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紫薇之美

紫薇之美

时间:2019-04-14 来源:admin 点击:

  对于“薇”的最早认知,准确地说是在阅读了《诗经》之后,其中的名篇《小雅·采薇》至今还能够吟诵几句,同时知道那所采之薇是一种可以食用的野菜;这种弥足珍贵的野豌豆,后来还被隐居首阳山的伯夷、叔齐采食过。可是了解“紫薇”这个名词,却是在电视剧《还珠格格》热播之时,那知书达理、温柔娴淑的紫薇格格,给人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而真正认识那花团锦簇、灿若云霞的紫薇花,则又要往后推上一段时间,并且对其就像是遇到了红颜知己,可谓相见恨晚,一见倾心。
  
  首先倾心的是紫薇的花形之美。紫薇在我们乡下多为零星栽植,之前虽然偶有所见,却因掩映在葱茏的万木之中而没有过多地关注。倒是我现在蜗居的小城,公路两旁、公园内外、湖畔溪边,随处可见她妩媚艳丽的摇曳身姿:那红的娇艳,紫的优雅,粉的温婉,白的靓丽,甚是清雅迷人,赏心悦目。眼球此时似乎也变得更加贪婪起来,总是从不同的角度来洞察那含苞待放的激动,那低眉颔首的娇羞,那亭亭玉立的绰约,那袅袅娜娜的柔美……每一朵花只有一次盛开的机会,她们都会小心并且认真地对待,决不容许错过一步成遗憾,或者错开一朵留笑柄。争先恐后,前仆后继,这些细碎紫红的笑颜,爆米花一般竞相绽放,同时密密匝匝地邀约在一起,很快便会形成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花球,在夏日的暖风里招呼着熙熙攘攘的来往过客。还有那淡雅的芬芳,馨香的气息,会刺激着你的嗅觉,熨帖着你的肺腑,让你在这炎炎的夏日,惬意地领略另类的万种风情。
  
  其次倾心的是紫薇的坚韧之美。其坚韧在我看来,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生命力极其顽强,可活500年以上,并且对环境从不挑剔,田埂上、原野中、院落里,到处可见“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的俊俏身影;对气候从不屈服,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烈日炎炎,抑或露压霜凌,她都能经受住严峻的考验,因此千万不可小瞧那端庄儒雅的外表之下,深蕴着的丰富内涵、坚强意志与坚定信仰。二是花期特长,历时四五个月之久,故享有“百日红”的美誉,这与“娇颜映日含香远,媚影临窗带露湿”的月季花堪可媲美;对此,宋代诗人杨万里留有诗赞:“似痴如醉丽还佳,露压风欺分外斜。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明代薛蕙对这种观点显然也予以认同:“紫薇花最久,烂漫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续放枝。”
  
  再次倾心的是紫薇的人格之美。一如“岁寒三友”“花中四君子”之称谓,古时亦有“十八学士”之说。前人将紫薇、茶花、南天竹、六月雪等十八种花木并誉为“十八学士”,居首的紫薇花被视为“官样花”,无怪乎品味志趣相投相契的封建士大夫们,多对紫薇花情有独钟,常借花言志,托物抒怀。别的文人墨客姑且不论,单说晚唐诗人白居易,他在志得意满时曾诗兴大发:“丝纶阁下文书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不曾想第二年他被明升暗降派至杭州任职,面对西湖边上的大片紫薇,那种感觉却迥然有异:“紫薇花对紫薇翁,名目虽同貌不同。独占芳菲当夏景,不将颜色托春风。”顺境与逆境的巨大落差,让“紫薇郎”时隔一年便变成了“紫薇翁”,难能可贵的是,他那“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的鲜明个性,依然在诠释着人格之美,美在一份从容与淡定,美在一份自信与超然。
  
  此外,紫薇還有一种“臭美”的俗称:痒痒树。宋代梅尧臣诗云:“禁中五月紫薇树,阁后近闻都著花。薄薄嫩肤搔鸟爪,离离碎剪晨曦霞。”此诗就很形象地描绘出紫薇的憨态可掬与活泼可爱之处,人若用指甲搔弄紫薇的树身,树上的枝枝叶叶就会乐不可支地轻颤起来。轻颤起来的,当然还有受到熏染的心情,让你怎能不去尽情地欣赏,这夏日的美丽,去酣畅地感受,这紫色的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