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夜哭

[中篇故事] 夜哭

时间:2019-05-15 来源:admin 点击:

  1。怪聲
  
  下半夜,我突然被一个声音惊醒,这是一种深沉的、轻轻的低吟声。初听之下,这个声音像一首优美的旋律,而且仿佛是在我的大脑中奏响,而不是耳边。渐渐地,低吟声就越来越清晰了。
  
  我眯缝着眼睛,感觉出这好像是人发出的一种轻微鼻音,而且有点刺耳,还好像是在我的脑海中飘荡,并且还伴随着人的微末气息……
  
  今天,是我在这里上班的第十天夜晚。记得吃完晚饭后,还是同平常一样和老佟换班,我们照常寒暄了一阵后,他突然神情怪异地小声问我说:“你知道那件事吗?”
  
  “什么事?”
  
  “你不知道?哦,没事没事,我走了。”
  
  于是我就神情奇怪地望着他走进了黑夜中。这是我找到的一份新工作,在一个已经倒闭的工厂里当门卫。
  
  说来难过,本来我在一家公司做保安,倒霉的是,一天晚上一个女工被歹徒强暴了,我却胆怯地没敢营救,后来那个女工跳楼死了,我也没脸再在那里工作,于是才回老家找了现在这份工作。
  
  这家已经倒闭的工厂,只因为里面还有一些废旧的设施可供利用,而且还要存放好几个月,所以为防止外人进入,厂商暂时聘请了我和老佟两个门卫,老佟是那个白班,我上夜班。
  
  现在,我已经完全清醒,于是站起来走出了房间门。外面月光伴随着门口的路灯照得一片雪亮,没有任何动静,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我傻傻地站在房门口,心想刚才也许只是错觉吧!
  
  第二天早晨,我和老佟说了这个怪异的情况,老佟一听马上就脸色一变,问我说:“你听见的是不是那种轻轻的低吟声?而且……像是女人的声音?”
  
  “啊,对对,就这声音,你咋知道?”
  
  他诡秘地向两边看了看,然后小声告诉我:“三个月前,这厂里死了一个打工妹……”
  
  “啊?怎么死的?我的心里忽然一惊。”
  
  “是被几个外地的流氓害死的。听说那天是凌晨5点,那打工妹上完班回宿舍,结果被几个喝醉了酒的流氓盯上,想要上前非礼,那打工妹马上就逃,顺势就跑进了这家厂里。
  
  “那几个流氓也一起追了进来,后来他们全跑进了厂里靠近后门的那个三层的小办公楼,一直追到三楼,那打工妹被追得走投无路,结果一不小心就从三楼跌下去死了……”
  
  听着老佟的描述,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曾经的那一幕。此时此刻,不由得感到脊梁骨有些发凉,手指有些颤抖,恐惧感有生以来第一次侵袭到自己头上。
  
  老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年轻人不信迷信,好,好。晚上要有什么事的话,就打我电话。”
  
  2。一探究竟
  
  这天午夜,一阵低吟声又把我从打盹儿中惊醒。这次的声音仿佛游走在整个工厂,而且伴随着女人的那种气息,时重时轻,直接刺激着我的大脑。
  
  仿佛是一个女人就在我的耳边低声哭泣。有时这个声音又会变成那种重重的鼻音,沉重而嘶哑。有时又会变成那种纯粹的叹息声,一阵一阵在我的耳边回响。
  
  难道又是幻觉?突然,我猛地站起身来,对那个飘荡在空中的“她”说:“哎……我知道你死得冤枉。我同情你,但也没办法,这就是命,你也就行行好,早点安息了吧?”
  
  就在这时,低吟声转化为了一种更为凄厉的声响,渐渐地,经过一阵模糊的浊音后,继而响起的是一个女人清脆的低泣声,轻轻地,幽幽地,但却十分清晰,仿佛就在耳边回响。
  
  而且更加让我恐惧的是,这声音就是从工厂靠近后门的那栋三层办公楼里传出来的。
  
  这是真实的,还是我的幻觉?难道那里面又有女人被歹徒强暴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还像上次一样,胆怯地逃跑吗?
  
  人在绝望中的思考是迅速的,这样一想,我终于冷静下来。于是,便提着带高压电的警棍向三层办公楼走去,没一会儿就站在了这栋废旧的小办公楼门口。
  
  我轻轻推开了那扇玻璃门。
  
  和我判断的一样,这扇门没有上锁,如果里面真的有人,应该就是从这里进去的。
  
  我松开手,玻璃门轻轻地合上了。里面比外边更黑,除了能模糊判断出来楼梯口外,其他方向有些什么房间、路口,丝毫看不清。
  
  但是耳边的哭泣声却没有停止,只是方向有些模糊。
  
  我立定,然后环顾四周,除了漆黑一片和模糊的楼梯口外,没有发现任何人,再侧耳仔细倾听了一下,声音应该是从三楼传出来的。
  
  这时,我想起了老佟说过的那个事情,三楼!
  
  我觉得自己应该马上回去,可是如果上面要真有一个女人需要解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