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奔波路上的母爱

奔波路上的母爱

时间:2019-05-10 来源:admin 点击:

  母亲为我走过的路有多长,我不知道,但这奔波路上的爱,却深深流淌进我的心里。
  
  一
  
  我5岁那年,母亲辞去代课老师的工作,南下东莞打工,补贴家用。那时起,母亲开始走在奔波的路上。
  
  母亲加入了春运的大部队,为了买到票,常连夜在火车站排队。火车站多挤啊,小个子的母亲被推搡着挤来挤去,也不说什么,只是拽紧手里的包,踮着脚看着售票厅。末端队伍从慢慢到售票窗口,有时需要一天一夜,母亲的脚会站得酸软,想上厕所了就告诉后面的人一声,饿了就吃随身带的馒头,既节约时间又节约钱。
  
  买到票后最开心,但却开始了最累的过程。为了回家,母亲不怕。
  
  人挤人,脚踩脚,母亲大多时候都随着人流,从火车窗口先把两大袋行李扔进去,再爬上去。前后都是回家的老乡,大家帮衬着,一个在里面拉,一个在下面推,瘦小的母亲就钻进了窗口。二十多岁的她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普普通通的打工妹,没多余的钱,打工的地方又离火车站很远,几乎每次都只能买到站票。好不容易挤进车厢后,人多得甚至想要坐在行李上都很难,一堆人就挤在厕所边。
  
  有一次她发现了一个好地方,就是座位下面,实在太困和太累了,她请三座那边的人抬起脚,让她躺了进去,睡一个好觉。几双脚的臭味也算不得什么了。
  
  為了省钱,在火车上挤了几天几夜后,母亲常常背着沉重的大麻袋走回家,从县上走到镇上,从镇上走到乡里,母亲为了和我们团聚,竟不觉得累。
  
  有一年快春节了,我天天在门外小路盼着。大年初一那天,飘着大雪,我一大早起床站在门口,眼睛也不眨地望着屋外。
  
  突然小路上出现了母亲的身影,背着两个大麻袋,用一根较粗的树枝当拐杖,歪歪扭扭地艰难往前走,额上凌乱的头发贴着脸,雪地上的脚印一深一浅。
  
  我边喊:“妈妈!”边飞奔了过去,差点摔倒,母亲急忙喊:“慢点!慢点!”丢了树枝,母亲抱着我,亲我的脸,笑得很开心。但笑着笑着,母亲的眼泪流出来了。
  
  二
  
  13岁,我在县里的中学念初二时,母亲终于真正回家了,不再外出打工。但母亲仍走在奔波的路上。
  
  有几年,我常做噩梦,半夜或者被吓醒,或者在梦中挣扎半天终于醒来,然后就会心有余悸地大喊:“妈妈!妈妈!”
  
  母亲就会马上奔到我的房间陪我,等我睡着后再离开,有时晚上会来回好几趟。两个房间丈量着母亲奔波的爱。
  
  每次我一喊“妈妈”,母亲就马上跑过来,爱怜地看着我,问:“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从没有因为我打扰了她的睡眠,有过半句怨言。
  
  有一次噩梦醒来,母亲过来陪我后,我又睡着了,不一会又做噩梦,迷糊中好不容易挣扎醒来,看见母亲担忧的脸。母亲竟然一直没走,也没有睡觉,就一直坐着看我,眼神中满是心疼和忧伤。
  
  母亲又开始为我做噩梦带我到处去看,听说可能是神经衰弱,就给我买治神经衰弱的药,但不见好。
  
  大学时,在电话里听说我又做噩梦了,母亲竟然马上买了第二天的车票,一大早从镇上出门,转两趟车后,坐7个小时的火车,挤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快到下午6点时才到我们学校。母亲很节约,我们家经济也拮据,当时我上学都是借的钱交学费。
  
  睡在我下铺的室友很热心,为了把铺位腾出来给我母亲睡,室友每天下午放学后回家。向她借了床铺,晚上母亲睡下铺,我在上铺。半夜醒来,母亲站在床边看着我。迷糊中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妈,你站这里干吗?吓我一跳。”母亲说:“我怕你又做噩梦想醒醒不来,好叫醒你。”
  
  直到现在,母亲的睡眠都不好,总是特别容易惊醒,一点睡不踏实,这些都是那些年落下的毛病。
  
  三
  
  转眼,我结婚了,怀了孩子,母亲却没能省心,还是常常奔波。那时她没再开店铺了,开始在父亲工作的学校,当起了门卫,每天都需要守着,却常为我请假,匆匆赶来。
  
  怀孕4个月时,我因尿道感染引起败血症,当天晚上寒颤不止。老公在外地出差,一时赶不回来。从我怀孕后就被老公请来帮忙照顾我和孩子的婆婆很害怕,给母亲打了电话。
  
  母亲离这虽只几百公里远,但需要转两趟火车、三趟汽车,估计母亲就算到了也是第二天晚上了吧。
  
  哪知第二天一早醒来,就看见母亲焦急的脸。她没有睡觉,买的晚上的火车,连夜赶来的。母亲摸着我的头问:“怎么会这样呢?”满眼的心疼像极了过去我做噩梦时,母亲看我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