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雪落无声时,爱情回来过

雪落无声时,爱情回来过

时间:2019-04-25 来源:admin 点击:

  苏然用手抹了抹满是雾气的镜子,那张苍白且略带几分浮肿的脸立即就呈现在眼前。最近几年苏然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愿意照镜子,衰老就像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似乎随时都可能掉下来,斩断她那根焦灼而敏感的神经。
  
  过完34岁生日以后,苏然就决定不婚了。可说来奇怪,自那以后,她竟然频频梦到陈哲。梦境真实且荒谬,有一次梦到与陈哲在逛街,有一次竟梦到跟他结婚了。然而她至少三年不曾与陈哲联系了,这让苏然百思不得其解。
  
  青梅竹马少年时
  
  苏然与陈哲是那种典型的青梅竹马。两家是邻居,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做同桌,一直到上初中。上初中以后,虽然两人不再是同桌,但总是约着一起上学。在树影斑驳的夏天,无论是早是晚,陈哲总是会在约定的路口等她,风鼓起他的白衬衫,就像是一面小小的船帆。他们的自行车穿过白杨树斑驳的树影,阳光落在陈哲的身上,他眉眼安静,声音清澈明亮,这些都给苏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候的陈哲,是校园里校草级别的人物。
  
  与陈哲渐行渐远,应该是从高中开始。高一那年苏然选了文科,而文科同样优秀的陈哲却认为将来理科更好就业,硬着头皮选了理科。再之后,苏然去了江南一所百年老校,陈哲北上进了一所理工名校。从此便音信全无。现在想来,在这“音信全无”中,是有苏然几分怨气的。她抱怨陈哲为什么不能跟她一样学文科,一样到南方发展。可是,她又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站在什么立场来抱怨陈哲。
  
  时隔多年,两人再次相遇是在苏然父亲的葬礼上。苏然记得那是一个阴雨天,她搀扶着悲痛欲绝的母亲,目送父亲远去,陈哲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她面前,只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苏然木然地看着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倒是母亲握紧了曾经想当成自家准女婿的陈哲的手,哭得不能自已。
  
  我好像是爱着你
  
  从那以后,陈哲再次回到苏然的生活中,不过他只存在手机里、QQ上。他关心她的生活、工作,事无巨细。甚至在某一个深夜,陈哲给苏然打电话,说如果到了三十五岁,还没人娶她,他就娶她。那时候的苏然对这种老掉牙的梗,简直嗤之以鼻。因为二十五岁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到了三十五岁还会单着。
  
  现在的苏然远在比江南更远的南方,她已经再次与陈哲失去联系很久了。只是在前几天的一个微雨蒙蒙的冬日,在上班的路上,她驾车路过一座大桥,乳白色透着些许灰的雾气从水面慢慢升腾而起,她就忽然记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冬天,也是这样大雾弥漫的天气,她与陈哲相约去上学。他们一路穿过那些乳白色的雾气,湿润而寒冷的空气扑过来,在鼻尖下方的围巾上凝结成冰冷的水渍。苏然记得有一次自己摔倒了,虽然隔着厚厚的冬衣,膝盖依旧摔得火辣辣的痛,因为路滑陈哲不敢骑车载她,硬是将她背到了医院。还有一次,是苏然从市里回来,没等到家人来接她,是陈哲用不太娴熟的技术骑着摩托车送她回家,结果半道上两人摔进了满是冻土的渠沟,在车子翻倒的一刹那,陈哲死死地拉着苏然,苏然却吓得脑中一片空白。还有,她手套掉水里了,是陈哲帮她暖手,他掌心的温度即便是在回忆深处也依旧是那么熨帖温柔。再想到自己近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梦,苏然有些心慌。于是一到办公室,就打開了微信,想都没想就给陈哲发了条信息。
  
  “陈哲。我想去故宫看雪。”三年不曾联系,苏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给陈哲发了这样一条没头没尾的信息。信息发出去之后,苏然盯着对话框。一分钟,两分钟,整整十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回复。苏然有些怅然地放下手机,自嘲地笑了笑。并且掩耳盗铃地删掉了那条信息。在之后的一天里,她都在纠结自己为何要发那条信息。然而,就在苏然准备释然的时候,陈哲竟然回复了。
  
  “苏然,我现在在内蒙古出差。想看雪的话,要等我回去。不过,今年北京好像还没下雪呢。”
  
  他是用语音回复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亮干净。苏然正半躺着在床上看书,收到这条信息,鬼使神差地,她将书一下抛了出去,顺势在床上打了个滚,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她盘起双腿,搜肠刮肚地组织语言给他回复,此时陈哲又发来一条信息:“好久都没联系了,最近过得好吗?”
  
  “不好……也不坏。”苏然发了五个字,“你呢?陈哲。”她想问,你有女朋友了吗?你结婚了吗?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合适。不过,听其他同学说陈哲还是单身。
  
  “苏然,我下周三回去。你来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这里信号不是很好……”
  
  “好,好的,陈哲。那我们就等见面再聊。”
  
  苏然将手机抱在怀里,又在床上滚了一圈。心底像是汪了一滩水,被风吹过,竟泛起一圈圈浅浅的涟漪。
  
  三天后,北京下雪了。然而,苏然却被派到了国外。公司的行程安排得很匆忙,她甚至都来不及给陈哲发一条详细的信息解释情况。
  
  如果你在我身边该多好
  
  布拉格的冬天干燥而寒冷,跨年夜的街头,到处都是狂欢的人。有人唱歌有人跳舞,有人求婚,有人拥抱。苏然站在河畔,河岸的冷风让她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河两岸灯火辉煌,河面倒映着灯火,宛若水下还有一个奇幻璀璨的世界。远处的桥上挤满了年轻的男女,他们的欢声笑语将这原本应该寂静清冷的寒夜,映衬得如此浪漫多情。当漫天的烟花照亮了夜空,苏然觉得如果此时此刻身边站着陈哲该有多好。
  
  忽然之间,一阵惊慌且夹杂着恐惧的喧嚣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看到刚才还满是人群的梦幻之桥,此时已经消失在水面。水面上刚才那些耀眼而华丽的倒影,此时已经碎裂成一河的星子。人们在河面上起起伏伏,原本浪漫缠绵的夜在瞬间变得惊险万分起来。苏然的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救……救人……”她哆哆嗦嗦地呢喃了一句,下意识地就想冲过去。小跑了几步才发现自己的位置根本没有渡河的通道。相反,她被赶来救援的警察迅速地带离了现场。她坐在回酒店的出租车上,惊魂未定地拨了陈哲的电话。但是没人接。苏然哆哆嗦嗦地给陈哲发了一条信息:“陈哲这边的跨年夜桥塌了,好多人掉水里了。”
  
  这样的出差,并不是第一次了,然而苏然却第一次感到孤独,她总是不自觉地在想,此时此刻,如果陈哲在就好了。这些年来,苏然的感情是一片空白,她对任何对自己感兴趣的男人都退避三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