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他是我的小男生

他是我的小男生

时间:2019-04-28 来源:admin 点击:

  谈恋爱时,最享受他的关怀。病了,他忙前忙后,端药递水,小心地把热水吹凉,待我把药咽下去,他轻拍我的后背,就像照顾一个婴儿;我加班时,他会到车站接我,尤其是寒冷的冬夜,我刚下车他的怀抱便迎面而来,那么温暖宽厚。
  
  婚后,我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样的温暖会持续——我,他的小妻子,小女人,天经地义地享受着他的关怀,宠爱,怜惜。听他叫我宝贝,乖乖,小东西,小可爱,那种感觉,甜蜜无比。
  
  最早的争执是因为刷碗。吃完饭,我俩都像脱了骨的猫,只想窝在沙发里舒舒服服看碟。先是猜拳,谁输了谁洗。后来定值日制度,一三五归我,二四六归他,周日出去腐败。他嘴上不说,心里多少有些大男子主义:家务本来就是女人的事嘛,他让自己分担了一半,已经够不错了。
  
  不知不觉间,我们之间说话的口气开始有了变化,每句话都硬梆梆地甩过去,很有些不砸死人誓不罢休的架式。
  
  他病了,好几天不退烧,天天躺在床上,像个特护病人。大概久病心烦,他的脾气开始见涨,叫他吃药,他皱着眉,一副欠了他银子的表情。水凉了,水烫了,毛巾太湿了,床单该换了等等,他没完没了地挑剔。我也没了好脾气——好,我还不管你了呢!从小到大,我都被父母含在嘴里一样呵护着,怎么就让你支使来支使去的,我还一千个不满意呢!
  
  半夜,我到底还是不放心他,拧开床头灯,轻轻摸他的额头,还是烫。他的嘴唇有些发干,脸色也憔悴可怜。我轻轻下床,用棉签醮了水点在他的唇上,再用毛巾敷他的额头,然后把酒精倒在手里,搓他的手心和脚心。听他轻轻地叹息,我的心里忽然很疼,这个男人,平时那么强壮,现在却这么软弱……
  
  我轻轻搬起他的头,小声说:乖,起来吃药吧。他顺从地吃了药,沉沉睡去。早上,我做了清粥小菜,端到床边:宝贝,吃饭了!他微笑地看我,一边吃一边露出虚弱的笑容:好吃。
  
  忽然想起当初我生病时他照顾我的样子,我把水吹一吹递到他嘴边:听话,吃了药就好了。老公像幼儿园的孩子,低头喝水吃药,那脸上的神情仿佛在说:老师,看我乖不乖?我忍不住轻抚他的头发:乖,真乖。
  
  他的病好了,各种甜蜜的称呼也重新回来了。他用昵称叫我,我用爱称叫他。有些称呼是我们临时起意,比如我叫他包子,是因为有一次看书,书里形容某个人的脸——不笑像馒头,笑起来像包子。于是,他便拥有了这个新称呼。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彼此叫对方亲爱的,乖乖,宝贝……
  
  即使是孔武有力的男人,心里也藏着小男孩情结,而这个情结的被唤醒其实很简单,可能只要一个昵称或者一个简单的动作——揉揉他的头发,轻抚他的脸颊。我们都希望被对方呵护,都希望自己是对方的珍宝,有些语言与动作不只是男人对女人才能说才能做,偶尔调换一下,让男人也享受被宠爱被呵护的感觉,效果很奇妙。
  
  就像现在,每当老公下班回来时,我会甜甜地说:来,宝贝,让我抱抱!这拥抱,很温暖很亲切。这一刻,他是我的小男生,而这个小男生。会用他宽厚的肩,许给我温暖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