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灰姑娘的复仇(2)

灰姑娘的复仇(2)

时间:2019-07-23 来源:admin 点击:
微微松口气。
  
  我去轻轻地打开小绰的房门,棉被里两只枕头静静地躺着,这栋老旧的楼房,防盗网已经不堪岁月,一个年轻的女孩,从窗户跳出去约会,就似从门口出去那样简单。
  
  侍我做好早餐,小绰便从她房里出来了,打个哈欠,十分娇憨可人:姐,我好困,我可不可以再睡一会。
  
  你以为你待在店里就能帮我什么忙么?这样困,干脆别出去了。我又不是没你不能开店。
  
  你那小店,能赚什么钱。不过你放心,以后你做不动了,我会养你的。
  
  她笑嘻嘻地回房去,这样年轻美好的背影,叫男人如何不心动。
  
  5
  
  小绰终于决定不再遮掩,傍晚大大方方地打扮,进我的房间打开我的衣柜选我的刺绣旗袍或者裙子,一件又一件地试,到底年轻美丽,件件都穿出玲珑身段。接她的那辆黑色奔驰,静静地等在门外。
  
  小绰娇笑着,姐,外面车里那个男人,就是周先生。那位周太太,十分蠢笨。若非她告诉我周先生宁愿在办公室过夜都不回家,我哪里有机会?
  
  我想说,周太太绝不是蠢笨之人。却终究没有说。倒是有一些冲动,想冲出门去,对着黑色车里的男人吼:你给我滚,为了你,我已失去了行走的能力,难道你还要伤害我的妹妹么?
  
  是的。那位要绣凤凰的太太,就是那个推我跌落楼梯的人。她的先生,就是那个我错爱的周先生。只是命运之轮的力量如何强大,当年是我,现今,是我的妹妹。
  
  哪里怪得了周先生不愿回头找我,男人找情人,莫不是喜欢身材火辣面容清纯的二十姑娘,哪里是我这种三十二岁双腿不便的老女人。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绰轻巧地钻进那辆车里,然后随着车子缓缓地汇入车河。
  
  6
  
  周太太又来了。来得很早,等在我仍未开门的小绣坊外。天阴阴的,似她的脸色。
  
  太太,你的凤凰仍需几日才能绣好。
  
  她这样答:我不急。
  
  我不再讲话,取出绣了一半的凤凰专心引线穿针。
  
  周先生仍未回家。但我绝不离婚成全他。
  
  这句话,周太太忽然之间讲出来,似要吓我一跳。我仔细地挑着针脚:太太你开心就好。
  
  周太太又说:我不会放过那个小贱人的。
  
  我仍是这样答:只要太太你开心。
  
  她到底是揭穿了我:你倒是沉得住气。你就不怕你妹妹的下场与你一样么?虽然那楼道里灯光昏暗,可我到底是认得你这张脸的。知道我为何来找你么?因为我每看一次你坐在轮椅上,我这被周先生背叛的心便痛快一分。你也知晓当年推你的人是我吧,可是,谁为你作证呢?我调查过你的病历,是股骨头破裂,治愈率是万分之一。
  
  我深深叹息,到底是我当年抢了她的丈夫,一切,都是惩罚。
  
  周太太一把夺过我手里那绣了大半只凤凰的丝巾丢在地上:这是当年我从你头上扯掉的那条丝巾,不记得了?或者是你假装忘记?你若不阻止你的妹妹,你会后悔的。
  
  我轻轻捡起那条原本属于我的丝巾,拍拍上面的尘土,凤凰虽未绣完,但已展翅欲飞:我为何要阻止?我为周先生付出了双腿不是么?我没有做到的,我妹妹做到也一样。
  
  至此刻,她的高傲全盘崩溃,她连人带轮椅推倒了我,接着夺门而出。
  
  下雨了,这样的天气,真是让人无限惆怅。
  
  小绸。
  
  一个男人叫着我的名字,进了店,过来扶我。他浓眉深锁,这双深情又着急的眼睛,我曾多么的熟识:小绸,你怎么样?有没有跌伤?
  
  是周先生。是我熟识的深情款款的周先生。我曾是他的情人。他是我深深地深爱着的男人。他将我拥抱入怀:小绸,你可知我用了多大的意志,才可以忍耐到现在才来见你。
  
  我有些犹豫,要不要与周先生重续旧情。我心仍属他,只又怕周太太再来,周太太的报复手段,我已领教过。
  
  周先生这样安慰我:小绸,你放心。她再也不会来。周先生讲得很有信心。7因为也就是这一天,小绰出事了。
  
  一夜欢情之后,她才从周先生的公寓里下楼要去购物。她刚刚走到马路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宝马车以极速冲撞过来,把身穿桃红色短裙的小绰撞得飞了起来,被撞飞的小绰像一只美丽的紫粉蝶,轻飘飘地落地,一地嫣红如花。
  
  小绰抢救过来了,但成了植物人。周太太的娘家人,动用了很多关系,劝我撤诉,我不为所动。人人都理解我失妹之痛。周太太十分爽快地签了离婚协议:你这个混蛋,玩完姐姐玩妹妹,我决定不要你了!我用十年牢狱换一个半死一个残废,值。
  
  这一切,是周先生告诉我的。周太太与她的家族一样,十分强势。为了不再让我受伤害,周先生利用了小绰,明明知道周太太派了人跟踪他,他仍故意与小绰来往,引开了周太太的注意力。小绰的招摇与张扬,使得周太太终于情绪失控,开快车撞了小绰。
  
  周先生说:你已失去了双腿,而我,已经不能让你失去更多了。小绸,我会照顾你们的,请你原谅我。
  
  我慢慢地从轮椅上站起来,在周先生惊异的目光中慢慢地走向他:如果我的双腿没事,你会不会后悔为我这样做?
  
  周先生惊喜过望,紧紧地拥抱我:我的天,你是如何做到的?
  
  我淡淡地说:我总要学会保护我自己。
  
  是的,从我跌断了腿被送进医院后发现仍有人在偷偷跟踪我的那一天开始,我便决定买通那个医生给我假病历。母亲自杀后三个月,父亲便迎娶了小绰的妈妈,小绰刁蛮任性,时时欺侮我。继母人前温和人后恶毒,我不得不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
  
  当然,这还要归一点责任给我的父亲。娶了继母后,他嘴上说一视同仁,事实上却只对小绰宠爱有加,就连遗嘱都规定,他遗留的一点房产,只交给我保管到小绰二十一岁这一年便要全部交还给她。
  
  我不是灰姑娘,周先生也只是周太太的先生而不是会来救我的王子。在周先生来救我之前,我只得好好保护自己。
  
  而至于,明明可以阻止小绰,我却没有阻止她,是我的报复也好,是她应得也好。我会照顾她。有了周先生,要照顾一个植物人,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