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跟着感觉走的婚姻没什么不好

跟着感觉走的婚姻没什么不好

时间:2019-06-11 来源:admin 点击:

  【1】
  
  路媛远嫁给张辰东,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
  
  当时张辰东出差路过同学家小住,偶遇路媛,就求被正式介绍。彼时路媛正陷在十年暗恋无果的自我情深中无法自拔。张辰东出现时,带着宿命般的条件:长相耐看,工作稳定,家境不错,年龄相当。
  
  路媛深知,她需要这样一个带着烟火气的人来拯救她自由飘泊的灵魂。
  
  一个两人相对无聊的午后,路媛随意地问:“你结婚前谈过几次恋爱?”张辰东答:“三次。”
  
  “那相亲过几次?”“一次,就是和你。”
  
  “哦,那你的前几任都是什么样的人呢?”“一个老师,一个会计师,一个空姐。”
  
  她不由自主就问:“那你看上我什么了?”张辰东愣怔了好一会儿,“嗯,眼神吧。”
  
  路媛在思索那时她的眼神是等待被爱抚的小狗样吗?张辰东就补充,“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她稍觉失望,说不上什么感觉的眼神确定的婚姻,是什么样的存在?
  
  巧的是,两天后,路媛就见到了张辰东的一个前任,空姐。当时张辰东陪路媛买钱包,空姐陪姐妹来逛,空姐眼神波光流转,直接忽略路媛,热情地招呼张辰东,“哇,原来你也在这里。买什么,钱包?我给你买的那款不好用吗?”
  
  “那个被侄女抢了,今天给老婆买。”张辰东语气平淡,揽过路媛,并未做介绍。空姐当然又忽略,“哦,看上哪款了,这儿老板我熟,能打折的。”张辰东神情寡淡,“不用,这款她不怎么喜欢。”
  
  空姐腰背挺直地走了,从头到尾路媛没有说一句话,但她就像旁观了一场狗血的爱情剧,男女主角因故分手,女主贪恋不甘,男主干脆绝情。
  
  两人沉默地逛了半天,路媛装无聊,拿起一枚一元硬币,“诺,这是前任送的。”张辰东看了一眼说,“如果两人在一起,它就是爱,如果不在一起,它只是钱。”
  
  一语双关,路媛不知是否要惊叹他的机智,还是情商,感觉她原先低看了张辰东。
  
  【2】
  
  路媛和张辰东结婚后,一直够幸福,无压力,被爱着。
  
  可是她的暗恋对象林浩然来了。路媛在朋友圈里看到林浩然发了张市中心标志建筑物的图,配文字:出差。
  
  她的心砰砰地跳,这是什么信号。她远嫁在此,朋友圈里无人不知。她心里最后的一点不甘激得她不能冷静自持,但她跑着出门的时候就巧看到提早回家的张辰东。张辰东拦着她,“你跑那么快干吗,我提前下班排队给你买的煎饺。”看着张辰东和煎饺,路媛的鼓胀的心气儿“噗”一下就散了。
  
  但她忽然起了坏心眼,如果坦白从宽能看到什么样的张辰东呢,于是她吃着煎饺苦着脸说:“我暗恋了十年的初恋来了,我想不守妇道一回去看看。”
  
  “什么?十年你都翻不了这页,也追不到手,你怎么能没出息成这样,难怪……”
  
  “难怪什么?”路媛气恼跺脚,张辰东打死不说。最后话风转到张辰东是否陪路媛去的问题。她心凉了大半,他俩谈这种事都能谈成这样,张辰东真爱她吗,张辰东最后还说:“隔的时间久了,初恋暗恋都是见一次失望一次。”
  
  路媛最终还是去了,她九曲十八弯地打问确定了林浩然出差的确切地方。但当路媛站在林浩然跟前的时候,林浩然满脸惊讶,“路媛,你怎么在这里?也来出差,还是旅游?”
  
  接到张辰东电话的时候,路媛坐在一个小区公园的座椅上看人跳广场舞,张辰东焦急地问怎么跑那么远,她平静地说:“我是这个城市的新人,好奇。”
  
  张辰东在电话那头一顿,然后轻快愉悦的声音传来,“坐那儿别动,等我。”
  
  像有個羽毛一样的东西拂过心脑,她的心和脑一下清明和柔软,像跌进温暖甜美的梦里。
  
  她第一次有了进入婚姻的感觉,踏实。张辰东之前不怀疑现在不追问。这是一个成熟智慧的男人呢!
  
  路媛之后问张辰东,为什么这么纵容她,张辰东的回答很可恨,他说:百炼成钢。
  
  【3】
  
  总公司要调张辰东去外地分公司工作一年,一年后再回来职位会有更大的提升,但是张辰东竟然拒绝了。
  
  “怎么能把这个城市的新人独自丢在这里,她对这个城市还不太熟悉。”张辰东这么向她解释,路媛一下子无语凝咽。
  
  好像从这一天起,路媛欢喜地静下了心情,开始进入女主人角色。她骤然发现,张辰东原来不是她认识的张辰东,毛病多得数不胜数,牛仔裤高领毛衣之类的衣服,他说是对人身体的禁锢;对某些例如情人节、“5·20”之类的日子嗤之以鼻,他说老婆不是情人,爱无需吆喝;很挑食,不吃香菜,不吃白菜,不吃肥肉,不喝牛奶,竟嗜甜食。爱洗澡衣服却乱扔,爱听好听话却不爱说好听话。
  
  某天,两人在看电视,路媛指着电视里一个男星说:“我超喜欢他,昨晚还梦见和他结婚呢,今天就在电视里看见他了。”
  
  张辰东说:“幼稚。”路媛回道:“无知。”
  
  张辰东说:“无聊。”路媛说:“古板。”
  
  一来一往,张辰东就词穷了,但也生气了,晚饭没吃。
  
  路媛简直无语了,他们竟然因为这点事拌嘴并生气。张辰东有胃病,一不吃饭就胃痛,胃痛起来就不光是吃两片胃药的事,后来还是路媛勉为其难说好话,把晚饭端进书房,哄着张辰东吃了。
  
  第二天张辰东要参加总公司的表彰会,从头到脚配置一新,一副成功人士打扮,一脸冷峻地出门上班去了。路媛看着张辰东高大挺拔的背影,心里郁闷,张辰东就这样住她心里了?
  
  女人的逆反心来得莫名,张辰东晚上下班回来正质疑她晚饭怎么不做。路媛就火了,她语速飞快。她说凭什么就得她做饭,她也上班赚钱,只比他早回来半小时。她也想吃现成饭,谁给她做啊。她还想说下去,但随之而来的委屈就让她开不了口,张辰东一看阵势马上接口,“不想做就不做,咱今天出去吃。”张辰东越这样她越别扭,“不出去吃,在家吃,你做。”
  
  晚饭是张辰东做的,路媛看着脱去西装穿着家居服的张辰东在厨房里娴熟地切菜煲汤。
  
  她心就妥协了,爱是多么温暖的东西,爱上是一件多美好是感觉,她生自己的气干吗,她矫情,无非是发现这个男人缺点越来越多自己反而爱而不舍了。
  
  【4】
  
  过年回娘家,路媛大张旗鼓地带了许多特产衣物,张辰东没有阻止她,只是大包小包地扛着,她说:“选择坐火车,让你扛大包,这是对你拐我远嫁的惩罚。”其实是觉得这样回家有气氛。
  
  只是在出站口,遇见了林浩然,林浩然抱着个一岁多的男孩,斜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帆布包,一副居家男人的模样。路媛心里一怔,在她心里,林浩然是不沾尘埃的男人。
  
  林浩然显然在等他的妻子,在同学群里大家热烈讨论过,他妻子是如何才貌兼具事业有成的白富美。路媛曾悲愤过他为前程攀附权贵。
  
  不期然的对视,林浩然笑得自然,“路媛,回来了啊。”
  
  没有多余的寒喧,一如既往装糊涂,可这一刻的林浩然却让路媛轻松了,她竟然有些感谢林浩然。她看着林浩然,纠结了几秒,十年暗恋,爱他什么呢。长相也就那样,连他爱吃什么都不清楚。至于攀附权贵,看林浩然那一脸心甘情愿样,谁能确定不是真爱呢。
  
  路媛叹息,原来痴情有阶段,有时限。
  
  这一幕当然没有逃过张辰东的眼睛。但他什么也没有说。路媛忍不住小女人,“张辰东,当初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张辰东快速回答:“嗯,眼······”
  
  “眼神里有什么,当时我的眼神有什么吸引你?”
  
  张辰东这次认真地回答了,他说她当时看到的路媛漂亮得过分,眼神里却满是忧郁,还有看着抹不去的无所适从。他当时突然就有了一种使命感,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抚慰她给她幸福的人。“奇怪,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高尚博爱的人。”张辰东促狭地笑着看路媛。
  
  路媛想对张辰东说,爱是感觉。但她只是回了他一个灿烂的笑脸。
  
  但她心里却说,爱是感觉,跟着感觉走的婚姻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