地渴望再吃辣辣的成豆花,多少个梦里,一碗碗成豆花幻化成姑娘的笑脸围着他飞转。
  
  在一个飘雨的傍晚,他终于回到了阔别两年的北方小城。烟雨中,他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豆花小吃铺,细细辨认后才发现那里已经醒目地建起一家大酒楼。他失望地走着看着,附近一家同名的小吃铺子让他眼前一亮。
  
  他犹豫地推开门,迎面走来的老太太问他要吃什么,他点了豆花。
  
  见店里人少,他就向老太太打听原来那家豆花小吃铺里的姑娘的去向。老太太告诉他,那个姑娘未婚先生子,实在呆不下去了,把铺子盘给她后,一个人带着孩子去南方找什么甜豆花了,还莫名其妙地恳求她一定要保留“豆花小吃”这个铺名呢。
  
  老太太端来一碗白白的豆花,就到厨房忙去了。他抖着手送进嘴里一勺豆花,什么滋味都没有。他又放了一大勺辣椒油,再吃一口,顿时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