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雨夜里的生命永恒

雨夜里的生命永恒

时间:2019-04-22 来源:admin 点击:

  第8号台风“桑美”带来了强降雨。从傍晚开始,风大雨大,一直下到后半夜还不停。那雨不叫下,简直是从天上没头没脑地往下倒!我估计。一些小山村说不定会出事。
  
  果不其然,天没亮,市委宣传部来电话,说马勺子村发生泥石流,情况相当严重,都报到中央去了,叫我们电视台立即派记者前往灾区。
  
  此时,新闻部就我一个夜间值班记者,我连忙给早班记者打电话,叫他提前到岗。
  
  赶到马勺子村,原来那些熟悉的房子和道路,一点儿都认不出来了。山脚下那一排排房子不见了。到处是深深浅浅的烂泥和石块,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树木庄稼和牲畜的尸体,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我从没经历过这种抢险现场,吓得腿有点儿发软。
  
  往那边看看,解放军战士和其他救援人员已经赶到了现场。市领导成立了临时指挥部,把救援人员分成几个小组,分头去抢救幸存者。
  
  那些埋得不深的村民,一个个泥人似地从泥石浆里爬出来,呼天抢地,叫我们去救人。
  
  我正要往前边跑,只听有人喊:“这儿,这儿!这儿有个房顶,下边肯定有人!”我忙放下摄像机,抓起一把铁锹去铲泥石。泥石流是夜间发生的,村民都在熟睡中,一般来说有屋就有人。我们拼命地往下挖。
  
  不一会儿,听到小孩的哭喊声。大伙奋力掀开屋顶。看到屋角被一棵粗大的树干隔开,留有一点点空间。一个光着身子的男孩,大约两三岁。满身满脸都是泥,有气无力地哭着喊妈妈。我赶快放下锹,跑上去抱男孩,可是抱了几下,男孩动也不动。大伙又把周围的泥石清掉一些,我又着急去拽男孩。男孩的身子拔出来了,脚却被什么东西死死地挂住。
  
  一个战士大声喊:“慢一点儿,不能拽,再挖掉一些泥石,不要急。”
  
  我停住手,紧紧地抱着泥猴一样的男孩,他光光的小肚子靠着我的身子,一吸一吸地喘气。多么可怜的孩子,他爸爸妈妈在哪儿?大伙又挖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挂着男孩脚的不是树木,也不是铁丝,而是一只手,一只大手!
  
  那个小战士一看,又大声喊:“哎,哎,不要急。不要急,下边还有人哪!”
  
  我死死地搂着男孩,不敢撒手,也不敢再拽。撒手,怕他再一次陷入烂泥中;往上拽,又怕伤着他。我就那样半空里悬着身子,搂着他,让大家去刨下边的人。
  
  刨了好一会儿,露出一个人头来,已经被泥水糊得看不清眼睛鼻子,长长的头发往下滴泥水。大家认出来是个女人——应该是男孩的母亲。她一只手死死地抓着小男孩的脚,往上托。看得出,她在使尽全力将她的儿子往上推——推向希望,推向天堂。母亲已经全身僵硬。被凶猛的泥石流挤压成泥塑一般,她就那样站立着,手伸向天空。
  
  我们含着泪,用力掰开这位母亲的手,取出男孩的脚。然后准备将这位伟大的母亲放平,送她到一边去集中,入土为安。可是,放了好一会儿,就是放不倒她。我们将她身子周围的乱泥石都挖空了,仍然无法将她放倒。只听有人大声喊:“不要急,下边还有人哪!”
  
  大家放开手,又抓起工具奋力去刨下边的人。刨着刨着。看到那母亲的脚,被下边一只更大的手牢牢地抓着。
  
  我明白了,这只大手一定是男孩父亲的手。大伙对他生还还抱着希望,想迅速掰开他那只有力的大手,把女人尸体先移开,然后把他救出来。可是,任凭怎么掰,那铁钳一般的大手就是掰不开。大家没办法,只好顺着他的身体往下刨。渐渐地我们看清,男孩父亲的头被泥水浸透的蚊帐裹着,弄掉蚊帐去摸他的脸。他已停止了呼吸。
  
  大家再往下刨。男孩的爸爸全露出来了。他张着嘴,嘴被泥堵满。他瞪着眼,眼睛已经被泥浆糊死。他知道,生命的延续就在手上——只要把妻子托上去。妻子再把儿子托上去。就有了生的希望。
  
  大家满脸汗,满脸泪,手上刨出血,终于把一家3口全刨了出来。
  
  我请求大家。不要急着把这对伟大的父母抬走。我拿来照相机,给他们拍下最后一张照片——生命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