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开江鱼

[新传说] 开江鱼

时间:2019-07-10 来源:admin 点击:

  早春三月,小朱带着媳妇小丽去东北度假。这次,小朱是和大学校友阿亮“换房旅游”,两家人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分别住到对方家,并以其为基地四处游玩。
  
  阿亮家在松花江边的蛤蟆塘镇上,房屋宽敞明亮,小朱两口子很满意。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打听早市怎么走。阿亮说过,镇上没有菜市场,买菜必须去早市。
  
  第二天一早,小朱和小丽就出了门。这阵儿是东北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两人才从深圳过来,还不适应,冻得手都麻木了。
  
  早市就在镇上的一条街边,两人买了一些蔬菜、水果,又转到一处卖鱼的摊边,一个圆脸膛的小伙子正在叫卖开江鱼。小朱上前问道:“开江鱼长什么样啊?”
  
  小伙子很热情地说:“开江鱼不是一种鱼,瞧,‘三花一岛’都是,只在这个季节才这么叫。”说着,他把鱼摊上的鱼指给小朱看。
  
  原来,松花江边上的人把鳌花鱼、鲫花鱼、鳊花鱼和岛子鱼简称为“三花一岛”,冰雪消融、江面解冻的时候,鱼在冰面下忍饥挨饿了几个月,体内脏污排尽,肉质紧实,味道鲜美。小朱记得阿亮在朋友圈晒过开江鱼的做法,于是又问:“开江鱼是杂炖一锅出吗?”
  
  小伙子竖起大拇指,说:“做开江鱼有讲究,鱼好不好吃,关键在食材,怎么做全凭个人喜好,‘杂炖一锅出’是最家常的做法。”
  
  小朱“嗯”了一声,又点了点头。见小朱有买鱼的想法,小伙子麻利地往袋子里装进几样不同品种的鱼,放到秤上,说:“瞧,三斤七两,饱餐一顿没问题!”
  
  小朱问:“多少钱一斤?”
  
  小伙子账算得飞快:“40元一斤,148元,你给140元就行。”
  
  小朱惊讶道:“这么贵?”
  
  小伙子说:“市场上开江鱼都这个价,我叫大姜,天天在这里卖鱼,这鱼摊就是自己的,不会糊弄你们的。”
  
  小朱有些拿不定主意,这时,小丽凑到小朱耳边,说:“昨天在农家饭庄吃饭时,我见那里卖的开江鱼一份200元,这么算起来,40元一斤的价格还算靠谱。”
  
  小朱心里有了数,故意说:“魚好是好,可贵了点,你再便宜5元吧,当送我们一个打车钱。”
  
  小丽在旁边用手捅了一下小朱,笑嘻嘻地说:“哪有你这么还价的?要少收就少收10元,今天打车回去,下次再打车来,变成回头客,你说是不?”小丽边说边用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大姜看。
  
  大姜脸一下红了,心想,这女的真会说话,连讲价都这么中听。他说:“行,130元就130元。”
  
  小朱把鱼拎过来,掏兜找钱付款,这时,他才想起来,早上出门带的现金不多,兜里只剩下80元了,便问:“可以微信支付吗?”
  
  大姜点点头,说:“行!”
  
  小朱搓了搓冻得发僵的手,掏出手机,刚打开微信,手机就关机了。小丽见了,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付款,可没想到手机也自动关机了。两人对视一眼,小朱抱歉地说:“这鱼买不成了,我俩的手机不适应这里的低温,都冻得关机了。”
  
  大姜早看在眼里,想都没想就说:“鱼你们先拿去吃,剩下的钱下次来时再给我。”
  
  小朱愣了一下,半调侃半认真地说:“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去雾凇岛,还不知道哪天回来呢!”
  
  大姜憨头憨脑地说:“没关系的!”于是,小朱递给大姜80元钱,就和小丽拎着鱼走了。
  
  走出早市,小朱感慨道:“这里的人真淳朴啊!”
  
  回到住处,两人就动手做开江鱼。鱼一上桌,两人吃得直呼过瘾。小朱说:“这钱不白花,物有所值!”小丽也提议:“下次多买些,也不枉大姜这么信任我们。”
  
  转过天,小朱和小丽去了百十里外的雾凇岛,那里琼树银花,宛若仙境,两人一待就是一周。
  
  回到蛤蟆塘镇的第二天,小朱一大早就揣上钱,一个人去了早市。可大姜的鱼摊上换了一个圆脸膛的中年汉子在卖鱼,不见大姜。那中年汉子的模样跟大姜很像,看样子,应该是大姜的父亲。小朱走上前,还未张口,中年汉子先招呼道:“买鱼吧?开江鱼便宜啦!”
  
  小朱眼珠一转,打住原先的话头,改口问:“开江鱼怎么卖?”
  
  中年汉子抬眼看了看小朱,说:“20元一斤,不讲价。”
  
  “啊?”小朱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他看着鱼摊,那些确实是上次买过的“三花一岛”。他心中气恼,掏出原本想还给大姜的50元钱,买了两斤半开江鱼。
  
  一回去,小丽就问:“钱还了?”
  
  小朱生气地说:“还什么还?大姜那人表面憨厚,暗地里却下手宰了我们一刀。”接着,他把早上的遭遇跟小丽说了一遍。
  
  小丽说:“我当时就奇怪,大姜为什么答应得那么痛快,原来他早把鱼钱算进去了。幸亏他今天不在,不然你就要被连宰两刀了。”
  
  小朱也悻悻地说:“看来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在阿亮家休整两天后,小朱和小丽按计划去游长白山看天池,这一去又是一周时间。等他们再回来,假期也要结束了。
  
  小丽说:“走之前,我还想吃顿开江鱼。”
  
  小朱叹了口气,说:“其实我心里挺不踏实,总觉得欠了啥似的,我们不如把那50元钱给大姜送去?顺道用话点醒他一下,就当给他上一课了。”小丽没有反对。
  
  回深圳的那天早晨,小朱和小丽又一起去了早市。小朱远远地朝大姜的鱼摊张望,依然不见大姜,倒是那中年汉子还在。这时,小丽意味深长地说:“这次,我一个人去买鱼。”只见她走到鱼摊前,像熟人似的问道:“姜大叔,您的开江鱼怎么卖啊?”
  
  中年汉子有些疑惑地说:“你认识我?今天的开江鱼剩得不多了,就算10元一斤吧。”
  
  小丽心想,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小朱竟被这对父子连续宰了两刀,今天如果不是装作熟人买鱼,恐怕还要被宰上一刀!小丽强压住怒气,笑了笑说:“姜大叔,我晨练没带钱,今天先把鱼拿走,改天再把钱给您送过来,行吗?”
  
  谁知中年汉子一口就答应了:“行呀!今天我正好急着收摊。”
  
  这明显是小丽使的“开溜”之计,中年汉子果然中计了。小丽跟小朱在早市外会合,一五一十地说了经过,最后得意地说:“我这叫搬起石头砸他们的脚!”
  
  小朱接过鱼,亲了一下小丽的脸蛋,说:“你可真行!”
  
  两人回到阿亮家做好鱼,吃罢收拾完房间就去火车站了。候车时,小朱给还在深圳的阿亮打电话,说玩得很开心,住得也舒服。
  
  闲聊一番后,阿亮突然问小朱开江鱼吃得怎么样。小朱话里有话地说:“开江鱼好是好,可是鱼贩子看人下菜碟,幸亏没吃亏,不然再好的美味也变味了。”
  
  阿亮听后追问怎么回事,小朱这才说,这次他们一共吃了三次开江鱼,到后第二天大姜卖40元一斤,一周后中年汉子卖20元一斤,而今天小丽竟以10元一斤的价格买到了。
  
  不料阿亮在电话那头大笑起来,小朱正一头雾水,阿亮说,每年春季,松花江开江总共才二十多天,打捕开江鱼由难到易,一天一个价,最早的开江鱼上百元一斤,小朱他们来时,松花江已经开江一周了,小朱三次买鱼可都是正常价。阿亮还说:“早市卖鱼的人大家都认识,听说大姜前不久打鱼时被冰排刮伤了,正在家疗伤呢!”
  
  小朱听了,脑袋“嗡”的一下大了,小丽在旁边也听得清清楚楚,脸也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两口子一商量,决定改签火车票,明天去早市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