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离婚前的“讨价还价”

离婚前的“讨价还价”

时间:2019-06-11 来源:admin 点击:

  不好的发现
  
  苏西半夜肚子拧劲儿地疼,喊李北送她去医院。李北不情愿地翻了个身,背向着她说:“现在?值班医生都在睡觉,打扰别人怪不好的。”冷汗湿透了一身的苏西,只得在地板上猫着腰溜达了一夜。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苏西浑身滚烫,腹部疼得受不了,自己打车找了家医院,加个急诊一复查,已经阑尾穿孔。
  
  医生纳闷:“你昨晚就该来啊?你这再晚来一会儿就要命了!”
  
  “我家人说没大事就挺挺。”医生不可思议地看着苏西:“他疼还是你疼?急诊24小时开着!两口子赌气也不能不要命啊!”
  
  等李北急急忙忙赶来,签完字,苏西才上了手术台。半夜醒来,点了四五瓶子药,苏西想上厕所,医生告诉家属不让下地,可她在床上怎么也上不出来,邻床的大妈叫李北赶紧去找护士。
  
  这时李北一脸不情愿,又开始嘟囔:“找谁啊?真烦人!”去了半天,也没找到人,进门就黑着脸说:“人家都能行,你咋就不行?”邻床陪护的大妈赶紧说:“这时候可别吵嘴。”老太太急匆匆跑出去找来了护士长。
  
  苏西没再吭声,冷冷盯着李北在纳闷:你对别人的耐心呢?
  
  隐形的丈夫
  
  苏西嫁给李北之前,两人说得好好的。
  
  “以后家务活谁做?我可只会做简单的饭菜。”苏西还记得自己曾经认认真真地问过李北这个问题。他亲了一下苏西的脸,一脸温柔地说:“好,以后家务活都我做。到时候要是你愿意,就帮帮我。”
  
  “一起也行,但是我是你老婆,不是你妈或者你老妈子。你一定要记得!”
  
  后来李北也确实履行了承诺,两个人甜蜜了一阵子,家务活有商有量。等有了儿子,苏西忙碌地在家带娃,机械地围着李北和孩子转,根本就没发现过日子过丢了一个。
  
  她开始一个人笨拙地收拾屋子,为李北洗衣服;一个人一邊赶着上班,一边急火火地去幼儿园送孩子;下了夜班,去父母那里接儿子,她一手拽着刚会走路的他,一手拎着大包小包,没有灯的楼道里,都是孩子委屈喊着“抱抱”的哭声。
  
  凌晨一点半,她在街上抱着发烧40度的孩子狂奔去医院,心急火燎敲开医生值班室。那段日子,她一天要干十五六个小时的活儿,中午时间很紧,还跑回去给家里做饭,可她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不知道累。
  
  直到接到解聘通知:“王苏西同志,中午十二点半在单位配送室用外放MP3放歌,给大家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经过人事部门的决定,对你予以解聘。”
  
  “阿北,这件事我一定要去劳动仲裁。中午休息的时候,配送室的小尹说下班了,要听歌,她拿过来一个小音箱,大家在休息间吃完盒饭。小尹说有事出去,结果她把领导带……”回到家,苏西委屈地找李北诉苦。
  
  “你少跟我说你那些烂事!”李北粗暴地打断了她,苏西流着眼泪愕然看着陌生的李北,眼里第一次有了怨。
  
  两个人的床我一个人睡
  
  她从前想都没想过,怎么两个人的日子比一个人还难捱?
  
  结婚之后,李北喜欢的她就喜欢,李北孝敬父母,她就陪他孝敬他父母。他值班吃不上饭,她就叫了菜,亲自打车捧着盘子给送去,说放在食盒里怕走了味道。每个人提起李北都是赞不绝口,提起苏西,却好像她找了个好男人占了什么大便宜。
  
  苏西一直不大会整理衣物,有时候费了很大的功夫去叠,歪歪扭扭地摞在那里。而李北恰恰有个习惯,就是总会抽最底下那件拽,然后踩在散一地的衣服上就出去了。最开始苏西还像傻子一样跟在后边捡,后来,她也懒得捡了。
  
  苏西的信
  
  阑尾炎出院第三天,苏西就离家出走了。刚跟朋友聚会结束的李北,回到家发现苏西不在,打电话给她,也关机。
  
  桌子上有一封信,写着自己的名字。
  
  阿北:
  
  我始终做不到跟你发脾气,撕破脸皮,但是我很多次试图和你沟通这件事,你都以“有什么好说的”来怼我。
  
  你的的确确是个好人,孝敬老人、善待朋友、谦和有礼,我怎么能忍心对你不好呢?可是结婚这么多年,你的好都是对着别人,那我做别人多好?
  
  我再也不想跟着你要债一样要爱了。
  
  病了一场我才发现,这个家这些年,都是我自己。我们说好的一起面对呢?
  
  现在一晃13年,你还没有玩够。明明是两个人的家,我却活成了一个人的事。
  
  你就像这个家的隐形人。在我们家,几乎见不到你这个“爸爸”“丈夫”。你越光鲜,我越疲惫。
  
  地板不是自己干净的,马桶也不是,厨房的水槽更不是,每一天的灰尘会不断落下,厨房的油烟机、灶台会天天油腻。饭不是自己熟的,碗不是自己洗的,孩子更不是不要陪伴自己长大的。
  
  这些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原本我也不愿意做。
  
  我在想,难道我对你的意义,就是保姆?叫你吃饭还要顶着你的起床气,你连抱抱我都不愿意。
  
  这是我最后一次与你“讨价还价”,我的要求很简单:分担家务,尊重彼此。你若不愿意,咱们就一拍两散。
  
  ——苏西
  
  爱不是单打独斗
  
  李北找了苏西几次,不巧都是刚起个话头,就有急事走了。几次三番,再来人就直接躲了出去。等苏西心灰意冷打印完离婚协议,李北单位的人来了电话:“嫂子,你快来医院吧,北哥让车给撞了。”
  
  苏西当时就脑子“轰”的一下,扔下协议,赶紧打车一阵风一样地刮到了病房。见到李北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才算缓过神来,脸又迅速绷上。轻微脑震荡,要留院观察。
  
  “本来我上次找你就是想跟你坦白,没想到你又不肯见我了。这个给你,这是我们的新房钥匙。这几年我一直想着多接活,可是外边的事太累,我赚钱的速度总是赶不上房子涨价的速度,我很焦躁,我想给你惊喜。没想到存折上的数字越多,给你的时间和耐心越来越少了。”
  
  “前段日子,一个朋友说急用钱,把房款借去倒几天手儿,眼看着房子谈好了,这边还钱的却没了动静,我跳楼的心都有了。我以为我一个人扛得住。”
  
  李北交给苏西一套防盗门钥匙,嘴角动了动,又闭上,两个人沉默地互相看着。冷落、压力,过去的那些日子,忽然泛着酸涌上他们的心头。
  
  “每次看见你整理衣物,我都觉得很烦。三口人在26平方米的房子里挤着,耐心好像也只有巴掌大。我想换个大点房子,房子大了,你就会开心了吧?最好我们有个大一点儿的衣帽间,以后咱再也不用叠衣服,都挂上。我打呼噜的时候,也不会影响孩子学习。”
  
  苏西一下子想起来,自己曾说,“这房子太小了啊,小得简直啥都放不下,睡觉打个呼噜都震棚……”
  
  原来李北和自己一样,都想为这个家一力担承,却没想到力气两边使,心也差点分了岔道。是啊,爱从来不是各自打拼,单打独斗,日子过散了都不知道。苏西忽然就觉得委屈得不行,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直接把手里的钥匙狠狠砸向李北。
  
  李北闷哼了一声,“真打啊,打死你就没有老公了。我改!这次我彻底想明白了,我要是真出了事,我家那个傻老婆还不知道我爱她。”
  
  “以后你做饭。”苏西假装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北。
  
  “你刷碗?”
  
  “行!”
  
  苏西把头轻轻靠在李北的肩膀上,心里五味俱全,她突然发现,男人这种生物,不光得治,有时候真得要花力气去了解。她爱他,现在她知道了他也一直爱着自己,以前那么多的怨气,突然像云一样散了。
  
  婚姻这东西,一旦开了窍才明白,爱才是打开所有委屈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