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把整个世界背在背上

把整个世界背在背上

时间:2019-09-10 来源:admin 点击:

  他背着她。
  
  她问他:“我重吗?”
  
  他说:“整个世界都背在身上,你说重不重?”
  
  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背起了你,就等于背起了整个世界。
  
  故事一:12岁的诺言
  
  7年前,初一开学后的第二天中午放学后,身为湖南临湘市实验中学13班班长的毕明哲,负责锁门时发现,有一个男生还坐在座椅上,一问才知道,他腿脚不方便,在等爸爸接他回家。
  
  王理患先天性肌肉无力,病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两岁时只是足内翻,走路常摔倒;到了小学,双腿变得越来越无力,扶着墙能勉强走几步;上初中时,没人搀扶根本无法行走。
  
  毕明哲决定送王理回家,他蹲下身说:“趴在我的背上,我背你回家。”于是,俩人慢慢地从3楼下来,又绕了两三百米来到车库。由于自行车没后座,王理只好坐在鞍座上。
  
  10分钟后,毕明哲把王理送到离校两公里的家。王理的父亲感激万分。“脑子一热”的毕明哲对王理的父亲说:“我是班长,力气也大,以后接送王理的事就包在我身上!”
  
  12岁的毕明哲一诺千金,6年来从未间断过。他每天5:30起床,花半小时到王理家,然后俩人一起赶着上6:30开始的早自习;到了晚上,本来21:30就结束的晚自习,送完王理,毕明哲回到家时常常已经23:00了。每天他要接送两趟,来回大约3公里。毕明哲起初用自行车推的办法接送,丢了4辆自行车后,他干脆选择步行。
  
  赶上雨天,常常是俩人的背都被淋湿;遇上雪天,毕明哲走路更要小心翼翼,因为一不留神就会摔个八脚朝天。初二时一次下大雨,毕明哲因为打篮球左手骨折,伤势尚未好利索,接送王理的路上又摔倒了,导致左手再次骨折,在家休养了近一个月。
  
  初中毕业后他们一同考入临湘一中,又分在了一个班,俩人更加形影不离了。毕明哲不仅接送王理上学,连出去玩都在一起。有一回学校组织去长沙“世界之窗”,毕明哲背了王理一整天。
  
  在多数人看来,1。79米、85公斤的毕明哲背1.73米、55公斤的王理应该没有多大问题。有一个体格壮实的体育特长生曾试着背王理上4层的教学楼,一趟上下楼就累得“好比跑了一趟5000米”;一位足球运动员也试过,他说脖子被勒得发青,腰也被王理的腿硌得酸痛。然而,这个对他们而言几近无法完成的任务,却几乎是毕明哲每天的必修课。
  
  王理的父母不知如何感谢毕明哲,曾多次给他和他父母送钱,都被毕家人谢绝了。王理1992年元月出生,比毕明哲大半岁,对毕明哲的感激他无法言表,他说:“我比你大,但我要叫你大哥!”6年来,毕明哲累计背送王理1万多里路,他的所作所为早已超出“大哥”的责任。“他们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很多人这样评价。
  
  因为高考,这对兄弟的人生可能走进不同的岔路口,从此不再有交集。2010年6月8日,高考结束的当天下午,毕明哲背着王理从考点出来后,有些伤感地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背你了。”
  
  高考结束后,为了能和王理一起读书,毕明哲放弃了已经考上的新疆本科院校,选择留在长沙读专科。在媒体的帮助下,保险职业学院同意同时录取二人,专业由他们自己选择,俩人经过商量后填报了相同的志愿。
  
  8月下旬,毕明哲收到了学院寄来的录取通知书后,王理才得知自己由于分数偏低,没能达到学院的最低投档线,不能被录取。经过征集志愿填报,8月31日,王理收到郴州一所专科院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
  
  通知书的寄达,意味着身体残疾的王理可以和所有的同学一样进入大学校园,开始新的生活,但他心里却充满失落:“毕明哲为了我都放弃去新疆,改读专科了,我却连长沙的专科都没考上。”
  
  面对这样的结果,俩人都很难过,也放弃了本来商定好的毕业旅行。为了能继续在一起读书,俩人想了很多办法,跟学校、省招考办联系、沟通,希望能得到破例的机会,但均被拒绝。
  
  俩人深厚的情谊感动了保险职业学院的老师们,招生办的老师给王理提了一个建议:放弃到郴州读专科,到保险职业学院读全日制自考。这意味着王理能在不违背湖南招考政策的情况下,和毕明哲一起学习、生活,只要他学习努力,同样能获得相应的文凭。
  
  毕明哲就读的是国际保险学院国际商务(保险)专业,王理则选择了金融保险系客服专业,他说:“我的性格比较急,读这个专业可以增加与人的沟通能力。”
  
  王理的选择让毕明哲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比以前更重了:“以前只要背他就行了,以后我要帮他的地方更多,包括生活方面的技能。”尽管活跃的毕明哲已被很多老师相中,推荐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但毕明哲却说:“我还是想多陪陪王理。”
  
  学校为俩人提供了助学金,还为王理安排了单独的寝室,但是因为在不同的系,俩人没有住在同一寝室。不过,王理并不担心,他说高考之后的经历给了他很深的启发:“他还可以背我多久呢?即使大学背了我,以后参加工作呢?我不能太依赖他,我要自己学会独立生活。”
  
  故事二:你是我的姐妹,你是我的BABY
  
  1993年,四川省邻水县丰禾镇先进村黄家湾一户贫困的农家,迎来了一个可爱的女婴,一家人还没来得及分享添丁的喜悦,就不得不为这个新生命的未来担忧起来,因为这个女婴先天性双腿高位肢残——膝盖以下的小腿严重萎缩,只有短短的一截。这个叫王利的女孩,注定终身无法像常人一样行走。两年后,这户人家迎来了第二个女儿王琴。
  
  父母在王利的小腿绑上布条,希望她能学会用膝盖跪立走路,但伴随而来的是王利双膝红肿、化脓。因行走不便,直到8岁王利才读一年级。从半山坡上的家到山下的先进村小,需步行3公里,年逾7旬的爷爷每天背王利上下学。
  
  2003年,父亲带着右手残疾的母亲和两个11岁、9岁的儿子前往广东打工。一开始,父母每周能寄回100元。不久。母亲患上乳腺炎,赚来的钱大都用于治病,寄回家的钱就时断时续了。
  
  一天早上,临到出门上学的时间了。爷爷告诉王琴:“从今天起,我不能送你姐姐上学了,一家3口要吃饭,地里的庄稼要种,以后你就背姐姐上学吧。”当时,姐姐10岁,王琴年仅8岁。
  
  回家的路虽然只有3公里,但多是崎岖不平的山路。8岁的王琴背着姐姐,走几步歇一会儿,歇完了接着走。天黑后,才挪着疲惫的脚步踏进家门。
  
  每天早晨,爷爷将姐妹俩叫醒,洗漱收拾一番,早饭也来不及吃就匆匆出发。这条上学的路,别的同学只需走半小时,姐妹俩却要花3倍的时间,但她们总是最早到校的一拨。
  
  从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王琴每天背姐姐两次往返家里和学校。2007年,小学毕业后,姐妹俩以优异的成绩双双考入广安市市级重点中学——邻水县丰禾中学继续学习。因家到学校有8公里多,姐妹俩选择了住校,王琴背姐姐上学的次数减少到每周两次。
  
  如今,16岁的王琴只有70斤,18岁的姐姐则有90余斤,瘦弱的王琴用只有1。4米高的瘦小身躯和稚嫩的肩膀,每天背姐姐上课、回宿舍、上厕所,这样的往返一天要重复十几次。
  
  老师和同学们经常问她累不累,每当此时,她总是说:“爸爸妈妈不在家,我不照顾姐姐,谁照顾她?只要姐姐高兴,我累点值得。”
  
  “俩孙女都很懂事,就是太苦了她们。”提起王利、王琴俩姐妹,79岁高龄的爷爷王山元老人泣不成声。祖孙3人相依为命,至今仍住在两间陈旧的土屋里,家里没通电,姐妹俩在家看书、做作业只能靠点蜡烛照明。从小到大,姐妹俩从不乱花一分钱,几乎没买过零食,没穿过新衣服,日子虽然过得俭朴,却十分充实和快乐。
  
  从8岁的王琴弯下腰第一次背起姐姐,到现在已有8个年头了。8年里,除学校到家里的3公里山路外,王琴还要背着姐姐走过生活的每一段距离,同时背负的还有姐妹二人的未来。姐妹俩的愿望是一起考入大学,王琴希望一如既往地照顾姐姐,她说:“我要背着姐姐上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