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快递疑云(2)

[中篇故事] 快递疑云(2)

时间:2019-09-06 来源:admin 点击:

  女孩想了一会儿,说:“要说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错收了一个快递!”
  
  王海堂问是怎么回事,女孩说:“上个星期,一位快递员敲门,说有我快递,我当时正在化妆,就随口说了一句让他搁门口,后来出门时,我才看到了那快递,是一个牛皮纸箱子,挺大的。可是,我发现快递不是我的,因为虽然地址是对的,但人名不对。”
  
  “后来呢?”王海堂问。
  
  “后来,我怕这是我从网上买的东西——我经常在网上买东西的,就拆开看了一眼,发现是一箱子面粉,都是一公斤装的那种小包装,装了满满一箱子。我没有买过这种东西,就想肯定是谁网上购物时把地址写错了,我还问了周围邻居,他们都说不是他们的。”
  
  “那快递现在还在这屋里?”
  
  “不在了,过了一天吧,有个快递员来敲门,说送错了,我就让他取走了。”
  
  王海堂想了一下,觉得这事也不算奇怪,现在网购如此发达,谁都有收错快递的时候。他又让女孩再回忆回忆有什么其他可疑的事情,女孩皱着眉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摇头。
  
  这时已是凌晨,王海堂打算报警,没想到女孩阻止了他,她怕警察来后会调查很久,影响她睡觉,耽误她明天的工作——她明天一早要给老板汇报一个重要项目,她这几天加班也是为这事。见女孩这么坚持,王海堂只好作罢,但他建议女孩把家里的贵重东西收拾一下,去附近宾馆住一晚,明天再找人换锁,女孩同意了。
  
  王海堂送女孩到宾馆,临别,女孩不住地说:“谢谢!”倒弄得王海堂不好意思了,他说:“别别,都是小事,再说,我也是认识你的……”说到这里,他的脸红了,哎呀,说漏嘴了。女孩倒是会意地一笑:“对对,我也认识你,经常在公交车上看到你……”她的话让王海堂心里涌出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时又听女孩说:“我叫张莎,你叫什么?”“我叫王海堂。”他们就这样认识了,还互加了微信。
  
  王海堂实在太困了,回到家就睡了。第二天醒来,打开手机,他发现张莎昨晚给他发了一条微信,写的是“SO”,发信时间是夜里两点多,这信息是什么意思?他赶紧回了一句:“对不起,我才看到你的信息,请问,有事?”可是张莎一直没回。
  
  王海堂带着疑惑出门上班,在公交车上也没看到张莎的身影。他突然想到:她要写的会不会是“SOS”?发生了什么,使得她没有写完呢?想到这里,王海堂慌乱地下了公交车,打车朝张莎住的宾馆驶去。到了那里,敲了半天张莎住的房间门,没有应答,王海堂只好去前台找服务员。服务员告诉他,张莎并没有退房。王海堂让服务员去开门,只见房里空无一人。服务员又帮着问了昨天值班的人,这才知道:原来凌晨有位大妈过来找张莎,把她叫出去了。
  
  大媽?王海堂一面疑惑,一面赶往化学所117房,在那里他也没有找到张莎。没办法,他只好打电话报警,警察询问了一番,说随后就到。
  
  3。古怪老乞丐
  
  王海堂焦急不安地等待着,不久,他就接到了警察的电话,原来警察刚接到报警:在沿江路的花坛里发现了一个昏迷的女孩,那女孩和王海堂描述的张莎差不多,所以警方让他去辨认一下。
  
  王海堂赶到沿江路,见那里围了好多人,一名医护人员正给躺在担架上的女孩打吊针,那女孩子正是张莎!很快,张莎的神志恢复了,经医护人员检查,她身体并无大碍。之后,她和王海堂一起被送去公安局做笔录。
  
  张莎惊魂未定地讲述起来:“凌晨有一个大妈跑到宾馆,说她是我邻居,我家漏水了,把好多邻居家都淹了,让我回家看看。我信以为真,就跟着出去了,结果刚走出宾馆不远,就被几个人用麻袋罩住头,拖到了车里。车开了一段时间才停,我被带到一个房间,那大妈开始审问我,问那天我收到的快递哪去了,我如实回答。她又问我取走快递的快递员的长相,我还没开口说什么,那大妈的手机响了,她就跑去隔壁接电话了。很快,她回来了,突然说要放我走,之后有两个男人进来,掰开我的嘴,给我灌了一杯水后我就昏迷了,直到后来被医护人员救醒。”
  
  这时,王海堂突然问张莎:“那大妈是不是跛子?”张莎点头说:“对!”王海堂说:“我知道她,她和那小偷是一伙的。”接着,王海堂把自己被大妈骗到巷子里打晕的事向警察讲述了一遍。
  
  一直在旁听着的姓段的警官沉思片刻,说:“现在看来,这帮人就是为了那送错的快递而来,可他们又是偷钥匙又是抓人的,费了这么大周折,就为了那几袋面粉?”他的表情严肃起来,问:“张莎,你再好好想想,那快递里真的只有面粉?”
  
  张莎说:“我没打开面粉的袋子,只看到那包装和普通的面粉包装是一样的。”
  
  段警官“嗯”了一声,又问:“取走快递的快递员,你问了他是哪家公司的,叫什么名字没有?”
  
  张莎摇头说:“没有。他来了,我就让他取走了。”
  
  “那当初给你送快递的快递员呢?你有没有他的电话,也许我们能通过他查到寄件人。”
  
  张莎说:“他没有给我打电话,是直接送到家里的。我们那边的快递员都不打电话,因为是平房,他们的电动车可以骑到门口。”
  
  段警官点点头,站起身来,给张莎和王海堂留了一个电话,说:“这案子不简单,你们要多注意,如果有什么新的线索,请第一时间联系我。那个跛腿的大妈,还有脸上有红斑的男人,你们要是还有印象,就请去那边电脑室做个画像。”
  
  王海堂想起,自己手机里有那“红斑脸”的照片,忙递给段警官。段警官让电脑室的一位工作人员保存了下来。
  
  从公安局出来,已是下午两点。王海堂和张莎去附近的饭馆吃饭,然后他们一同坐上了车。张莎已经打电话给老板解释了,王海堂也早就请了假,他打算先送张莎回宾馆休息。一路上,王海堂都在想段警官的话。是啊,为了几袋面粉,那些小偷为什么大费周章?很可能那根本就不是面粉,而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知怎么,王海堂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词:毒品!会不会是犯罪分子借面粉包装为掩护,在网上进行毒品贩卖?可不巧的是,他们把地址写错了,寄到了张莎这里,所以他们才千方百计地要取回去……联想到段警官刚才那严肃的表情,以及他说要弄清寄件人,王海堂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