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养蜂人的奇遇

[新传说] 养蜂人的奇遇

时间:2019-08-10 来源:admin 点击:

  有這么一对父子养蜂人,老爹叫陈奎,儿子叫陈小强。他们是养蜂世家,年年春夏季从山东到东北养蜂卖蜜。
  
  这年夏天,爷俩拉了一车蜂箱,千里迢迢来到东北一座城市,他们在市郊庄稼地边搭了一处帐篷,这样,既方便去市区卖蜂蜜,又不会让“嗡嗡”乱飞的蜜蜂影响别人。
  
  陈家父子分工明确,陈奎侍弄蜂箱,陈小强去市区兜售蜂蜜。这天傍晚,陈小强收工回来,发现老爹坐在板凳上蹙眉不语,烟一支接一支地吸,看着有心事,问他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
  
  等到晚上,父子俩在帐篷里喝酒,二两酒下肚,老爹的话总算多了起来。陈小强凑过去关切地问:“爹,你今天咋了?”陈奎叹息一声,说:“小强,这地方咱是不能待了,我打算换个地方!”陈小强一愣。他们每次来东北,都驻扎在此地,老主顾都知道。陈小强着急地问:“爹,究竟怎么啦?”见儿子问得急,陈奎咳嗽了几声,把烟扔在地上,烦躁地说起了原委:今天下午,有个王警官来走访,说他们正在追捕一个杀人逃犯,是吸毒的瘾君子,昨晚杀害了一个出租车司机,作案现场离这不到五里地!王警官把自己的电话留给陈奎,说这个逃犯十分凶残,为了抢几百元钱,遇害司机被狂捅十八刀。逃犯目前还没抓住,这里十分危险。
  
  陈小强这才明白老爹的担心。接着,陈奎眯起眼睛,给儿子讲了一件二十多年前的事……
  
  当年的陈奎,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壮小伙。有一年秋季,他也在这座东北城市放蜂采蜜。因为天冷,陈奎租了节火车皮,装了一车蜂箱回山东老家。他一个人睡在蜂箱中间。往年都是这么弄的,没出啥事,可这次出事了。半路上,从前面一节拉煤的车厢里蹿过来一个又高又壮的汉子,腰里别着根棍子,气势汹汹地一伸手,说:“识相的,把你怀里的包递给我,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看样子,壮汉早就盯上陈奎了,是有目的而来。
  
  陈奎当时又惊又怕,这包里是辛苦了大半年的血汗钱,全家老小都指着包里的钱过活呢!他紧紧搂住怀里的包,惊恐地往后退。那壮汉见陈奎不给,怒了,一步蹿上来就抢。两个人在狭窄的蜂箱间撕扯扭打起来。壮汉力大,下手又狠,陈奎体力不支,被打得头破血流,可他就是不松手,死死地抱着装钱的包不放。壮汉用脚在倒地的陈奎头上狂踢,把他踢昏了……等陈奎醒来,火车不知驶出了多远,他手里的包不见了,抢钱的歹徒早没了影。车厢里有几个蜂箱破了,蜜蜂飞得满车厢都是,陈奎的手上和头上被蜇了好几处,好在他常年摆弄这东西,习以为常。回去后,陈奎抱头痛哭一场,自认倒霉。
  
  讲完这一切,陈奎惶恐地对儿子说:“这次,王警官给我看那张杀人犯的照片,我吓了一跳,照片上的人,特别像当年在火车上抢我包的那个歹徒!那家伙的样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爹,我看你是心理作用!”陈小强说,“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陈奎点点头,自言自语地说:“也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他怎么可能没变化?不可能啊!”
  
  转天早上,陈家父子俩还是像往日一样,陈小强去市区卖蜂蜜,陈奎在驻地侍弄蜂箱。
  
  中午,陈小强忽然接到了陈奎打来的电话,陈奎在那头说:“小强,你回来吧,出了点事!”陈小强想再问,老爹那头已关了机。陈小强想到王警官说的事,赶紧骑上三轮车赶回驻地。好家伙,好几辆警车停在路边,其中还有一辆救护车。几个穿警服的正围着一个人。陈小强跳下三轮车,喊了一声:“爹——我爹怎么啦?”然后,他急火火地跑了过去。
  
  被围在人群中的人,正是他的老爹陈奎。此时,陈奎头上缠着厚厚一层纱布,躺卧在地,正跟几个警察说话……从陈奎的诉说中,陈小强才知道,老爹差点丢了命。
  
  今天中午,陈奎刚取完蜂蜜,就听一阵摩托车轰鸣声由远而近,车停在了帐篷外。陈奎一看,骑车的是个小伙,长得挺高挺瘦。陈奎一愣,觉得此人有点面熟。突然,他电光石火般想起,这不是警察给自己看过的照片上的杀人犯吗?他竟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一愣怔,这个家伙已经来到陈奎面前。陈奎惊恐地后退着喊道:“你、你要干啥?”
  
  这人狞笑一声,从腰间拽出一把大号扳手,凶巴巴地说:“给我钱,我已杀了一个人,快!”陈奎哆嗦着赶紧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扔了过去。歹徒弯腰拾起,粗略地一数,吼道:“就这点?不够我扎一针的,再拿点,快!”陈奎兜里真没钱了,他想逃,但那歹徒跑起来更快,“唰”的一个箭步拦住陈奎,手中的大号扳手猛地打在陈奎的头上,痛得他惨叫一声跌坐在地。歹徒连踢带打要陈奎交出钱来,威胁不给钱就要他的命。
  
  陈奎被打得头破血流,他知道,就是给歹徒足够的钱,歹徒也可能杀掉自己。他急中生智,躺卧着踢倒了身边的几个蜂箱,一时间,成千上万只蜜蜂受惊冲了出来,把陈奎和那个歹徒团团围住。陈奎有经验,双手抱头趴伏在地一动不动;而歹徒却胡乱扑打蜜蜂,这小东西越打越多,蜇得歹徒“嗷嗷”直叫,他实在受不了,跨上摩托车想加大油门逃跑,可慌不择路,竟一头撞上一棵大树,登时人就不动了。陈奎这才忍痛爬起来,先报了警,又给儿子打了电话。
  
  此时,医护人员传来消息,撞树的歹徒已经死了。在场众人纷纷议论,都说这也算恶有恶报!陈奎临上救护车时,一把握住那天给他留电话号码的王警官的手,说了自己二十多年前被抢的事和自己的疑惑。
  
  王警官没想到这位养蜂人二十多年前还遇到过这种事,记下后点点头,告诉陈奎,这是老案子,很难查。不过,他可以回去问问年纪大的老刑警,查查档案。
  
  几天后,王警官来到医院看望陈奎,并告诉他一个惊掉下巴的奇事:王警官问了老刑警得知,二十多年前铁路警察还真遇到件奇案。有一个绰号叫“大兔子”的人摔死在铁道边,手里紧紧抓着一个书包,里面是一些十元和五元的钞票、粮票。经调查,这大兔子是本地有名的地痞,名声很坏,平日在市区横行霸道,是监狱常客。当时,由于没人报案失窃,大兔子也死了,案子成了无头案。奇就奇在,前几天那个撞树而死的杀人犯,就是大兔子的儿子,绰号“小兔子”。当年,他爹死后,这小子的母亲把他丢给了公公抚养,自己改嫁他人。想不到,这父子俩都死得蹊跷,都是先被小小的蜜蜂蜇了,一个摔死,一个撞死!也难怪陈奎觉得奇怪,这对父子罪犯长得太像了。
  
  王警官边说边感叹,在医院伺候老爹的陈小强忍不住好奇地问:“为什么父子俩都叫兔子?”
  
  “老百姓起的,是说这父子俩跑得快。不过跑得再快,也栽在了你手里。”王警官笑着对陈奎说。
  
  这件事传出后,大家都说养蜂人不好惹,如有神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