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我不知道你的秘密

我不知道你的秘密

时间:2019-04-13 来源:admin 点击:

  1
  
  站在那扇陈旧的、漆色斑驳的暗红色铁门前,清馨犹豫了半天,还是把抬起的手轻轻放下了。
  
  而放下手的那一刻,心也跟着失重般地一松。忽然有些害怕,害怕那扇门内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情形——张跃的出轨。虽然跟了一路,清馨都没有发现别的女子的踪迹,只有张跃一个人,径直地来到这个陈旧的小区,上了这栋老式的墙壁爬满青藤的楼房,然后进入了位于顶楼的这间房子。
  
  一路上,张跃没有东张西望、没有犹豫和停滞,走得自由自在,好像是回家一样。也为此,丝毫没有察觉几米之外的清馨,正默默地、紧张地跟着他。
  
  在最后一层楼楼梯的转弯处,清馨停下跟踪的脚步,透过窄窄的楼梯扶手的缝隙,她看着张跃熟练地开了那扇门。进入后轻轻关闭。
  
  清馨心跳加速地上了最后的十几个台阶,站在了门前。侧耳倾听,门内却寂静无声,没有说话的声音甚至没有脚步声。过了片刻,清馨才听到里面隐隐传出类似某种电器发出的嗡嗡声,时快时慢。
  
  清馨讶异不已,张跃来此,到底是做什么呢?应该不是清馨最担心的事情,可是张跃有什么要隐瞒自己的呢?就在这个离家不足五百米的小区里,他握着另外一套小房子的钥匙。而就在那套小房子里,有着张跃不想为清馨知道的秘密。
  
  2
  
  思忖再三,清馨还是放弃了敲门的打算,不管张跃来此做什么,既然他瞒着她,那么如果她贸然闯入,情形都会让彼此尴尬。清馨不希望面对那种尴尬。
  
  结婚前,母亲对清馨说,美满婚姻的关键,是尽量不要置对方于尴尬境地,如此,凡事就有得商量。
  
  所以,尽管此刻清馨迫切想知道张跃的秘密,可她还是忍住了。清馨是爱张跃的,他是清馨26年来遇到的最符合她愿望的男子,英俊、沉稳,受过良好教育又略带羞涩。清馨相信,一个略带羞涩的男子,他的心地一定是良善的。那么,不管他有什么秘密,应该都不会太出格。
  
  所以,清馨决定结束这次跟踪,不和张跃面对面地对质。
  
  想至此,清馨转身静静地下了楼,然后拐到超市买了海鲜和蔬菜——1个小时前,张跃在电话里说要加会儿班,不会太久,回家吃晚饭。
  
  张跃并不知道,清馨接电话的时候,其实就在张跃公司的楼下。如她所料,张跃又加班。
  
  清馨是后来发现的,差不多每个周五,张跃都加班。
  
  起初,清馨并未疑心什么,直到不久前的一次,也是周五的下午,张跃打电话说加班,不回去吃晚饭了。清馨一个人无聊,打游戏的时候电脑出了点儿故障,于是拨打张跃电话询问,没想到张跃的电话却关机了。清馨便找出张跃公司的号码打过去,可是打了好几次,一直没有人接。
  
  从张跃公司到家,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但直到一个多小时后,张跃才到家。
  
  清馨询问,张跃才发现手机没电了,至于公司电话,张跃解释说,加完班之后和同事去吃饭了。
  
  但说这句话的时候,张跃脸红了。以清馨对张跃的了解,他只有撒谎的时候会脸红。两人刚刚恋爱的时候,有次为了不出远差,张跃当着清馨的面跟领导撒过小谎。那次,张跃就脸红了。
  
  所以,关于加班的说辞,凭借一个女子和一个新婚妻子的敏感,清馨确定,张跃撒了谎。但到底证据不足。所以当时,清馨并没有拆穿张跃,只是随后,在又验证了两次后,清馨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再然后,清馨便在周五下班后跟踪了张跃,于是毫不费劲地发现了秘密所在。
  
  至于那秘密的真相,清馨在做张跃最爱吃的清蒸鱼的时候,想好了探知的办法。
  
  3
  
  差不多清馨刚把饭做好,张跃便回来了——那套小房子本来就离家很近,张跃甚至还来得及顺路在街对面的花店买了一捧清馨喜欢的拂郎花。
  
  当然,这种近,应该是刻意的,就是为了可以尽快回家。
  
  一切看上去都安好,好似张跃真的是加了班,然后赶回来和妻子吃晚饭,笑容里带着甜蜜恩爱,两人还喝了半瓶红酒,又一起打了半天游戏……
  
  上床后,张跃如以往一样拥抱清馨的时候,虽然也如以往回应了,可是想起那道暗红色的铁门,清馨的心,还是隐隐不舒服了一小下。
  
  所以,清馨决定了,要尽快打开那道门,解开心里的谜团。
  
  半个月后,机会来了,张跃公司去广州开贸易展览会,他被提早派过去安置会场。一来一回,差不多要十天时间。
  
  给张跃收拾行李的时候,趁他不注意,清馨把他的钥匙随手丢进了抽屉。
  
  张跃不是个太仔细的人,出门也用不着钥匙,所以清馨断定,他不会太留意。
  
  果然,检查行李时,张跃只查看了必要的物品——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和公司的空白合同等,把箱子一合,走人。
  
  4
  
  张跃离开后,清馨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赶往那个不远的小区,一是清馨其实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凡事要跟老公刨根问底,所以对自己这个行为,她并没有太多自我鼓励,觉得包括跟踪的行为,都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另外,清馨害怕看到会影响自己和张跃感情的秘密。
  
  可两天后的黄昏,清馨还是被自己的脚步带到了那栋楼前,饶是再好的耐性,清馨也等不下去了,或者弄明白之后会带来不好的影响,可是不弄明白,清馨担心自己会逐渐和张跃不由自主地疏远,从内心,到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回避了,只是张跃不是敏感的人,没有察觉罢了。
  
  所以权衡利弊,在门口站了两分钟后,清馨打开了那扇暗红色的门——张跃并没有防备,或者他相信清馨,所以那把清馨没有的防盗门钥匙,就那么随意地挂在了他的钥匙链上。
  
  很寻常的一套老式的小房子,大约五十平方左右,客厅极小,摆着一套旧沙发,上面布满了灰尘。小小的杂物间里堆满旧房主的书籍、厨具等杂物,也是好久没有动过的样子。唯一宽敞的卧室——清馨推开门,呆住了。
  
  房间里没有床,没有任何其他物品,满地摆放的都是电动汽车、火车、遥控飞机……竟然,是玩具。满满的一地,包括角落的纸箱里,新的旧的款式各异。那辆电动小火车,还铺着弯弯绕绕的轨道。
  
  在愣怔了好半天后,清馨蹲下来,开动了轨道上的小火车,房间里立刻响起了那日她在门外听到的嗡嗡的声响。
  
  原来,这就是张跃的秘密,原来,在这个29岁男人沉稳的表象下,还有着一个孩童的嗜好。或者是为弥补儿时喜欢而不得的遗憾,或者其他原因,让张跃至今还迷恋这些本该属于孩童的玩具,迷恋到成瘾,始终不能放弃。可是,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一个丈夫、一个公司的白领,他不能把这个爱好公之于众,所以,只好把它们都安置在这里,让它们成为他独自的秘密。
  
  张跃不对清馨说,也是为不想她知道他的这个“心理缺陷”。
  
  恍然之后,清馨关闭了正在轨道上欢快奔跑的小火车,把它放回最初出发的地方。退出来,清馨把房门关闭,如同上次一样,静静地离开了。
  
  5
  
  把钥匙收好,清馨的心平静下来,然后拨了张跃的电话,嘘寒问暖、撒娇说笑,其他的,只字不提。在电话那端嘈杂的声音里,张跃好似寻了一处稍稍僻静之处,压低声音说:“宝贝,想你了,想回家了。”
  
  清馨笑。她知道张跃说的是真心话,他当然想她了,他们曾是一见钟情、相互爱慕的男女,后来有幸结为夫妻,除了那个小秘密,从恋爱到结婚,张跃对清馨的爱,她感触得很清晰。如同她爱他。所以,想念不过是寻常事。
  
  可是清馨还知道,张跃想念的,还有他那满屋的电动玩具。当然,清馨不会说出来,就如她也不会告诉张跃,其实,她也有自己的小秘密——每次生气的时候,清馨会一改平日的温和,像个小兽一般大声喊叫。只有这样,心里才能舒畅。喊叫的时候,清馨会避开张跃、避开所有熟悉的人,因为那个样子的她,是不美的甚至丑陋的。清馨不想让张跃看到,至少,现在还不想。
  
  也许有一天,日子细水长流地过下去,两个人从爱人过成亲人,感情坚若磐石,无论好的、坏的,彼此便会再无隐瞒。但现在还不行,婚姻刚刚开始,还是需要用心经营和维护的。用一句台词说,便是“少不得用小心来成全恩爱”。
  
  所以,对着电话,清馨只对张跃说:“我也想你,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