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非艳遇

非艳遇

时间:2019-09-12 来源:admin 点击:

  芷的长发在傍晚的风中飞舞,米色亚麻裙裤,刺绣兜肚,外罩白衬衫,领口处露出兜肚上绣的一枝并蒂莲,深红浅粉嫩黄,衬得芷的脸多了几分妖娆。
  
  青石板路,千回百转的小巷子,络绎不绝的行人,一脸风尘仆仆,都是旅人吧?来自四面八方,到这丽江古城,寻一种情怀,抑或一次艳遇?
  
  天空,草木,云朵,分明是要发生故事的背景,舞台搭好了,等你来上演。三十岁,对女人来说是一个坎,会怎样,跨过去才知道,芷还不愿想那么多。
  
  七拐八拐,眼前赫然出现一个酒吧。在这个艳遇之都,散落在古城里大大小小的酒吧,就是艳遇的温床。
  
  芷推开门,灯光、音乐、酒精、香水扑面涌过来,差点没招架住。定了定神,瞥见窗边角落有个空位,坐下,点了一杯名字奇怪的鸡尾酒,颜色自上而下是金黄深蓝,明亮沉静,让人想起阳光下的海。
  
  喧闹声忽然静止,歌声响起来,歌声里有草原、溪流、雪山、骏马、盛开的格桑花。芷循着声音望去,一个年轻的男孩,眉宇间英气逼人。他居然也在看着芷,四目相对的刹那,电光石火。芷慌忙转移视线,这种游戏,她不想再玩了。
  
  可是,丽江本来不就是一个梦吗?梦里有什么是非对错呢?于是目光继续纠缠,意料之中,男孩唱完后走过来,一起喝酒聊天,像所有故事的开始那样。
  
  男孩叫沙,彝族人,22岁,酒吧歌手。
  
  聊得很好,简直可以算是投机,男孩率真、质朴,没有一点都市人的乏味造作,而他身上异族的神秘和自然的野性,又让芷的心悄然悸动。
  
  不觉到了深夜,芷起身告辞,沙送出来,芷手腕上的绞丝银镯子在夜风中发出清脆的声响。
  
  沙说:“以后我去北京看你。”芷笑笑,转身进了宾馆。
  
  芷在窗前站了很久,看着沙的身影走到灯火阑珊处,消失不见。喜悦慢慢淡下去,有些面容和往事浮上来,痛已不再痛,爱恨都远走,只是她已经不会再轻易相信男人这种生物,何况他这么年轻。
  
  不要再幻想,便不会失望,芷犹豫了一下,还是删掉了那个号码。
  
  生活回到常轨,地铁,写字楼,日复一日,没有波澜,也没有惊喜,岁月像猫一般无声无息地走过,并继续走下去,不紧不慢。
  
  那一天,芷将疲惫的眼睛从电脑上转移开,走到阳台上吹吹风,看到楼下一棵洋槐,开满了小小黄花,每当风过时,小小花蕊细细地飘落下来,有一种美好的感觉在心里轻轻生长。
  
  突然电话铃响起,接起来,有点生硬的普通话:“我来北京找你了,你在哪里呢?”是沙,那一瞬间,竟有些天旋地转,一不小心碰倒了水杯,水流得到处都是。
  
  请了假,打车直奔火车站,一路上手在颤抖。
  
  芷看到那个清瘦的身影,星星一般清亮的眼睛对着她笑,眼泪忽然就下来了,接着手就被温暖地握住了。
  
  这不是艳遇,这是爱情。芷含着泪微笑。