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灰姑娘的复仇

灰姑娘的复仇

时间:2019-07-23 来源:admin 点击:

  1
  
  小绰这夜回得极迟,约是怕吵醒我,开门声极轻。
  
  我放下手中的书,看了一眼时钟,已经十一点三刻:是小绰么?你进来一下。
  
  外面的人似在犹豫,但终究走进来了。紧身上衣的领口开得太低,裙子又太短,两条腿又长又直,白生生地光滑刺眼,眼里虽然有些惊惶失措,却勾魂摄魄地流转,十分诱人。
  
  小绰,不许超过十点回家,我已讲过几次?我淡淡地说,试图不怒而威。
  
  成千上万。小绰细如蚁语发表抗议。我只得怒目而视:傅小绰,你尚有三个月才足二十岁,而你未够二十一岁之前,我是你唯一监护人,只希望你知书识礼,洁身自好,来日我下了黄泉,方有脸与父母相见。
  
  小绰脸色是不服气的,但不再说话。
  
  我气得激烈咳嗽,小绰赶紧过来帮我找药:姐,我再不出去还不行么!你总是每次一生气就生病来威胁我。
  
  2
  
  而少女的保证,哪里作准。才几日过去,便时时有电话追至屋里。
  
  早上九点半,我的刺绣小铺开门了。
  
  那个女人进来时,我听到小绰倒吸一口气的声响。那女人,耳边胸前的钻石闪闪发光,大大的墨镜盖住了大半张脸,养尊处优的脸高傲地昂着:你就是傅小绸?听说,你这双手,可绣出别人绣不出的花样。
  
  她用了肯定句,可语气却带着不屑。来者都是客,我自是不会得罪客人:不知太太想绣些什么花样呢?
  
  凤凰。我要绣一只凤凰。绣在这条丝巾上。若绣得好,我不在乎价钱。
  
  她递过来那方丝巾,一看便知是真丝的料子,白银灰的色,似月色凝成的练。
  
  太太这方丝巾十分美丽。我接过,淡淡地说。
  
  可不是这样么?这是我用我先生的心换来的。那位太太也淡然地笑,讲的却话里有话。
  
  傅小姐虽双腿不便,却生得十分美丽。敢问傅小姐是哪里人?
  
  江苏苏州。
  
  难怪绣得这样好。
  
  希望对得起太太的慷慨。
  
  她出门后,小绰呶呶嘴:哼,是红色宝马。凭她长那个样,哪里配得上这样好的车。名车须配美人才好。
  
  小绰,他人际遇哪里由你多嘴。
  
  姐,你敢说你甘心一辈子在这里开个小绣坊一世靠穿针引线生活?我可不像你,我迟早要锦衣玉食,香车名屋过生活。
  
  3
  
  那位太太,来了两三次,每次来,随手买几件绣品,也不追问她要的凤凰的进度,也不似极喜爱刺绣。却也并不友好。她来,似要观察些什么。
  
  看得出来,她每次来我这小店,都是极精心地打扮过的。我这里,又不是什么名贵地方,何须珠光宝气名牌加身?这到底耐人寻味。她每次来,小绰都额外起劲,又是倒水又是陪她讲话,一来二去,竟然熟了:姐,那周太太,怀疑周先生有外遇,又听说对方是个美人,并且心灵手巧会刺绣,所以才来我们店里。说那周先生宁愿住办公室也不愿意回家了。周太太不肯离婚。她说不肯便宜那个狐狸精。
  
  小绰絮絮叨叨地讲着,弯下腰下擦干头发的样子十分动人,她仍不足二十岁,但她的身体,远远比她的思想更成熟诱人。对男人来说,这是致命的诱惑。
  
  小绰最近已经不接那些电话,院子外的摩托车男也已经消失:姐姐你讲得对,那些小毛头能给我什么?似周先生那样的事业成功男,才是我的最佳选择。
  
  小绰,已婚男人给你的痛苦远比给你的快乐多。我在灯下仔细地走着凤凰的羽毛针脚,淡淡地警告小绰。
  
  小绰极不服气:你以为我是你么?我断不会为一个男人令自己残废掉。
  
  针刺入肉,极痛。小绰重提我的旧事,更痛。
  
  4
  
  有一些女人,得知丈夫另有所爱,既不吵也不闹,只是某日让打手气势汹汹地地去捉奸,自己埋伏在暗处,将丈夫的情人推落了楼梯,死了更好,不死,也让她吃尽苦头却有苦讲不出。比如我前任男友的太太。若非她,我如何会一直坐在轮椅上?要知我双腿的美丽,并不比小绰的逊色。
  
  整夜做梦,那条华丽如月练的银色丝巾,蒙在我的头上,一点一点地勒紧,直至我快不能透气。那女人于阴暗处轻哼一声,那么骄傲,那么解恨,左腿的骨头恶狠狠地痛,我快要痛死了,也快要被勒死了。
  
  好不容易睁开眼,看到窗光微亮,我仍在床上,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