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那一场爱情过期了(2)

那一场爱情过期了(2)

时间:2019-08-10 来源:admin 点击:

  许安山回来的前三天,房子装修完毕。
  
  孟瑜在楼下请赵怀宽吃饭,一时高兴喝了酒,不能开车只能打车回去。临近新年,所有人都忙碌,他们在餐厅门口等了许久都没等到车,于是沿着马路走起来。寒风吹过来,赵怀宽忽然从脖子上取下围巾递给她,孟瑜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看着他的脸,接了下来。
  
  戴上围巾,还有他的余温,和淡淡的肥皂香。孟瑜在心里脑补他用肥皂洗围巾的样子,忽然笑出来,偏头去看他,喝了酒的赵怀宽倒变得安静了,一路上两人走着也不怎么说话,隐隐约约掺了点离别的情绪。
  
  房子装修完了,赵怀宽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很快许安山就要回来了。也许,他们还会见面,但是是另一种感觉了吧。
  
  一条路走到尽头,赵怀宽像酒醒了一般,恢复了正常的贫嘴,跟孟瑜说,等搬进新房的那天,通知他,他送一个大花篮。孟瑜愣了愣,笑了,却觉得心里有些发苦。之后,赵怀宽送她回家,两人在门口挥手再见,孟瑜走出很远,仍觉得他还在那,可是她不想回头。
  
  再过不久,她就要嫁给许安山了。
  
  04
  
  可惜,孟瑜还是没能嫁给许安山。
  
  他们原定的是翻过年等春暖花开的时候就举行婚礼,再凑个热闹520那天去领证,结果到二月底的时候,他们因为婚礼起了争执。孟瑜想要一场简单清新的户外婚礼,但许安山说麻烦,直接在酒店里办一场就好了。孟瑜有些失望,但是为了婚礼,她没闹脾气,她甚至说她出钱她找婚庆公司不用他操心。可许安山还是不答应,说怎么简单怎么来。孟瑜一阵心酸,想跟他理论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失望,为什么明明知道她想要却不肯给。
  
  结婚啊,一辈子就一次。因为这件事,孟瑜和许安山闹了一阵脾气,可是婚礼越来越近了,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
  
  四月初,婆婆忽然说婚礼要延期,理由是年底办婚礼的比较多,热闹,孟瑜不知道这是什么歪理,但是她很爽快地答应了,许安山也没说什么。忽然从准备婚礼的忙碌中抽身,孟瑜松了一口气。可偏偏在几天后,孟瑜发现了一件事。那是下午,赵怀宽忽然打电话给她,说在某咖啡馆看见她跟许安山还有许妈妈了。孟瑜愣住,此时此刻她正在公司上班,怎么可能去咖啡馆。
  
  于是孟瑜赶去那家咖啡馆,一切真相大白。准婆婆坐在一边和一个中年女人聊天,而许安山和姑娘单独坐在一起相谈甚欢,孟瑜什么也没说,转身出了咖啡馆,眼泪涌出来,她却笑了。傻子都看得出来,许安山是在相亲,而且明显是婆婆授意,这就是她推迟婚礼,给儿子找一个更好的对象,找到了就踹了她,找不到就结婚。
  
  当晚,孟瑜搬出了他俩住了两年的房子,再也没有接过许安山的电话,他发了很多消息,说了很多句对不起。
  
  那场秋天的婚礼,自然而然的过期了。
  
  05
  
  知晓内情的人不多,赵怀宽是其中之一。所以,孟瑜第一个找的人就是他,她原本是想控诉,可是却也没说什么,两人沿着长街散步,风里已经有了夏天的味道。所有的不开心,都被赵怀宽的笑话逗没了。
  
  后来,孟瑜经常找赵怀宽聊天,是在某一天,她忽然想起当初赵怀宽那通电话,才发觉他的心意。他怎么可能认错她,就算真的见到他们在街上,也是应该打电话给许安山啊。
  
  所以,那是赵怀宽的小私心。他对孟瑜的喜欢,已经到了可以出卖朋友的份上,他看见许安山婚前跟别人相亲,他挣扎了很久,还是打了那通电话。如果孟瑜和许安山分开了,是不是他还能有一丝机会,一丝站在她身边的机会。
  
  孟瑜问他,如果我们没有分开呢?赵怀宽笑了,笑得腼腆而哀伤,他说,“那就,那就远远看着你幸福。”
  
  这句话,让孟瑜的心,恍惚地沉醉了。
  
  06
  
  孟瑜,是才从赵怀宽那知道许安山结婚了。
  
  她只有一瞬间的失神,倒是她爸妈听说之后,把他们全家都骂了一通。孟瑜回想起这场爱情,有甜有苦,其实这个结局也没什么,她不恨他。之后两年的时间里,孟瑜所有精力都用在工作上,付出和回报成正比,她月供一辆车,按揭一套单身公寓。最重要的是,这两年来,是赵怀宽一直陪着她,他的心意昭然若揭,但因为许安山的关系,他从来没说出口过。
  
  而孟瑜呢,她对他自然也有了好感,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永远都不会有烦恼,快乐又安稳,也担心他顾及许安山,所以这两年来,他们只是以朋友的身份相处。但是孟瑜知道,他和她的心是在一起的。
  
  可是已經过去了两年,又是许安山背叛在先,所以,这一次是孟瑜先开的口。她学他的东北腔说,喂,你要是喜欢我,咱就凑合凑合呗。
  
  赵怀宽愣了愣,一个大男人,红了眼眶。孟瑜跟赵怀宽在一起不到三个月,就领了证。
  
  次年春天,孟瑜只随口说了一句喜欢户外婚礼,赵怀宽就悄咪咪地准备了一场清新温暖的户外婚礼,漫天的气球,在他们彼此说我愿意的时候,齐齐飞向天空。
  
  不知是不是错觉,孟瑜在人群里看见了许安山,但也只是一眼,赵怀宽稳稳地抱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